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情人節快樂!

*遲到了就是要調發文時間(欸

*內文毫無質量可言(

 

 

  如果硬要說的話,淺野學秀稱不上是一個浪漫的人。

 

  當然,他可以分析對方的喜好及那些被大眾稱為「浪漫」的行為,然後在適當的時機表現出讓人心動的模樣,像是看似不經意的貼心或是一束在紀念日送出的花朵。

 

  可惜學秀並不是這樣的人,又或者換一個方式來說,他的戀人並不需要他在這一部份費心,那人本身就不是一個喜歡按照牌理出牌的人。

 

  無論是平時或節日,業總是會想盡辦法對他人惡作劇以娛樂自己,這樣極度符合他小惡魔形象的行為,或許能構成專屬於赤羽業的一種另類常理,但他一次又一次的整人把戲都在刷新被捉摸的難度,沒有規律可言。

 

  而最近登上業的惡作劇目標名單第一名的人,毫無疑問就是他對手兼戀人──淺野學秀。

 

  結果最終一個浪漫的節日往往在他們鬥志般攻防下搞得面目全非,既然如此,業很明顯並不是一個需要學秀去思考該如何對他表現出浪漫的一面的對象。

 

  但赤羽業終究還是赤羽業,永遠會有出乎淺野學秀意料的行為。

 

  一個月前,214日,只要一踏上街道就能感受到某種粉紅色的甜蜜氣氛,經過商家時通滿鼻腔的是屬於巧克力的甜膩香味,一切的一切都像在宣告著今日是個特別的節日──情人節。

 

  但即使學秀有正在交往的對象,他也不打算用什麼特別的方法來度過這個日子,所以說他對此一點準備也沒有,畢竟對方大概也沒有要像一對戀人的去面對這節日。

 

  腦袋中浮現了許多猜測,學秀以支配業為人生中一項必定會達成的項目,但截至目前為止,他仍沒有完全掌握這個人。

 

  即使他可以將大眾緊緊握在手中支配著,總會有那麼一號人物從他的指縫中逃脫,並高高在上的嘲笑著自己。

 

  惱人、煩人,學秀可以用上成千的負面形容詞形容業這個人,然而他就是在愛情這一方面栽在對方手裡。

 

  到底會是口味奇特難以入口的巧克力?

 

  還是全校性的陷阱佈置?

 

  不用多少時間學秀便發現了猜測,變數太多導致這個思考簡直是毫無意義的行為,最佳的方法還是他只能見招拆招,聽上去實在不像是一個支配者,但事實上就是他們在面對彼此時都無法如平時充滿餘裕。

 

  如平日的習慣,在到校後學秀會先到學生會辦公室確認昨日所有工作的達成率即安排今日的進度。

 

  一般而言,這段時間通常是學秀一個人度過,但今日很明顯的不同。

 

  學秀在推開門的瞬間便能看到室內那抹明顯而熟悉的身影。

 

  直接而無禮的坐在學生會長使用的木辦公桌上,桌上寫著職稱的牌子被隨意的蓋著,挑釁來者的意味十足。

 

  除了赤羽業還能有誰?

 

  輕巧的從桌上跳下,業走向學秀,並沒有解釋他為何身在此處的原因,當然學秀也沒有多期待對方能做出甚麼符合一般人行為準則的行為,便也放棄了追問。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對方那雙總是充滿桀驁不馴氣焰的銀眸,在瞬間流露出了少見的情緒──尷尬,甚至微微移開了視線。

 

  「今天是情人節。」

 

  「嗯。」

 

  一個小禮盒被遞到自己面前,但請原諒學秀此時腦裡只出現了此必有詐的警示標誌,以致於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接下。

 

  顯然被學秀那一秒之間的遲疑給激怒了,將禮物略顯粗暴地塞到學秀懷裡,業只向他吐了吐舌,不想再多說些什麼便離開了。

 

  然而學秀並沒有看露對方紅透了的耳根。

 

  「謝謝。」

 

  回應他的只是一聲比平時都大聲地關門聲。

 

  他比任何人都還要明瞭業的面子有多薄,容易臉紅的體質經常讓對方曝露了許多心意。

 

  赤羽業是個難纏、難搞、難以理解又可敬的對手,但學秀不得不承認他也是個在某些方面十分惹人喜愛的傢伙。

 

  要不是這樣他們怎麼可能會交往呢。

 

  打開禮盒,學秀隨意從中選了一顆巧克力放入嘴裡, 巧克力在口中融化,表層的苦澀褪去之後,裏頭的甜一點一點的充滿整個口腔。

 

  就像那人一樣。

 

  淺野學秀並不打算為赤羽業準備任何浪漫的慶祝……這樣子的鬼話根本不復存在

 

  313日的此刻,淺野學秀正站在商店當中思考著對方的喜好。

 

  如果有曾經搜尋過白色情人節的由來,大概都會看到一則故事,或許稱得上是淒美、情人無法終成眷屬的故事。

 

  但同時也能找到這則故事毫無根據的事實,到頭來不過是商人一種刻意渲染、宣傳而成的一個節日,為的也只是多一個名目能多賺點錢。

 

  總有種一旦跳入商人的陷阱就輸了的感覺。

 

  學秀以支配人為傲,永遠只有他愚弄他人,像這樣跳入別人涉好的圈套裡很明顯不是他所樂意的。

 

  不過此時他也只能把這點堅持放在一旁。

 

  赤羽業還算是個嗜甜的人,平日總愛喝煮歐蕾系列的飲料,也曾經跟學秀提起義大利冰淇淋的美味。

 

  白色情人節的聲勢比起情人節還是小了點,商店中的禮物包裝也略顯樸素,但這樣反倒更適合對方一些。

 

  禮物是買好了,但要怎麼交出去還是一個問題。

 

***

 

  赤羽業是個難以捉摸的存在,就算到校了不一定到班,就算到班了學秀也不好直接跑到E班去要人。

 

  所以他最後決定了直接到對方門口堵人。

 

  初春的天氣還是稍冷,學秀的手指停在業家的門鈴前,突然有些猶豫到底是要叫對方出來還是等到業自己出門的時候。

 

  「淺野學秀?」

 

  「啊……。」

 

  不知道淺野學秀有沒有提過,赤羽業這人總是出乎他的意料,在他還在猶豫時業便出現在他身後。

 

  轉身,學秀發現業還穿著便服,手上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看樣子是去買早餐的樣子,不過跟這時間比起來這行為還是太晚了,看來對方大有今天遲到個半天的想法。

 

  幸好他決定到直接到業家門口。

 

  「找我有什麼事?」

 

  「你聽過白色情人節的由來嗎?」

 

  「什麼?」

 

  「那是一個很蠢又沒有根據,商人拿來騙錢而捏造出來的故事。」

 

  「但是為了你,赤羽業。」

 

  「我可以接受這麼一次的受騙。」

 

  將糖果塞入對方嘴裡,學秀趁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前吻上對方的唇。

 

  嗯,很甜。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