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

*慎入

 

 

 

  將手上的花朵放入花瓶,春確認過瓶子沒有污漬後便將它移動到更顯眼的位置,雖然可能僅是心理作用,但被花朵點綴的一角似乎讓辦公室的氣氛微妙地改變了些。

 

  輕撫過黃色的花瓣,春勾起嘴角,他之前並未特別留意過花朵,只是因為前女友喜歡才多少會去認識他們,但最近他才開始認真地去欣賞花。

 

  細細品味每一朵花的姿態,將注意力全放在某件事物上似乎能暫時忘卻許多事。

 

  逃避或許不是最好的方法,卻是短期內最有效的一種。

 

  這樣說來春真的該好好感謝建議他做這些事的人,不論是建議他可以用花裝飾辦公室,或是耐心地去欣賞每一朵花。

 

  雖然他們的相遇完全只是巧合,但能有緣分能相識果然也是命中注定。

 

  春調職到總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便迷了路,碰巧遇上對方,他十分親切地為春指示了方向,除去手上一大束的花朵,他臉上爽朗的笑容最令人印象深刻。

 

  當下春指示衝忙地向對方致謝,畢竟先確保不要遲到才是他最該關心的事,託對方的福他才成功踩點到班,並沒有給新同事及上司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

 

  基於禮貌春當日下班後特地繞回花店向對方好好再道了一次謝,本以為大概他們的關係差不多就到這裡結束了,但對方如他給人的感覺一般,是個好相處的人。

 

  像是能跟所有人打好關係的存在。

 

  那時已經盪到了花店快打烊的時間,店裡已經一位客人也沒有了,他們就站在門口小聊了幾句,意外發現很聊得來便在當下交換了聯絡方式。

 

  也是那時才知道他的名字。

 

  文月海。

 

  剛好與對方的眸色對上了,好看的海藍色。

 

  他們兩人以極快的速度熟識了起來,雖然春從未懷疑過自己的交際能力,但對方明顯略勝一籌,無論是一下子拉近距離卻不會讓人感到不適的用詞遣字,或是發現了春有不願碰觸的事也不會去追問的貼心。

 

  春並不知道自己有多常曝露他有心事的樣子,但他認為他一向把自己的情感藏得很好,掛上淡淡的微笑後便沒有人會多去懷疑些什麼。

 

  熟識的人說不準,但剛碰面的人──例如新公司的同事,春認為是不可能發現他有任何異狀的。

 

  儘管在公司裡與女同事交談時仍經常在腦裡浮現前女友的身影,毫不相像的也好、從兩人身上能找到相同點也好,春只得承認他還是無法忘記她。

 

  一段曾經真心談過的感情哪可能如此簡單就忘卻。

 

  會分手的理由春實在想不出來,現在回過頭質問對方也顯得太過沒有風度,或許讓時間沖淡一切比較好,等待這份壓在心頭的沉重一點點消卻。

 

  在那之前春只想假裝一切仍美好。

 

  但有的人或許就是過於敏銳,能輕易看出別人想藏在心底的事。

 

  『春你啊,看起來有時候很悲傷呢。』

 

  當海突然冷不防冒出這一句話時,春愣住了,他只是普通地挑著想擺在家裡的花,為什麼對方會拋出這個話題?

 

  自己又是如何洩漏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啊,我並沒有要逼問你的意思。』接過春手裡的花,海看向春的眼眸依舊清澈,他扯開笑容,『我幫你弄成花束吧。』

 

  對方適時地化解了尷尬,春懸著的心暫時獲得解放。

 

  文月海果然是個神奇的男人。

 

  平易近人卻又與他人隔了一段微妙的距離,總是閃著笑意的眼眸在某些時候又會變的沉穩,如大海一般沉靜。

 

  意外地,春並不討厭自己被看穿了有心事這件事。

 

  雖然春並沒有打算向海訴說他究竟在為了什麼事煩心,因為不想將自己的負面情緒發洩在一個認識未深的人身上。

 

  說到底,他並不喜歡讓自己的事成為別人的負擔,即使只有些許也不妥當,不想讓自己的煩惱成為別人心頭縈繞的事。

 

  這是他對身旁人的重視,卻又不得不承認這樣何嘗不是一種自私。

 

  交情更久的朋友春都還沒有跟他們談過這件事,說不出口的成分可能更多了些,但也是時候跟他們說了,畢竟從升遷搬家後就沒有再見過面。

 

  心裡開始盤算著晚點要來問問大家最近是否有空,春並沒有發現有人向他走來,回過神來身旁已經多了一個人,看著花瓶似乎很驚喜的樣子。

 

  他最近果然太常陷入自己的世界了。

 

  該好好振作了。

 

  「哇,好漂亮的花啊,彌生先生帶來的嗎?」同事的個子較嬌小,抬起頭看像春時眼裡還閃著喜悅的光芒,就像是妹妹一般惹人憐愛。

 

  「是的,之前聽坂下小姐說這裡有閒置的花瓶,所以今天帶了花來。」春點了點頭,向對方露出微笑,「希望大家會喜歡。」

 

  坂下先是愣了幾秒,隨後跟著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一定會的。」

 

  其實春是應該跟對方拉開距離的,他能從她的反應及相處模式中讀出些什麼,但他只是選擇沉默,現在的他並不想再碰觸任何情感相關的問題。

 

  被說膽小也好、被笑不夠果決也罷,他只是單純累了。

 

  「啊,真好看啊,是誰準備的?」

 

  「好久沒在辦公室看到花了,真好啊。」

 

  辦公室裡其他同事也發現了空間內多出了花朵點綴,紛紛湊了上來,打斷了春與坂下之間微妙的沉默,開始了工作前的閒話家常。

 

  「是彌生先生準備的喔。」

 

  「請認識的人推薦的花,大家喜歡就好。」

 

  看向以黃色為主色搭配的花朵,春默默決定今晚下班再繞去花店一趟。

 

  跟海說大家都很喜歡他搭配的花,他會開心的吧?

 

  面對擅自把人家的花店當成避風港的自己,還是會露出笑容的吧?

 

  春不禁嘲笑有著如此狡猾的想法的自己。

 

 

 

TBC.

 

 

 

【萬壽菊:友情】

 

 

 

 

廢言:

我覺得面對不熟悉的人在某些層面反倒更不在意心事被看出來,但如果能進一步吐露心聲,或許就是培養友情的開端

不要問我想表達什麼,我也不知道(

花戀大概會很慢熱,因為這是我喜歡的節奏,希望有人看得下去www

啊,然後下章開始海就不會那麼神秘了啦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