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

*慎入

 

 

 

 

 

  「春你先坐那吧,我去泡茶。」海將春帶往店裡的小茶几旁,像是不太在意是不是下一刻就會有客人來訪,轉身便走入後方的小廚房裡。

 

  「好,麻煩你了。」春突然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時,海也是很隨興將店丟著就自己去搬新訂的花。

 

  果然是個神奇的人啊。

 

  春靜靜地等待著海回來,看著店外路過的三兩人群,這樣的環境莫名地讓他放鬆,不知不覺什麼都拋到腦後,偶爾什麼都不做也不錯。

 

  打破這氣氛的是春自己的簡訊鈴聲,口袋突然傳來的震動著實嚇了他一跳,他趕緊拿出手機確認訊息。

 

  一滑開解鎖畫面看見的是熟悉的名字,春不禁露出微笑。

  

  『  最後決定下禮拜六約在之前常去的那家餐廳,時間還未確定,會再另外通知你。 戀他們要我轉達他們都很想你,記得一定要到。

 

                              睦月始』

 

  腦袋裡開始浮現那幾個學弟寂寞的表情,春是既心疼又好笑,他果然太久沒有主動聯繫他們了,幸好他們並沒有生氣。

 

  雖然在大學時他們各自讀的科系及年級都不相同,但碰巧相識的他們或許是被命運給綁住了,成為了一群家人般的友人,即使後來各奔東西也持續保持聯絡。

 

  春一直都十分重視他們,卻不得不承認最近的確因為自己的事而冷落了他們。

 

  要好好道歉再對他們說清楚最近發生在他身上的事,關心著他又溫柔的他們大概會陪著他一起難過吧。

 

  可以的話真不希望壞了他們的好心情。

 

  「好了。」將泡好的茶及茶點端上桌,海好奇地看向春,「你在看什麼?表情有點嚴肅喔。」

 

  「是朋友聚會的事,很久沒約個時間聚在一起了。」將剛剛一瞬間浮上心頭的想法趕出腦海中,春恢復平常的神情,勾起嘴角,「很期待能跟他們見面。」

 

  「是嗎,如果能轉換心情也不錯呢。」海率先舉起茶杯,啜了口茶後露出笑容,「新買的茶葉泡出來的茶葉很好喝喔!」

 

  「好。」

 

  或許以一個普通客人而言,春的確過於頻繁地來到花店,但若身為一個朋友似乎又降低了春的行為的異樣感。

 

  朋友──至少春認為他已經可以這樣稱呼他與海之間的關係。

 

  對於總是熱情又友善地對待他的海,春也不由得在不知不覺中將對方視為較重要的存在,海所經營的這間花店也逐漸成為春所熟悉的場所。

 

  意外發現兩人都對於品茶稍微有些研究後,更是經常舉辦只有他們兩人的小小茶會,雖然偶爾會互相開玩笑說他們似乎有著不符合年齡的老成興趣,但在花的包圍下喝點茶實在是種享受。

 

  即使一次只是一點點,春逐漸有種自己能放下那令他心痛不已的愛情的感覺。

 

  一段曾認真愛過的愛戀並不能輕易放下,但人總要繼續前進,即使無法理解對方到底為何選擇離開他,春也不想再去糾結些什麼。

 

  只希望他真能做到。

 

  「啊,我趁現在來插一束預定的花束好了。」在與春閒聊了半晌後,海突然放下茶杯,「差點忘記這一個訂單了。」

 

  「好啊,我也蠻喜歡看海做花束的。」

 

  「被你這樣一說還真有些害羞。」

 

  雖然春的語氣中不乏稍微有些開海的玩笑的意思,但他的確喜歡看海弄花束時的樣子。

 

  海的形象與纖細的工作並不是那麼相稱,但當看見他細心照顧花朵的同時又讓人覺得似乎沒什麼違和感,插花束時亦如此。

 

  不同的花朵與枝葉各有各的特色及美感,若只是毫無條序地隨意組合只會讓它們掩飾了彼此的光芒,但經過海的手的每一束花都是那樣的好看。

 

  像是將花束中的每一份子的優點都發揮到最大。

 

  吃著茶點,春默默看著海流暢地於工作檯插著花,他發現了海這次用的花皆屬淡色系,其中不少甚至是直接用上白色的花。

 

  色彩並不濃烈,與春看過海插的花束差距甚大,他之前看過的多是色彩繽紛,從顏色就能看見花朵活力的花束,這束淡色系的花倒像是誤入了這色彩豐富的世界。

 

  但隨著花束一步步成形,它給人的感受並不是死氣沉沉,反倒是不可言喻的神祕。

 

  「很好看。」看海結束了製作花束的工作並準備收拾,春說出了內心的感想。

 

  「謝啦,不過我也只是照著他的意思去設計罷了。」小心翼翼地將花束包裝成好帶走的樣子,海像是想起了些什麼而勾起笑容,「魔王大人的要求總是特別麻煩呢。」

 

  「魔王大人?」聽到明顯有些古怪的關鍵字,春挑起單邊的眉,不解。

 

  海換上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是不知道該從何講起,「是一個很神奇的人,但其實人很好,該怎麼說呢……­

 

  其實春也聽過海提起過許多朋友,人脈極廣的他似乎在哪都有認識的人,春多多少少知道了些,但海在講起這個人時明顯態度有些不同,感覺像是更親密的好友。

 

  「是個有些任性的小少爺,在奇妙的地方缺乏常識。」

 

  「但意外又是個很讓人信任的存在。」

 

  語畢,海又自己有些尷尬地搔搔頭,「很難說明啊,或許直接介紹他給你比較快。」

 

  「好啊,我也想見見會被稱為『魔王大人』的人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

 

  「春的話可能會被嚇到也說不定。」

 

  「那麼誇張?」

 

  春裝作吃驚地看了海一眼,然後兩人相視而笑。

 

  他果然最享受這樣地放鬆時光。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