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業已交往設定

*短

 

 

 

 

 

 

 

 

 

 

 

 

 

 

騙你der

 

 

 

 

 

 

 

 

 

 

 

 

 

 

 

 

 

 

 

好,對不起,正文在下面,請不要打我

 

 

 

 

 

 

 

 

 

 

4月1日,愚人節。

 

  對業而言這是個快樂的節日,可以對別人開點玩笑,被開玩笑的人還不可以生氣。

 

  當然太過分的玩笑還是不行的,不過這當然被他無視了。

 

  多好的一個節日啊!

 

  一邊這麼想著業一邊在教室裡佈下各種陷阱,業絲毫沒有想過玩笑開過頭的後果會如何等等,過火二字也從未出現在他的字典裡。

 

  「好。」站起身來,在確定一切都完成後,業滿意的看看四周,果然毫無破綻,「好啦,回家吧。」

 

  特地放學留下來就是為了愚人節,這可是一年當中他最期待的日子之一。

 

  業哼著輕快的節奏,腦裡已經開始描繪著大家被嚇到時驚訝的表情,不由自主輕笑幾聲,就算是大夥們生氣的表情也絕對堪稱經典。

 

  走著走著腦裡卻浮現另一個毫不相關的人,業停下腳步,在短暫的思考後露出了小惡魔般的笑容。

 

  ......似乎連頭上都出現了象徵性的惡魔角。

 

  踩著歡快的腳步,業前往主校舍。

 

  真期待明天的到來。

 

***

 

  「業!你這渾蛋給我站住!」

 

  不僅被潑了一身水還滿身狼狽的E班眾追在一個紅髮少年的身後,這樣的景象絕對是奇景,重點是罪魁禍首還一臉愉悅,似乎一點反省的樣子都沒有。

 

  看到這樣的表情,眾人的怒火當然無法熄滅。

 

  後來甚至在校園內玩起了追殺赤羽業的遊戲。

 

  而因為變向全班翹課而傷心的某巨大黃色章魚也狠狠的被遺忘了。

 

  幾位對於惡作劇沒有那麼執著的同學只是在短暫的追逐後停下腳步,換上體育服後反倒找了個陰涼的地方休息,偷了一上午的閒。

 

  「業!給我停下來!」

 

  看似快被抓住的業又一個側身敏捷的逃走了,畢竟比起滿肚子怒火的人他的腦袋清楚多了。

 

  雖然追逐戰有趣但跑久了總是會累,趁著大家都不注意,業偷偷跑進主校舍,躲進了大家應該都不會想到的地方。

 

  ──學生會辦公室。

 

  「不敲門就直接進來也太魯莽了。」

 

  「可是我應該有特權吧?」

 

  如預料中這時間也只有學秀一個人在,業扯開笑容。

 

  業笑的極為真誠,學秀卻還是從他的眼神中讀出了一絲的狡詐。

 

  「果然兇手就是你嗎......。」

 

  眨眨眼睛,業並沒有回話,只是環視了四周似乎正在晾乾的各式文件、書籍等等,將手扶在腦後,似乎十分滿意自己的「傑作」。

 

  以緩慢的步伐走到辦公桌前,業毫不在意那灼人的視線,臉上又掛上了平日的笑容,「淺野同學有沒有很喜歡我的惡作劇?」

 

  看學秀面無表情、毫無回應,業得寸進尺的跳坐上辦公桌上,學秀身上的衣服明顯不太合身,大概是臨時應急用的。

 

  「啊,難不成是淺野同學也被潑到水了?今天是愚人節可不能生氣喔。」

 

  「愚人節啊......。」

 

  抓住業的領子往下拉,學秀的表情陰沉,聲音毫無情緒。

 

  「你太惹人厭了。」

 

  「我無法接受你這種個性。」

 

  「討厭你。」

 

  看著突然冒出幾句抱怨的學秀,業突然覺得有點不滿,雖然是他的不對沒有錯,像是小孩一樣幼稚的情緒。

 

  只是想看他被激怒的表情。

 

  想看他被捉弄之後的表情再調侃一下。

 

  注意到業表情的轉變,學秀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開玩笑的。」

 

  捏了捏業的臉頰,學秀甚是滿意的開口,「好了別生氣。」

 

  學秀鮮少有機會整業,倒是那個小惡魔從不放過任何機會,但他此時也沒有想乘勝追擊的想法,畢竟玩笑適當就好。

 

  「好過分。」

 

  「好了,乖。」

 

  「我都要哭了。」

 

  「是誰先將整個辦公室弄濕的?」

 

  「我只有放置水桶而已。」

 

  說起歪理來的業可是不可理喻的。

 

  沒有想從辦公桌上下來的意思,業反倒換了個姿勢,面對學秀而坐,晃著兩條腿看向窗外。

 

  沉默了好一陣子,整個辦公室裡只剩下學秀寫字時發出的聲音,看蓋下最後一個章時學秀看似不經意地開口。

 

  「你難道沒有任何感覺嗎?」

 

  「嗯?」

 

  「剛剛那些話啊。」

 

  「討厭、無法接受......。」抬眼望向天空,業歪了歪頭。

 

  愚人節的玩笑,所以剛剛的話都是假的,也可以理解成是說反話。

 

  在業終於想通的同時學秀開了口。

 

  「你可愛的惹人喜歡。」

 

  「我可以包容你的一切,包含你那惡劣的習慣。」

 

  「我喜歡你。」

 

  一瞬間有點羞赧地業跳下辦公桌,當學秀以為可以如預期中看到他害羞的樣子時,業卻在轉瞬之間恢復平時的模樣,吐出舌頭,「我也討厭你、最討厭。」

 

  學秀注意一到鐘面上顯示的時間,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站起身來,「我愛你。」

 

  擰起眉,業略帶不滿地看向學秀,「也是反話?」

 

  「不,愚人節的玩笑已經結束了喔。」

 

  語畢,奪去了面前人兒的唇。

 

  中午十二點一到,愚人節也隨之結束。

 

***

 

  下午,傷心完畢的殺老師將所有學生找回。

 

  卻唯獨缺了今日造成大家缺席的赤羽業。

 

  不論學生們怎麼逼問他也說不出理由、又或者是害羞到說不出嘴,當他飛過學生會辦公室時到底看到了什麼。

 

  不知不覺殺老師的臉又紅了,學生們的質疑也止不住了。

 

  我說,業同學你們也拉一下窗簾吧。

 

 

END

 

 

 

 

作者廢言:

雖然我寫開到中午十二點玩笑就結束了,但我來不及發文,所以不算(?

因為覺得業很適合愚人節所以寫了ww(?

但我更希望今天的段考只是一個玩笑、一個天大的玩笑

不過到底會不會有人今天點進來看還是個未知數(?

會考、倒數45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