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業)

 

「烏間老師。」跨到烏間身上,趴著,笑開懷的赤羽搖了搖烏間,「起床了!」

 

  「業,怎麼了?」烏間睜開眼睛,卻看到業身上東纏纏西纏纏滿是繃帶。

 

  赤羽撐起身子,站起來讓烏間看清楚他的裝扮,「今天是萬聖節喔!」

 

  纏在頭上的繃帶遮住了一隻眼睛。上半身沒有穿衣服,以繃帶隨意的纏著。下半身穿著小短褲、過膝襪,依然纏著繃帶在腿上。赤羽轉了圈。

 

  「所以你打扮成什麼?」烏間揉了揉額角,一大早就發生了讓頭有點痛的事情。

 

  嘴角突然不再上揚,赤羽鼓起了臉頰,「當然是木乃伊啊。」

 

  「木乃伊原來是長這樣?」印象中的木乃伊似乎是全身纏滿繃帶的耶?烏間拉了拉赤羽頭上的繃帶。

 

  「Trick or treat!」伸出手,像是在要東西般,赤羽淘氣的笑了下。

 

  烏間才剛起床,平時也沒有吃甜食的習慣,怎麼可能身上會有糖果呢?赤羽一定也是想到這裡才選在一大早來要糖搗蛋的。

 

  看到烏間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赤羽笑得更燦爛些。

 

  「那,烏間老師我要來搗蛋了。」赤羽吐出舌頭,向烏間飛撲而上。

 

  想當然爾赤羽業這個人的搗蛋不會是那種無傷大雅的搗蛋。烏間接住赤羽,手環上他的腰。

 

  「準備好了嗎?」抬起頭,赤羽故作可愛的眨了眨眼睛。

 

  烏間靈光一現,趁著業還被自己抱住所以無法動彈的空檔,伸手拿了一包糖果擋在自己跟赤羽的中間,「這樣,可以了吧?」

 

  再度鼓起臉頰,赤羽奪走糖果,哼了聲。

 

「這樣真的不冷嗎?天氣涼了多穿一點。」烏間隨手拿了件外套為赤羽披上,拿了顆袋子中的糖果塞到赤羽嘴裡,「幸好之前有先買起來放。」

 

「哼。」勾住烏間的脖子,赤羽咬碎口中的糖果,吞了下去。

 

  「別再生氣了。」烏間抱起赤羽,輕輕放到床上。

  

  赤羽不解地眨眨眼睛,「怎麼了?」

 

  「萬聖節的特別活動。」

 

  赤羽業事後扶著痠痛的腰,默默在心中定下結論:其實有些人不用扮就夠像鬼了。

 

***

(秀業)

 

「親愛的赤羽業,你的血液是否跟你的人嘗起來一樣甜美?」少年露齒一笑,尖銳的獠牙顯得特別明顯。

 

「講話幹嘛那麼奇怪?」光源突然被遮住,業不高興地向上一瞪。

 

  抬起業的下巴,學秀幾乎要將臉貼上,「一定很美味。」

 

  業毫不留情地推開學秀,「你敢用那種牙齒親上來你就完了。」

 

  學秀收起剛剛邪魅的笑容,做到業身旁,「難得的萬聖節。」

 

  業看了眼學秀,搖了搖頭,「幼稚。」

 

  頭上戴著狼耳朵,連尾巴都準備好了,感覺只差尾巴沒有興奮的晃來晃去了,看起來明明很期待的業說出的話毫無說服力。

 

  學秀輕輕撫摸業的頭,毛茸茸、與業頭髮顏色相同的耳朵特別可愛。

 

  「其實你還滿適合當吸血鬼的。」業拍掉學秀的手,捏住學秀的臉頰。

 

  原本就偏白的膚色搭配上適當的服裝,學秀扮起吸血鬼還挺有模有樣的。

 

  「感謝誇獎。」輕輕拿掉業的手,學秀勾起嘴角,「那該進入萬聖節的正題了。」

 

  「Trick or treat?」壓倒業,學秀將額頭貼上業的額頭,「我個人比較推薦前者。」

 

  業眨了幾下眼睛,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眼神中卻透露著不高興。

 

  「淺野學秀你不知道我一直想說這句話嗎......。」業小聲的嘀咕著,將頭轉向另外一邊。

 

  「業你說什麼?」學秀並沒有聽清楚,頂多只聽到業叫自己的名字,看到業將頭轉過去,隨意的戳了下業的臉頰。

 

  業嘆了口氣,推開學秀,「不懂浪漫的傢伙,一定交不到女朋友的。」

 

  拉住學秀的手,業用學秀的手遮住他的嘴,業親了下去,「嘛,我死都不想跟有那種牙齒的人接吻。」

 

  「好,接下來要去要糖果了。」

 

  「業你真的覺得穿這樣去打擾別人有人會給你糖果嗎?」

 

***

 

  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END

 

作者廢言:

兩篇對業用的稱呼不大一樣

因為對烏間來說,我喜歡就用烏間叫他

所以業就配合著用赤羽了

學秀則是因為我喜歡這樣叫他

業就跟用名字稱呼了

如果造成閱讀上的不便請見諒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