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意義上的慎入

OOC

 

 

 

  「感謝大家今天蒞臨我們的演唱會!」稍微撥弄了下額前因舞蹈而亂掉的頭髮,春露出燦爛的笑容,向觀眾揮了揮手。

 

  大家自然回應了他的感謝,尖叫聲不絕於耳,各色的螢光棒快速地揮舞,雖然春無法看清每一個粉絲的臉,但春相信大家一定是滿臉止不住的笑容。

 

  演唱會是偶像最直接面對粉絲的場合,不只他們認真構思演唱會的內容,粉絲為了見他們也會費盡全力地打扮自己、做應援物。

 

  應援扇上寫著各式各樣的內容,像是一眼望過去就知道對方主推誰的姓名扇,或是要求不同飯撒的扇子,底下粉絲拿著的是他們努力的結晶。

 

  所以舞台上的他們也要好好回應粉絲的愛,可不能只有他們單方面被愛著。

 

  能感受到大家滿滿的愛真是太好了。

 

  但為何大家在交頭接耳談論著些什麼?

  

  下一歌的前奏響起,春也早就到了預定該站的位置,趁著舞蹈空檔對舉著自己的扇子的粉絲眨了眼。

 

  春很喜歡看粉絲被飯撒時的反應,看上去總是幸福洋溢。

 

  但為何對方留下眼淚時看上去不只是因為喜悅?

 

  即使準備演唱會的過程總是辛苦的,但只要看到粉絲就能忘卻一切疲憊,在舞台上展現出最好的自己。

 

  能看見大家如此享受真是太好了。

 

  但為何他的眼眶內蓄滿了淚水?

 

 

  越是想抓住些什麼就失去得越快。

 

 

  春沒有想到節目收錄會因為現場設備故障而拖延到深夜,被送回月野寮時早就過了大家的活動時間,原本他還想著早點回來的話能跟大家一起打鬧什麼的。

 

  隨著團體人氣逐漸上升,工作越來越忙碌,大家都努力在不同的領域發光發熱,所有人聚在一起的日子漸漸少了也很正常。

 

  忙碌是件好事,但也不得不承認會感到有點寂寞。

 

  會有這樣的心態是老了嗎?

 

  如此在心中吐槽著自己,春走到公用空間卻發現有人還坐在沙發上。

 

  即使只開著微弱的燈光,春也能一眼認出那人的背影,到了這時間還坐在Six Gravity的公共空間,不會是在等他吧。

 

  春放輕了腳步走到那人面前,卻發現對方微微低著頭,好看的雙眸正閉著,明顯就是睡著了的樣子。

 

  擔心對方會因此著涼,春想要回房間為他拿條毯子,但卻先蹲了下來,偷偷捏了下對方的臉頰。

 

  因為好像從來沒有想過要做這種小惡作劇,春也很意外自己一時的玩心大起,他有控制力道應該是不會因此弄醒對方。

 

  但當春的手鬆開時卻被一把抓住,著實嚇了他一大跳。

 

  面前的人不知何時已經張開了雙眼,眼睛又彎成了好看的弧度,露出春所熟悉的笑容。

 

  「我都不知道春會在別人睡著的時候做這種事。」海放開了春的手,打趣地說著調侃對方的話,他伸了個懶腰。

 

  「啊,海剛剛在裝睡嗎?」看著面前的最年長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春無奈地也跟著笑了出來,看來他被擺了一道啊。

 

  「等春等得有些無聊了,就小小惡作劇一下。」

 

  「真是的,雖然我也捏了海的臉,這樣就算扯平了?」

 

  春坐上了海身旁的位置,能從海口中聽到對方真的是在等他,春還是忍不住竊喜,「海怎麼突然想等我回來?」

 

  明明之前都沒有做過這種事,即使他們開始交往也是。

 

  原來僅是能在工作後看見對方就是件甜蜜的事。

 

  「欸,這種是要我自己說出口嗎?」海略顯困窘地抓了抓頭髮,就算他一向是直來直往的個性,有些事還是難以啟齒。

 

  想你了。

 

  這樣簡單的話卡在喉頭,要說出不符合自己形象的話還真難。

 

  春大概也知道海是為了什麼而等他,Six GravityProcellarum的工作都漸漸多了起來,身處不同團體的他們更是少有能獨處的時間。

 

  即使有著心照不宣的默契而不會去抱怨些什麼,但還是忍不住會想跟對方多見面。

 

  雖然看海思考該如何回答的樣子還挺有趣的,不過夜已深,春知道海接下來還有幾個外景的收錄行程,跟之後排休一天的他不同,海需要早點休息。

 

  春可不想之後看播出的節目時,發現海臉上有一絲與他不相符的疲態。

 

  春正想開口跟海說他們都該早點休息了,海卻先一步湊近他的耳旁,原本就因為不想吵到大家而壓低了聲音,這下子對方的耳語顯得更加令人難耐。

 

  「因為想你了。」

 

  海的動作快速到令春來不及反應,靠近後又迅速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微微勾起得嘴角在春眼中看來像個孩子,這男人明明是最年長的一個。

 

  「晚安啦。」海輕快地跳上連接兩團宿舍的樓梯,不留給春任何一點說話的時間。

 

  春這時才後知後地摀住了發燙的耳朵。

 

  如果一定要去定義的話,春並不認為海是擅長做這種撥弄人心的事的人,但偶爾又會像這樣給他重重一擊。

 

  果然無心的行為更有力。

 

  但春不知道的是,回到樓上的海也正因為自己的行為而感到羞恥,靠在牆上等待頰上的溫度退去。

 

  實際上他們今晚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行為,但僅是微微撩撥心弦的互動,卻更是難以言喻地令人害臊。

 

  海還以為早在他裝睡時,感受到春的氣息靠近的那一刻會被吻上。

 

  但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就當成他的一個小秘密吧。

 

 

  身為偶像有太多不能做的事,一旦踏入這個圈子才會知道,公眾人物的一言一行都有人注意著,他們的自由無法與一般人相提並論。

 

  「戀愛」這個詞需要與偶像保持距離,一旦傳出緋聞可能會使長期的努力崩解,曾經最支持你的粉絲也可能成為用最惡毒的話咒罵你的人。

 

  但要控制自己的感情又是那麼困難,想緊握所愛之人的手又有什麼錯呢?

 

  當他們開始一段感情,就是走鋼絲一般,每一個步伐都需要格外注意,謹慎小心以避免掉落。

 

  他們心裡都明白,一顆星的殞落能有多麼快速。

 

  這個圈子從來不缺比自己更有才華的人,時間一久,當大眾的記憶被沖淡,曾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那人彷彿不曾存在過。

 

 

  「好久沒有跟海一起在大街上亂逛了。」

 

  「因為現在的工作排得越來越緊了嘛。」

 

  海抬手拉正春戴著的口罩,看見對方突然愣了下,他回以不解的眼神。

 

  「看海突然拉我的口罩,還以為要在大街上接吻。」春笑瞇了眼、壓低了聲音,在整張臉都被遮得嚴實的情況下,也只能從他鏡片後的雙眼來看出情緒了。

 

  翠綠的雙眸明顯表達出玩鬧的意思。

 

  「再怎樣都不可能吧。」明白了春的意思,海做出漫才慣用的吐槽動作,隨後兩個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不愧是大阪人呢。」

 

  「這跟哪裡人才沒有關係。」

 

  「啊,海又吐槽了。」

 

  「春你有時候真的很幼稚欸。」

 

  一邊打鬧著一邊隨意逛著街,有多久沒有這樣做了呢?

 

  隨著人氣逐漸上升,他們的一言一行必須更加注意,對身旁的人也需要更具戒心,並不是所有人都對他們抱持著全然的善意。

 

  說來諷刺,演藝圈的表面有多光鮮亮麗,背後就有著更令人無法想像的陰暗面,而他們正是生存在那個圈子的人,除了小心地不要碰觸到雷區外什麼也做不到。

 

  能站上舞台表演是件幸福的事,即使只是一點點,他們也想帶給粉絲快樂,給粉絲能勇敢面對明日的力量。

 

  不希望自己會做出讓一直支持著他們的粉絲失望的事。

 

  「啊,在賣鯛魚燒,買一些回去給大家吃吧。」注意到空氣間飄著甜甜的味道,海左右張望了下鎖定了不遠處的小店,下意識拉起春的手。

 

  但海又在下一秒放開了手,即使戴著口罩春也看得出來,海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

 

  知道海在意著什麼事,春並沒有對此多說些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同意了對方的建議。

 

  「要買多少個比較好?」

 

  「有好幾個很會吃的人在呢,海也是其中之一。」

 

  「明明春也是──。」

 

  因為是偶像,在自己的戀人身旁也不能有太親密的舉動,生怕自己的身後有誰正注視著,等待著有機可乘的瞬間。

 

  雖然他們都是男人可能不會被懷疑有進一步的關係,普通的接觸應該不會被過分解讀,但事到如今他們早就分不清楚到底什麼樣的舉止才叫普通。

 

  當一言一行都需要多加注意時,即使只是一個眼神交換,都會懷疑是否不小心透漏了什麼端倪。

 

  在這個圈子裡談戀愛一向是場賭博。

 

  不想讓任何人難過,也不想與對方分開,他們只能謹慎再謹慎,不要做出格的事。

 

  走在對方身旁也不能自然地牽手,在公共場合不能有過分親暱的舉動,工作時要小心避開每一個相關的話題,他們一直都小心翼翼地遵照著,不想留下任何蛛絲馬跡給人大作文章。

 

 

  曾天真地想著能緊握住所愛的一切。

 

 

  『禁忌之戀?當紅偶像團體爆出熱戀!』

 

  聳動的標題重重打擊著海的心,不是沒有被八卦雜誌盯上而報導,但空穴來風的消息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

 

  在標題旁附著的是海根春各自在舞台上表演時拍的照片,連兩人的合照都沒有,一眼看上去並不是特別可靠,但內容的敘述卻隱隱約約點到他們真實的相處模式,讓人擔心八卦雜誌方式不是真的手上握有什麼資料。

 

  「好了,別看了。」將海手上的雜誌一把抽走,大拍了拍海的肩膀,「最近ProcellaGravi的工作都越來越多,被盯上也是正常的。」

 

  海跟春的關係在他們兩團及經紀人間並不是秘密,因為對這些並肩前行的夥伴並不想有所隱瞞。

 

  身為經紀人的大之後大概會受到來自高層的壓力吧,但他仍露出可靠的笑容,「走吧,下一份工作的收錄要遲到了。」

 

  「好。」海深吸了幾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換上與平日無異的表情,「謝啦,大。」

 

  「謝什麼謝。」大拍了拍海的背,笑了幾聲,「快走吧。」

 

  但一個緋聞究竟會鬧得多大,實在難以預料。

 

  可能有人嗤之以鼻,對八卦雜誌的內容過眼即忘,但也會有人緊追不放,執意想探究公眾人物的私生活。

 

  有多少人就會有多少種不同的性格,大家的反應不盡相同。

 

  雖然最後來自高層的意思是這件事目前只要做冷處理就好,這樣毫無根據的說法得不到任何的信任,過不了多久就會被眾人遺忘。

 

  但眾人會遺忘,並不代表粉絲會忘記,即使事不相信任任何八卦雜誌的粉絲,是否也會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在心中有所芥蒂?

 

  作為偶像,海當然希望帶給粉絲正面的力量,不想要他們難過,也不想要讓他們因為自己的事而煩惱。

 

  身為公眾人物似乎一定需要放棄些什麼,想將所有珍愛之物握在手中時才會發現,自己似乎無力到難以守護他們。

 

 

  自以為是的自信終究傷害到了別人。

 

 

  話題最後還是延燒了好一陣子,那家八卦雜誌社後來接續放了幾個相關的爆料,內容不外乎煞有其事地描述海跟春的交往過程,還寫出了好幾個匿名關係者的言論。

 

  雖然從沒有拍到任何一張能看出有親密接觸的合照,到雜誌內容後續的拼湊不實,他們可以推測對方這次的報導手上握有的消息可信度並不高。

 

  但就是不知道會爆出這一件事的原因為何,海跟春分屬不同的團體,論螢光幕前的互動率絕對不比團內成員高,不論怎麼想都讓人疑惑怎麼會把他們兩人想在一塊。

 

  是八卦雜誌記者的隨意捏造,還是真的有什麼跡象讓記者覺得有挖掘的可能性?

 

  這是個令人越想越不安的問題。

 

  或許是想先一步斷絕八卦雜誌繼續作文章的可能性,公司高層下了新的指令,要做出更積極的處理,而時間就訂在他們下一次演唱會上,同一天Six GravityProcellarum分別在關東及關西開始巡演,是最好的時間點。

 

  這樣的方式究竟妥不妥當,他們也說不出確切的答案,只能攔下想為他們抱不平的成員,接下高層的要求。

 

  畢竟是他們惹出來的麻煩,對公司、團體及粉絲都造成了傷害,他們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明天就是演唱會了呢。」

 

  『是啊。』

 

  Procellarum為了準備明天的演唱會,早就全員移動到大阪的飯店,春也只能透過電話與海聯繫。

 

  以往他們碰上這樣的情況,即使明知道雙方都需要為了演唱會而早點休息,也還是會忍不住多講上兩句,好像分開的這段時間就有說不完的事能分享。

 

  但今日電話一接通,彼此卻都像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陷入了沉默,最後才由春開口打破僵局。

 

  『害怕嗎?要在演唱會上公布那種事。』

 

  『我的話,一想像說出口時將看到的光景就毛骨悚然呢。』

 

  春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把話接下去﹐他並不擅長面對說喪氣話的海,如果是平常他還能回覆鼓勵的話語,再給對方一個擁抱。

 

  但此時的春自己也不能定義心中的沉重究竟為何。

 

  是生氣、無奈還是難過?

 

  『但如果是跟春一起,好像就沒有那麼害怕了。』

 

  聽到海在句末好像因為說了太令人害羞的話而笑了幾聲,春也不禁跟著笑了出來,對方一直都是如此正面的存在,溫柔又強大。

 

  「我也是喔,只要跟海在一起就好像能克服一切難關。」

 

  他們都沒有堅強到能獨自面對一切,但只要還有彼此,總會有辦法的吧?

 

  「我愛你。」

 

  『我也是。』

 

 

  即使要面對全世界的質疑,我也想與你相伴。

 

 

  「謝謝大家今天來看我們的演唱會!」進入演唱會中場休息的談話時間,海率先向大家道出感謝,在順手撩起額前的碎髮時意外收穫了粉絲的尖叫聲。

 

  被粉絲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一跳,海不解地笑了下,走到了自己的定點。

 

  海低下頭,深吸了口氣,開始了他在心裡不知道重複練習過多少次的話語,「那麼,先由我來向大家說一件重要的事。」

 

  「對於前些日子鬧出的事件,我必須向大家道歉,居然讓大家擔心了,非常對不起。」

 

  「雜誌上所說的事全是子虛烏有……我跟春並沒有在交往。」

 

  「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傳言,造成大家的不安真的很抱歉。」

 

  語畢,海深深地一鞠躬。

 

  雖然演唱會的構成不盡相同,但春估計也差不多在宣布這件事了吧,要他們在演唱會上說出這種話,大概是公司對他們的懲罰吧。

 

  向他們所深愛的粉絲撒一個大謊。

 

  這是多麼殘酷的指令。

 

  海抬起頭,向大家露出平時的笑容,駕輕就熟地將話題引向另一件事,拋話給表情跟粉絲一樣沉重的成員。

 

  身處這個圈子久了,原來就會變得能面不改色地說謊啊。

 

  在不自由的框架中想愛著自己愛的人,原來那麼困難啊。

 

  想著,海又扯開了另一個笑容。

 

 

END

 

 

 

 

 

 

 

 

 

 

廢言:

有時候我好想知道為什麼明明月歌是日常向作品,我卻能寫出如此嚴肅的東西出來,我想這大概是未解之謎了(

我希望沒有人想找我談人生(O

距離上次發文是半年前的事,卻一來就是這種東西www

我下次一定要寫很甜的東西,一定(大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