*私設多

*高中時期業加入學生會設定

*成年秀業設定

*2017赤羽業生賀文

 

 

                  『今年從24日開始放假。』

『什麼時候回日本?』

 

***

 

  聖誕節的氣氛悄悄地到來。

 

  商店開始換上配合節慶的裝飾,聖誕樹及槲寄生等,四處都充斥著紅綠白三色,搭配著輕快的聖誕歌曲,讓人想不去注意這個即將到來的佳節都難。

 

  所有人都期待著聖誕節的到來,想在這一天與所愛之人團聚。

 

  學秀當然不會忘記這個日子,但不只是因為1225日是聖誕節,他更在意的是那天是他身處日本的戀人的生日。

 

  赤羽業的生日。

 

  因為在美國矽谷自行創業的學秀實在無法經常回日本,這樣有連續假期能聚在一起的機會實在不多,跟高中時比起來更是少得可憐。

 

  高中時期應該是他們截至目前為止最能每天見到彼此的一段日子了,國中時真正相識的時間太晚,大學以後便相隔兩地,高中的那段時光顯得特別珍貴。

 

  「說起來那時候……。」手上回覆著業的訊息,學秀露出微笑,思緒飄到了好幾年前的聖誕節。

 

  高中時聖誕節理所當然有許多相關的活動,不論是班級內部或全校性皆是,學生會的成員在這段期間自然是特別忙碌,空不出時間處理多餘的事務也十分正常。

 

  以業的個性並不會主動告訴別人自己的生日,學秀知道即使是他在學校裡較要好的人也未必知道他的生日。

 

  而對學秀來說,要知道學校內任何一個學生的基本資料簡直易如反掌,只是要做與不做的區別罷了。

 

  所以他調查了。

 

  業並不在乎沒有人為他慶祝生日,但學秀自顧自地將那個日子記在心裡。

 

  或許高中時的學秀還會有些嘴硬地說著自己沒有特別在意,但現在的學秀知道也明白,那僅僅只是一個人在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時,既普通又自然的行為。

 

  當然,高中時的學秀也了解,只是年輕氣盛的他不太願意承認罷了。

 

  但儘管如此,他當時還是為了業準備了禮物。

 

  他們正式交往後的第一個聖誕節依舊忙著各項事務,學秀一面監控學校的聖誕活動進展順利,一面來要看著業不要想翹掉工作回家休息。

 

  最後活動當然是完美落幕,由學秀一手策畫、監督的活動本來就不可能出問題,對此他十分有信心,但對於另一位難以掌握的紅髮不良少年,學秀實在無法抱持著全然的自信。

 

  學秀的確有請業在活動結束後回學生會辦公室一趟,但業從來都不是一個好捉摸的人,更精確地說,他跟其他人不一樣,不一定會乖乖按著學秀的想法行事。

 

  即使他們目前的關係是戀人也一樣,對於自己的堅持並不會輕易妥協,所以業直到現在也不在學秀的支配範圍內,依然自我。

 

  那就是他們的相處方式,作為彼此可敬的對手,誰也不會為了對方而做出違背自身原則的讓步。

 

  學秀喜歡著業眼中的桀敖不馴,但對於對方太過我行我素這點,他還是有點苦惱。

 

  雖然就算業沒有現身,學秀也有其他方法,畢竟他從來都是一個計劃完備的人。

 

  不過業倒是意外聽話地來赴約了,走入學生會辦公室時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異狀,並不像是有在期待著些什麼。

 

  果然是一副不認為學秀會知道今天是他生日的樣子。

 

  「所以說特別找我來做什麼?」掛上笑容,業一步步走近學秀,「說教的話就算了吧,我這次姑且還是有好好工作喔?」

 

  學秀知道業的腦子裡大概正飛快地思考著自己找他來的理由,說出口的話並不完全代表心中所想,對方應該早就有許多猜測,但學秀只是勾起微笑。

 

  如果在一開始便排除掉正確答案,那接續的一切推測皆是徒勞無功,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學秀難得能當面看到業落入思考的圈套裡。

 

  「想請你改進的地方的確多到難以計數,但那些不是必須在今日說的事。」

 

  「所以?」

 

  「當然是跟今天更有關聯性的事。」

 

  「該不會是想邀我慶祝聖……」

 

  「生日快樂。」打斷業正說到一半的話,學秀將禮物遞到業面前,「意料之外?」

 

  業稍微有些愣住了,顯然他真的沒有將這樣的情況列入考慮之中,只是先沉默著收下了禮物。

 

  如果這也是他們平日爭奪勝者的比賽之一,學秀無疑已經贏了一半,竟然讓一向伶牙俐齒的業一時之間想不出回應的話。

 

  但戀愛並不是一場競賽。

 

  學秀曾一次次的強調赤羽業這個人並不好掌控,他的思緒清晰且大膽,別人不敢做的事、說不出口的話他都不會迴避,這點大大提高了預測業的行為的難度。

 

  赤羽業這個人一向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存在。

 

  「謝謝。」

 

  學秀當然也在腦裡設想過對方的反應,但沒想到業會如此坦然的道謝,想不到他跟業犯了相同的錯誤。

 

  未將正確答案納入考慮的思考毫無價值。

 

  學秀默默心中檢討了今日自己的思慮不周,但業下一秒的反應又遠超出他的想像。

 

  「原來你知道我的生日啊。」

 

  然後,業笑了出來。

 

  跟平常那些帶點諷刺意味的笑容不同,放下刻意想挑釁他人的企圖,很單純的因為開心而笑,嘴角自然的勾起好看的弧度。

 

  連耳尖都微微紅了起來。

 

  學秀曾經聽說過戀愛中的人總為了旁人不太能理解、甚至是看似不足為道的小細節而心動,他曾經不明白這樣的反應,感覺那不過是被愛情沖昏了頭罷了。

 

  但事實上當下學秀也管不著那麼多,曾經認為的事是否合理的重要性也顯得異常薄弱。

 

  在那年聖誕節,落下了他們交往後的第一個吻。

 

  回憶自此,學秀忍不住笑出聲,他永遠忘不了當時的他們到底有多麼青澀、笨拙。

 

  從那之後又過了好幾年,好多事都變了,但唯一不變的是他們關係依舊如此。

 

  即使他們之間隔了汪洋大海,即使他們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不願放手的心卻一直不變。

 

  「想你了。」

 

***

                  『應該在25日傍晚能抵達日本。』

                    

 

『可不要在半路就被劫機了。』

 

                  『想像力豐富,但不用擔心,就算發生

                   事件我也能平安抵達。』

 

『那麼有自信?』

 

                  『因為太想你了。』

 

***

 

  看著自己自己發出去的訊息即時被已讀卻沒有馬上被回應,學秀可以想像的到對方在回復訊息的欄位打上了些什麼,卻又刪掉重打的模樣。

 

  最後,業傳來的是看似與平日無異的嘲諷話語,但延遲的那幾秒去默默曝露了一些事情。

 

  不過其實打出那句話的學秀也感到了些許的羞恥,平時他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略顯肉麻的話,因為那實在不太適合他們的相處方式。

 

  在有著相當距離的時候才說出這種話,或許是有些狡猾,但那的確是學秀的真實想法。

 

  遠距離戀愛總是帶點苦澀。

 

  雖然現今的科技發達,有許多方法可以聯絡彼此,但透過影音媒介播出的對方的聲音及模樣,總是少了面對面的溫度。

 

  隔著銀幕無法擁抱、親吻。

 

  所以才會更期待每一次見面的機會,即使無法提高頻率,因為他們目前的工作都無法讓他們任意擅離崗位,久違的會面當下才更顯得珍貴。

 

  這次見面還多加了一層意義,業的生日。

 

  業的喜好十分明確,他一直都有蒐集香料的習慣,從他們剛認識到現在,這個嗜好從未改變。

 

  但如果只是送這樣普通、任誰都想的到的禮物,學秀是不太樂意的,他知道業組是喜歡新奇且無法預期的禮物,太中規中矩的一切總是令他厭煩。

 

  所以學秀每年都會費盡心思去思考,雖然禮物的質和量並不能直接代表些什麼,不過若能討對方歡欣,也不是什麼不值得去做的事。

 

  浪漫?

 

  他不認為他自己是個浪漫的人,對方也明顯跟這個詞搭不上邊,畢竟他們的本質都和喜好浪漫的人不同,實際的多。

 

  只是自然想為對方付出的心罷了。

 

  學秀的生日在元旦,11日這個日期曾經被業以嘲諷的語氣評論過一次又一次:「連出生都要趕當年第一,真不愧是你啊。」

 

  整句話除了揶揄真的沒有其他解釋了。

 

  學秀不期待業會為他慶祝生日,因為業本來就不像是會把別人的生日放在心上的人,但每年他的生日一定會有對方的陪伴。

 

  業的小惡魔屬性從來都不曾消失,他的「祝福」往往伴隨著惡作劇,但仍感受得到他的用心。

 

  學秀當下必然是開心的。

 

  想讓對方跟自己感受相當的愉快心情,這樣的想法十分自然,所以就算每年都需要為此煩惱一陣子,其實也算不上困擾。

 

  今年他考慮了很多,想著該如何別出心裁。

 

  最終他選擇了──

 

***

『快到了?』

 

                  『再幾分鐘。』

 

『我在聖誕樹那裡等你。』

 

                  『好。』

 

***

 

  日本的街道也滿溢著聖誕節的氣氛,充滿著各式屬於這個節日的裝飾品,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各色的彩燈也隨之亮起。

 

  剛從美國飛回日本的學秀其實有些疲憊,但他還是加快了腳步,不想讓對方等待太久。

 

  每年業的生日都是這樣的天氣,讓人不太想待在戶外的寒冷,偶爾還會下起雪,但享受節日氣氛的人總是不畏天寒。

 

  或許是三五成群的同學,或許是恩愛的情侶,走在街上時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學秀從他們身旁走過,嘴角也不自覺被這樣歡樂的氣氛感染而上揚。

 

  距離他們約定的地方已經不遠了,學秀能看見不遠處廣場中央的大聖誕樹,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出現,僅限聖誕節一日的特別裝飾。

 

  業工作的地方離這裡不遠,為了方便他處理完事情後過來,學秀每次都選擇在此見面。

 

  比起自己開業的學秀,業的工作時間更不自由,他也知道對方經常為了要將事情做到盡善盡美而超時工作,但如果學秀要回日本,業總能準時赴約。

 

  那是業對他的重視的表現,所以學秀同樣回以他的體貼。

 

  聖誕樹旁的人很多,大多數都是為了與這一年間只能見到一次的聖誕樹拍照,但學秀依然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出業的身影,紅髮的他總是在眾人之中顯得特別明顯。

 

  業正好背對著學秀,抬著頭應該是在欣賞聖誕樹。

 

  許久不見的戀人現在距離自己只剩幾步而已,但學秀卻在此時放慢了腳步,並不是想突然嚇一嚇對方什麼的,業對人的氣息敏銳得嚇人。

 

  真的去做了大概只會被業嘲諷連他的國中同學都不如。

 

  所以學秀只是單純地想讓對方發現自己罷了。

 

  如預料般,業在學秀逐漸靠近他時回過了頭,皺起眉頭一開口就是抱怨:「慢死了。」

 

  學秀聳聳肩,他早就知道業一定會嫌他的動作太慢,所以他只是走上前去握住對方並沒有戴手套的手,拉至唇邊在手指上留下一吻。

 

  「抱歉。」

 

  然後學秀將業的手一同拉入自己大衣的口袋中,十指交扣的雙手互相取暖著。

 

  似乎是有些浪漫的舉動。

 

  「生日快樂。」

 

  「這麼突然?」

 

  雖然嘴上的語氣稱不上是喜悅,但學秀還是在對方臉上看見了緩緩浮現的笑容,因天冷而顯得業臉上的紅特別明顯。

 

  單純因開心而露出的笑容。

 

  正如同以前一樣。

 

 

 

END

 

 

 

 

 

 

 

 

After that

 

  「所以你送了我什麼當禮物?」從學秀的口袋中抽回手,業手中多了個包裝精緻的小盒子,看來對方剛才的動作就是為了想讓他發現這個。

 

  「你可以自己打開來看看。」阻止了業想搖盒子的舉動,學秀微微一笑,「希望你會喜歡。」

 

  挑眉,業覺得學秀的話太過籠統,但他還是自己拆開了包裝,裡頭是個木製的盒子──戒指盒。

 

  業明白了學秀異常神秘的原因,不過他並沒有自己打開盒子,只是將它塞回學秀手裡。

 

  「連這種東西都要我自己戴上的話也太遜了吧。」

 

  「我以為你不喜歡那樣肉麻的過程。」

 

  業只是回以學秀一個笑容。

 

  「意外地喜歡嗎,那……」學秀打開盒子從中拿出戒指,是他挑選許久的樣式,樸素卻不失大方。

 

  學秀執起業的左手,將戒指套上對方的無名指,「我想請問你是否有跟我共度餘生的意願。」

 

  「但我並不接受否定的答案,所以……乖乖地為我所支配吧。」

 

  「這樣的問題我還真得多思考一陣子呢。」

 

  業露出微笑,將左手抬至脣邊親吻手指上的戒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