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大學設定

*已經往設定

*私設多##

 

 

 

 

  「淺野學秀你看起來真是超級蠢的。」

 

  「彼此彼此。」

 

  兩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男人結伴在遊樂園中遊玩,甚至還為對方戴上動物造型的可愛髮飾,不管就哪一點來說都是會引來他人多一眼的關注的兩人。

 

  然而這兩個就某種意義上都相當自我的傢伙很理所當然地無視了那些視線,當然業偶爾的出言挑釁是一定有的,但基本上被學秀阻止了不少。

 

  畢竟出門約會還到處惹事說出口一定會惹人笑話。

 

  在遊樂園禮品店逛了一段時間他們兩人才終於順利走出,身上多了許多園內吉祥物的配件商品,以及剛在店內開玩笑般為對方戴上的髮飾。

 

  業的頭上多了一對貓耳,學秀實在無法找到像業髮色一般漂亮的紅貓耳,最後只好挑了最經典的黑耳款,結果意外的適合。

 

  要說起為何學秀執意要為業選一對貓耳,很簡單,就只是覺得對方適合。

 

  學秀伸出手揉了揉業的頭髮,還一邊注意著不把貓耳弄歪。

 

  「幹嘛啦!」業手一揮將學秀的手打走,斜眼一瞪,那眼神別人或許會被嚇到發抖,但看在早已習慣的學秀眼裡一點震懾力也沒有。

 

  甚至還有點撒嬌般的可愛。

 

  所以學秀只是回以一個完美的微笑,默默收回手,其實業那一掌的力道完全沒有控制,學秀的手隱隱作痛。

 

  就這一點,也跟貓有點相像,稍微捉弄之後便伸出爪子要撓人的貓……不過這一爪實在是有點疼就是了。

 

  業那雙灰銀的眸望著他閃過一絲狡詐,學秀下意識護住頭上的髮飾,但業早有預謀的動作還是快了一步,抓住動物造型的耳朵就往下拉。

 

  「嘶……。」頭髮被拉扯的感覺並不好,學秀突然能夠明白之前女同學說不喜歡被人抓住馬尾的原因,「赤羽業……。」

 

  跟學秀習慣業的瞪視道理一樣,業對學秀染上薄怒的語氣也毫不恐懼,只是鬆開了緊抓住兔耳的手,向前跨了一步面對學秀吐出舌頭。

 

  一副不爽來辯的臉。

 

  如果是往日這兩個智商雖高但嘲諷技能點滿的人,大概會直接在人來人往的路上直接開始無人可介入的互嗆大賽。

 

  然而今日學秀只是扶正自己頭上的兔耳,伸手捏住業的臉頰,加上他本來吐出的舌頭變成了一個實在不怎麼好看的表情。

 

  看著這樣的業,學秀不禁笑了出來,而業馬上掙脫了他的手。

 

  「笑什麼?」

 

  「沒什麼,要吃冰淇淋嗎?」

 

  業挑起一邊的眉,他今天一直隱隱約約覺得學秀哪裡怪怪的,覺得……溫柔過了頭,連剛剛他那麼明顯的挑釁都不報復回來。

 

  很奇怪。

 

  「你喜歡草莓口味吧。」學秀大致讀得出業保持沉默的原因,但他選擇轉移話題,自然的牽起業的手,對方頓了那麼一秒後也默默回握。

 

  「那今天就讓我請你吧。」

 

  「……不用說當然也是那樣。」

 

  微微瞇起雙眼,業並不是一個好打發的人,尤其不是一隻冰淇淋就能打發,學秀應該也是明白這點的,不過被溫柔對待實在也不是什麼壞事。

 

  那就暫時別追究了吧。

 

  如此想著的業咬了口學秀遞給他的冰淇淋,草莓的香氣立刻佔滿整個口腔,是他最喜歡的味道。

 

  看業吃冰淇淋一臉幸福的樣子,學秀轉頭看向這遊樂園最大的賣點──每一對情侶只要搭過一輪,下來之後最後都能成功步入禮堂的摩天輪。

 

  聽來實在有些不可思議,也像是商人宣傳時的惡俗手段,但一對又一對夫婦分享這座摩天輪的神奇後,這也漸漸成為每一對情侶必去的遊樂設施,希望下一段佳話就是屬於他們的。

 

  「業,你……想坐摩天輪嗎?」

 

  「唉?好啊。」

 

  業當然也知道那摩天輪的故事,雖然說結婚對他們來說現階段是不可能的,學秀在業心中也從來都不是個浪漫的男人,不過,他還是能多少期待一下吧?

 

***

 

  視野漸漸從平地上升,離地面上的人群越來越遠,平時看來巨大的器材越來越小,園區的全貌一點一點映入眼裡。

 

  這座摩天轉完一圈約二十分鐘,所以學秀也只有幾分鐘的時間能再次在腦中順過早已想好的話語。

 

  見學秀陷入沉默,業也只能帶著些許疑惑的心情看向窗外,雖然比起這種緩慢移動的設施他更偏愛速度類型的,不過偶爾看看美景也是不錯。

 

  「業。」

 

  「嗯?」

 

  拿下頭上業選的惡趣味兔耳,學秀走到摩天輪的另一邊──業的身旁坐下。

 

  「很重要的是要跟你說。」

 

  說心跳沒有加速幾分是騙人的,雖然業不會承認也不願去承認,學秀認真起來的臉龐還是稱得上帥氣。

 

  「喔。」

 

  取下業頭上的貓耳,雖然學秀還是覺得那對耳朵實在太適合業了,有點捨不得,但為了接下來他要說的話,果然還是嚴肅點的好。

 

  學秀微微一笑,撥開業額前的頭髮,吻上。

 

  然後才動作輕柔地為業整理好被髮飾壓的有些亂的頭髮。

 

  這些年來業毫無長進的地方就是他的臉皮依舊薄的不像話,所以不出所料這個吻後業的臉已經染上淡紅。

 

  學秀最喜歡的可愛反應。

 

  「幹嘛啦,混蛋,不是有話要說?」

 

  「啊,是啊。」

 

  「業,我真的很喜歡你,所以……」

 

  「我們分手吧。」

 

  之前早就想好的千言萬語,學秀此時吐不出半個字,或許是因為他已經為那雙銀眸著迷太久、太久,最後,他只說得出他今天約業來遊樂園的原因──提出分手。

 

  「你就想說這個?」

 

  「是。」

 

  業並沒有如學秀預期中因憤怒而出言諷刺,意外的平靜,甚至連眼神都不放在他身上,只是逕自盯著窗外。

 

  但學秀又何嘗不明白,這是業氣到極點的表現──一言不發。

 

  在沉默中時間總是過得特別漫長,只剩下十幾分鐘的一趟摩天輪長的像經過了好幾年,隨著一分一秒的流逝,學秀彷彿在眼前看到了他們一起度過的種種。

 

  許多回憶被勾起。

 

  一開始兩人氣焰囂張,根本不懂愛為何物,只是順著自己心中所想去接近對方,衝突必然是必然的,但是他們一點點的磨合,也總算是走到了現今這一步,原以為他們的未來是光明且美好的。

 

  學秀卻親手為這段戀情劃上句點。

 

  毫無預警的結尾。

 

  「親愛的乘客,到站後請等待工作人員為您……」

 

  即將到站時,廣播提醒的聲音傳入兩人耳哩,業率先抓起自己的隨身物品,待工作人員一開門便立馬走出。

 

  學秀慢了業一點,出包廂後也只是跟在他身後幾步走著。

 

  「淺野學秀,你、真的是個混蛋。」

 

  業猛然轉身後向前,胡亂將手裡那些才剛買沒多久的紀念品塞到學秀懷裡。

 

  抬眸瞪了一眼學秀,業便頭也不回地向出口走去。

 

  那一眼稍縱即逝,學秀卻彷彿將那一幕深印在腦海之中,憤怒、悲傷還有……失望,各種複雜的情緒才在那雙眼眸之中各種複雜的情緒才在那雙眼眸之中。

 

  學秀喜歡業、愛著業,這是無庸置疑的。

 

  所以,學秀才希望跟業越早分手越好。

 

  業未來想往政壇發展,現在在大學也是盡可能地在努力著。

 

  但政府官員可是極容易被掀老底的職業,只要業的敵手想對他不利,甚麼樣的情報翻不出來,所以趁他們的關係還未曝光於任何人之前、趁他們都還是社會上微不足道的人物時趕緊結束掉這段感情。

 

  對他們都好。

 

  是啊,對他們都好。

 

  「還真是自私的想法。」學秀不禁自嘲,看了眼手中的紀念品,如果他們還是情侶,日後這些東西必定會成為美好的回憶,他甚至能想像得出他們看著兔耳及貓耳互相嘲弄的樣子。

 

  專屬他們的相處方式,真是一副幸福的光景。

 

  想著,學秀將手上的東西全數丟進附近的垃圾桶。

 

  「但是,現在都不需要了。」

 

  既然分離的未來是自己所設下的,又有什麼理由留著那些未來只能看著徒傷感、毫無的東西。

 

  又或者該說,他有什麼資格留著他們。

 

  早已經用摩天輪來做為這段戀情的結束。

 

  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忘卻。

 

  希望左胸口的無道理的疼痛,也能忘記。

 

***

 

  大學畢業、碩士、博士,出社會後不用多少光景就成為數一數二大公司的支配者,淺野學秀的人生一帆風順,立足於萬人之上的地位。

 

  而且不僅是事業,家庭方面學秀依舊十分成功。

 

  美麗賢淑的老婆,以及即將誕生的女兒。

 

  怎麼看都是一個令人稱羨的家庭。

 

  學秀的妻子是他在博士班結識的聰穎女子,但並不是一位有野心的人,結婚後辯辭掉原本的工作,一心一意只為成為學秀的後盾,寧願隱藏自己的才能維持一個永遠溫暖的家。

 

  學秀對此並沒有表示太多的意見,只是他可能更習慣充滿野心,為了自己的未來勇往直前,比起永遠守護在自己身後,更傾向於與自己肩並肩前進,既是同伴也是對手的那種人。

 

  她的個性溫和,不是個喜與人爭的人,當然不會出言諷刺也不會捉弄別人。

 

  行為舉止謙虛有禮,個性又好,學秀實在挑不出她作為妻子有任何的缺點。

 

  是啊,挑不出缺點。

 

  只是,有很多跟那人不同的地方罷了。

 

  沒有引人注目、正如個性一般囂張的紅髮,而是一頭長而漂亮的黑髮,普通而內斂。

 

  沒有一雙永遠帶著反叛精神卻吸引人的銀眸,而是一雙帶著滿滿溫柔及順從的棕眸。

 

  但是不一樣又何妨?

 

  淺野學秀的人生中早已沒有赤羽業的存在。

 

***

 

  直至淺野學秀年老,他都沒有再見過赤羽業。

 

  只是聽說,他終生未婚。

 

 

 

END

 

  因為你終究是我一生唯一的摯愛。

 

 

 

 

 

 

 

 

作者廢言:

有種重操舊業的感覺ww好久沒寫秀業啦~~

看到一半學秀說出分手前覺得他是要提出很浪漫的求婚宣言的可以舉手一下www

如果有的話證明我成功了(不

反正就是想寫個虐,結果也不怎麼虐一篇文www

好久沒寫都生手了####

如果集滿五個人想看甜甜的結局我可以來補一下www(並沒有

 

 

 

 

第二結局:

 

(前接上文同一地方)

 

 

 

 

  「幹嘛啦,混蛋,不是有話要說?」

 

  「啊,是啊。」

 

  「業,我真的很喜歡你,所以……」

 

  「可以請你將往後的人生交付給我嗎?

 

  不出所料的,對方的銀瞳明顯愣住了,自耳尖開始爬滿了整臉的紅,學秀輕輕將他擁入懷中。

 

  「所以,你的答案是?」

 

  學秀刻意放輕語氣的問句在業的耳邊繚繞。

 

  臉上的燥熱無法褪去,業想過學秀到底會對他說些什麼,即使帶著一絲期待他也不認為對方能說出什麼浪漫、打動人心的話語,但是那認真的臉龐、堅定且不容許拒絕的語氣,業著實被震住了。

 

  「……也不是不可以啦。」

 

  悶悶的聲音傳入學秀耳裡,他勾起嘴角,揉了揉業的頭髮,想藉機隱藏自己微微顫抖的指尖。

 

  能讓他如此緊張的人,全世界估計也找不到幾個。

 

  「那麼……」

 

  「那麼就請多多指教了,巨型錢包先生。」

 

  掙脫學秀抱著他的手,業露出壞笑。

 

  讓自己一直處於劣勢並不是業的喜好。

 

  一點也不順著他人心意來行事,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無法為學秀所支配且能與他分庭抗禮的人。

 

  業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業本人知道、學秀也知道。

 

  收起溫和的微笑,學秀換上與平日相同的自信笑容。

 

  「那就由我來養你這沒能力的人吧。」

 

  「說的那麼好聽啊,錢、包、先、生。」

 

  比起一般情侶的相處方式,或許這樣更適合他們一點。

 

  「親愛的乘客,到站後請等待工作人員為您……」

 

  象徵這趟摩天輪即將結束的廣播傳進兩人耳裡,嘴角都不禁勾起微笑。

 

  一段佳話又在此誕生,或許,這摩天輪真的有些神奇的魔力?

 

***

 

  大學畢業、碩士、博士,出社會後不用多少光景就成為數一數二大公司的支配者,淺野學秀的人生一帆風順,立足於萬人之上的地位。

 

  而且不僅是事業,家庭方面學秀依舊十分成功。

 

  聽說,學秀的對象也是個極其優秀的人物。

 

  只是從來沒有人見過學秀讓自家戀人出席任何公司的大型活動,只能從他偶爾透露出的資訊去猜想,口耳相傳下久而久之那位神秘的「女士」多了許多謠言。

 

  聽說,對方是個有著一頭紅色長髮的美人。

 

  聽說,對方是個有些淘氣的小惡魔系。

 

  聽說,對方把學秀迷的神昏顛倒。

 

  學秀對於這些謠言並沒有刻意去抑止或澄清。

 

  畢竟聽下屬將那人傳成各種奇妙的樣子到也算是有趣。

 

  「你一個人在那裡偷笑些什麼啊?」

 

  「只是剛好想到一些事。」

 

  有著一頭紅色長髮的美人?

 

  伸手將業上梳的瀏海揉亂,再將頭髮餘額前整理了下,回到如國中那時的髮型,為業的臉添了一分稚氣。

 

  雖然不是長髮也稱不上是美人,不過也還算是可愛吧?

 

  「淺野學秀你在做什麼?」

 

  對學秀突如其來的動作其實並沒有什麼想管的意思,業只是略顯慵懶的同樣伸出手隨手揉了揉學秀的頭髮。

 

  吹開眼前有些礙事的碎髮,業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般露出笑容,眼睛都亮了起來。

 

  「我聽說你母親那邊有禿頭基因?我看你很危險了喔?」

 

  ……比起什麼小惡魔系,這人應該正名為挑釁專家。

 

  見業眼中閃爍著光芒,臉上的壞笑及微微露出的虎牙,學秀無奈的承認了這樣的業在他眼中也是無比可愛。

 

  即使對方的嘴正吐著無比惱人的話語。

 

  把我迷的神昏顛倒?

 

  大概,真的是這樣吧。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