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心有

*殺老師沒有毀滅地球設定

*烏比前提

*也許有接短篇集

*崩壞

 

  

 

第一次的暗戀在國中初。

 

  就算對象是男的,是自己的班導也無所謂。

 

  只是當業知道其實他注重的只有他自己的評價,自己只不過是取得高評價的一個工具,在沒用後就可以任意拋棄。

 

  只覺得心好痛好痛,好像碎成了一片片。

 

  第二次的暗戀在國中末。

 

  將碎滿地的心再度拾起。

 

  因為地球已經免於毀滅的危機,可能再也見不到他。

 

  抱著會被拒絕的決心,業打算去告白,但是卻被他人捷足先登。

 

  也許跟一個金髮美女在一起會更幸福一些吧。

 

  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成功的。

 

  這次心卻不痛了,只是覺得少了些什麼,空蕩蕩的。

 

***

 

  櫻花隨著風飄散,飛向了遙遠的彼方。

 

  拋著自己的畢業證書,總覺得抬頭時的陽光太過刺眼,業一時失手並沒有接住。

 

  卻被不知何時出現的人給接住了。

 

  「嗨。」那人笑得燦爛。

 

  業清楚面前的人是誰,經過那麼多事,他也從執著於自己父親的的小鬼變得比較成熟,已卸任學生會會長──淺野學秀。

 

  也不是沒有跟學秀正面交手過,業可以看出從他的眼眸中閃過的那一抹狡猾。

 

  「偉大的前學生會會長,找我有事?」接過自己的畢業證書,業不大耐煩的看著學生。

 

  學秀笑而不語。

 

  先前他所見識過的赤羽業曾有著甜美的微笑,後來卻只剩下嘲諷地笑。

 

  太可惜了。

 

  「不知道這位美麗的紅髮人兒可賞個臉跟我出去嗎?」學秀微微彎下腰,伸出手像是在邀請。

 

  「哼,我啊,可受不起你那麼隆重的邀約。」鄙視的看了眼學秀,業甩甩手,示意要學秀離開。

 

  乖乖的走掉,學秀本來就不認為能一次就成功。

 

  但他相信、不,是絕對可以把他想要的東西得到手。

 

***

 

  自從看過業的哭顏後,學秀就一直難以忘卻。

 

  後來再遇到,連純粹的笑容也不再出現。

 

  但學秀並不擔心,他總會得到他想要的。

 

  所以,他今天也準時到業家報到。

 

  雖然業經過幾次的偷襲已經有意識的鎖緊門窗,但他可是淺野學秀,可不是省油的燈。

 

  開鎖可是比吃飯還簡單的事。

 

  不過今天一打開業房間的窗戶,學秀就看到業在窗前待命。

 

  學秀可以清楚的看到業臉上的無奈,他又笑了笑,「早安。」

 

  業看著學秀眨了眨眼,「你到底想做甚麼?再來我可要報案了。」

 

  輕巧的跳入屋內,學秀笑得燦爛,「只是想約你出去而已。」

 

  業微微愣了幾秒。

 

  「你為了這種小事趁我父母不在每天入侵民宅、騷擾我?」

 

  「是啊,所以你答應嗎?」

 

  業盯了學秀一會兒,又露出了嘲諷的笑容,「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你這人還真有趣。」

 

  「所以今天......。」

 

  「我今天跟小渚他們約好了,拜。記得鎖窗。」

 

  看著業毫不留情走掉的背影,學秀失笑聲,「你才有趣呢。」

 

  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約定時間、地點等等,學秀離開了業的房間。

 

  之後當業回家發現窗戶真的鎖的好好的,卻思考到窗戶的鎖在內側這件事的疑惑,也只是後話了。

 

***

 

  經過了幾次的接觸,業跟學秀也逐漸混熟。

 

  業了解到學秀並不是他所認為的一樣無聊,不再是那個A班渾蛋,不管是誰都會變得成熟。

 

  學秀喜歡業跟他在一起時偶爾露出的笑容,但也注意到了業有時眼中的落寞。

 

  學秀知道原因,畢竟他已經注視著業好一陣子了。

 

  他不希望再看到那個表情了。

 

  「喂喂,你在發什麼呆?」

 

  「啊,沒有。」

 

  「是嗎?接下來我想去那裡!」

 

  雖然每次帶業出去玩都是在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但學秀仍不厭其煩。

 

  僅僅為了業的好心情,學秀有時候覺得愛情會使一個人智商降到負數。

  

  被業拉著的學秀微微一笑。

 

  反正業喜歡就好了。

 

  前方人兒的腳步卻突然停下來了。

 

  學秀向著業的視線方向一看,金髮的女人拉著表情嚴肅的男人不斷向前,女人笑得開懷,男人也跟著微微露出微笑。

 

  怎麼看都是對情侶。

 

  「赤羽?」學秀有些擔心的叫喚著沒有任何反應的業,卻看到業轉身,露出笑容。

 

  「吶,玩摩天輪好不好?」

 

  「嗯......。」

 

  在搭上摩天輪之前的路途中,兩人一句話都沒有說。

 

  在摩天輪上,業也只是看著窗外。

 

  學秀知道業怎麼了,業的一切他都調查過。

 

  為什麼要一直把他們放在心中,明明在眼前的一直都不是他們。

 

  溫柔地把業拉入懷中,學秀拍了拍業的背,「你啊,可以哭出來喔。」

 

  「誰要哭啊。」業抓著學秀的衣服,埋著頭不說話。

 

  聽到微弱的啜泣聲,學秀揉了揉業的頭髮。

 

  不管未來會怎樣,我都不會讓你再受到傷害。

 

  一定......。

 

***

 

  「喂,今天跟小渚一起出去好不?」

 

  「隨你高興。」

 

  第一次的相戀在高中初。

 

  是甜蜜的戀愛進行式。

 

  未來的路還很長,相信他們可以度過重重難關。

 

 

END

 

 

 

 

 

作者廢言:

我發現我有寫一點點東西就想把它接下去的怪習慣ww

我的暑假終於開始了wwwww

但再兩個禮拜就要回去上課QAQ

然後今天是火神生日!!((七夕呢

我沒有七夕賀文ww

然後,

大家要為高雄祈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