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

*慎入

 

 

 

 

  戀愛能來得有多突然?

♦♦♦

  彌生春,25歲,正陷於情緒十分矛盾的狀態。

 

  今天正是他升遷至總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但人人稱羨的升職卻無法令他真心地為自己開心,腦裡亂糟糟的全是些不相干的事,複雜的情緒交織,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放自己一個長假。

 

  然而現實往往無法盡如人所願,他仍得穿上西裝,掛上一如往常的表情並專注於眼前的事物,他不能把私人感情帶上職場。

 

  即使是在他剛與女友分手,心情正鬱悶的時刻。

 

  那天正好是上司宣布他升遷的日子。

 

  從名牌大學畢業的他原本就備受期待,入公司後優異的表現更是大大受到讚揚,在同業中算是前途大好的一類人,升遷便是他在工作這條路上最好的肯定。

 

  春還未想好該如何跟女友報告這則喜訊,考慮到最近雙方都忙於工作而減少了見面的次數,他甚至想約對方當晚一同共進晚餐,但她卻突然先來了電話。

 

  或許是心有靈犀?

 

  不禁抱著這樣浪漫的想法,春接起電話,但兩人的溫度差卻淺而易見,她只是說了希望晚上能碰面以及約定地點,春甚至說不出口自己的好事。

 

  她的語氣沉重的嚇人,染著無奈及悲傷的色彩,春無法想像對方的表情,但令人心碎的嗓音似乎透漏著許多訊息。

 

  春覺得自己或許稱不上心思多敏銳的人,但他並不遲鈍。

 

  或許他在當下便明白了女友想當面對他說些什麼,但他卻刻意不去碰觸那個想,想了各種不同的可能性來開脫,即使那些假設有多麼荒謬也總比面對現實要好一些。

 

  春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膽小。

 

  面對愛情似乎讓他變得怯弱。

 

  但見面的時刻總會到來,紅著眼眶的女友還是說出了他不願面對的話語。

 

  分手。

 

  這兩個字重重落在春的心頭,他皺起了眉,即使是他也無法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微笑,想追問對方原因卻不忍心看見她哭泣,努力眨著眼睛不讓淚水落下的嬌小身影太過讓人心疼。

 

  春知道他已經失去給對方一個擁抱、穩去她的淚水,用言語與肢體給對方安慰的資格,所以他只是將手帕遞給對方,並盡全力保持自己語調的平穩。

 

  『我知道了。』

 

  春的心情應該沒有比對方好上多少,但他並不想看見她如此傷心的模樣,可以的話,希望她能永遠掛著她那好看的笑容。

 

  所以讓她傷心的自己大概是最不能原諒的存在吧。

 

  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

 

  從那天之後春不斷地問自己,但無奈他實在想不出具體的原因。

 

  他不認為自己是女生眼中的完美男友,因為雙方個性都較獨立的關係,他們並不曾像熱戀中的情侶一般想整日都黏在一起,但該記住的紀念日及留給兩人的時間他都會特別注意,區隔好留給個人及對方的空間,想好好珍惜彼此。

 

  交往即將滿兩年之時卻突然分手,他實在想不透。

 

  原以為能長久地走下去。

 

  「完了。」春停下腳步,一邊思考一邊走路實在不明智,就算他不是路痴也不得不承認他此時迷失了方向,果然還是不夠熟悉市中心的道路。

 

  第一天就遲到這種事實在太過失禮,春嘆了口氣,他覺得他最近的運氣實在不太好。

 

  公司的大樓在仰頭便可見的方向,應該距離不遠但就是不知道詳細的路線該怎麼走,春決定碰運氣來問問路人。

 

  重新邁開腳步,春經過一間又一間尚未開始營業的店家,撇了眼店員似乎不在的花店本來不太感興趣,卻因為看見了熟悉的花而駐足。

 

  水仙花。

 

  春對花朵並沒有特別研究,但他的前女友非常喜歡園藝,甚至對花語也是十分了解,以前經常向他分享,她意外浪漫的一面春也喜愛著。

 

  這樣的她在分手當天送了一束水仙。

 

  「我記得水仙的花語是……」手指輕輕撫過花瓣,春回想著對方曾說過的話語,他記得並不是些多正面的詞彙。

 

  「自我。」

 

  「傲慢。」

 

  「愚笨。」

 

  陌生的男聲從身後傳來,春猛然回頭,映入眼簾的是一位抱著一大束花的男子,海藍的眸直直盯著他。

 

  「……還有新的開始。」接著說了下去,他露出笑容,眼睛及嘴角都彎起好看的弧度,「是水仙花的花語喔。」

 

  「你想買花嗎?」

♦♦♦

  戀愛能來得有多突然?

 

  或許不是一見鍾情,卻在兩條平行線交會之時埋下了愛情的種子,靜靜地等著。

 

  等著終將含苞待放的一天。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