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即使是天上的繁星也不一定閃耀著相同的光芒,人們第一眼所見往往不會是位於邊邊角角、光芒黯淡的星。

 

  但不顯眼並不代表不存在,它們並沒有放棄,希望哪天能讓人注意到。

 

  希望它們也能成為眾所矚目的存在。

 

01.

  岡本圭人是從英國回來後臨時加入Hey!Say!JUMP班的特例,基本上在入班前他與班上任何人都沒有過接觸,插班生的名份使他感到沉重的壓力。

 

  他知道傑尼斯幼兒園裡的每個學生都有著不同於普通人的閃光點,就像是天上碰觸不到的星星一般,但突然入學的他亮點在哪裡呢?

 

  因為他會英文,比起其他孩子還多了些國際感而被選上,還是單純因為他是在此擔任老師的父親的孩子呢?

 

  其實答案他是明白的。

 

  即使他再怎麼笨拙也能明白,但當園長爺爺問他要不要加入時,就算他心裡其實有著不自信的一塊,他仍大力地點了點頭,抓住了對方的大手,像極了擔心對方會突然反悔。

 

  總覺得如果錯過了這一次機會,他可能永遠無法加入他所憧憬的傑尼斯幼兒園了。

 

  但他那時也不過是個連日文都說得不太好的小小孩,突然加入不熟悉的群體內,原本就內向的他實在是格格不入,說沒有曾經後悔過是騙人的。

 

  此時拯救了他的正是JUMP班的大家,他們給了他太多太多的包容,當他跟不上課程時為了他放慢進度,當他實在受不了自己跟不上大家的步伐而哭泣時,不戳破他說著是因為肚子痛的這種拙劣的謊。

 

  他最喜歡這樣的JUMP班了,每當想起他們時他總會覺得自己的胸口滿溢著溫暖,好喜歡、好喜歡,說出口再說次也不厭煩。

 

  JUMP班已經成為了他的第二個家,但日子一長他又開始懷疑自己,他能夠為JUMP班帶來些什麼嗎?

 

  他陷入了沉思。

 

02.

  將自己的身子縮成小小一團,圭人一個人縮在角落,即使在一旁看著他最喜歡的八個同學他也開心不起來,他又開始糾結起了一樣的問題。

 

  他的優點是什麼呢?

 

  如果他主動向別人問起這個問題,回答大概有極大機率是他很溫柔。

 

  但溫柔從來不單屬他一個人,在他眼裡大家都好溫柔,不管是聽他訴說煩惱時會陪他一起哭的大貴,或是平日愛欺負他但實際上對他很好的涼介,即使每個人表現的形式不同,也不妨礙他覺得大家都很溫柔。

 

  無論他有什麼優點好像都無法成為最突出的一個,他身旁的大家都好耀眼。

 

  要他細細數起自己的缺點的話,他大概可以一直列舉下去,愛哭、太內向­……,但優點對他來說實在太模糊,想不出幾個。

 

  這樣的他待在JUMP班真的好嗎?

 

  這樣的懷疑一點點堆積成了自卑。

 

  不想成為拖累大家的存在,想透過自己的努力讓JUMP班更耀眼,他一直這樣想著卻遲遲無所進展。

 

  複雜的情緒囤積在胸口,是傷心?是生氣?

 

  圭人無法定義,只覺得胸口好悶,怎樣也無法排解,苦惱之際他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即使趕緊用手擦去自己的淚水也追不上流淚的速度,圭人咬著下唇,不想讓自己發出聲音,但抽泣的聲音還是出賣了他。

 

  大家很快就發現原本安安靜靜縮在角落的圭人不太對勁,立即停下原本的遊戲,邁開小小的步伐跑到了他的身旁。

 

  「圭人你怎麼了?」光揉了揉圭人的頭髮,有些擔心地開了口。

 

  圭人一直都默默把光當成自己的哥哥,是能夠讓人放心依靠的對象,但正是因為如此他才開不了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所以他只是抽泣著搖了搖頭。

 

  「你是被誰欺負嗎?說出來我們幫你出一口氣!」

 

  「還是圭人哪裡不舒服嗎?」

 

  大家很努力的關心著他,見圭人依舊一言不發又伸手抱了抱他,像是希望擁抱能多少安慰到他。

 

  圭人的眼淚卻更加停不下來。

 

  所以他才不想哭的,JUMP班的大家都對他這麼溫柔,不就讓他更依賴他們了嗎?

 

03.

  草莓歐雷、知念分他的糖果、光設計的Keitoru,將自己的財產一一放入小背包裡,圭人滿意地點了點頭。

 

  背起自己的深綠色小背包,圭人決定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出去旅行,為此他還特意拜託爸爸早點送他來幼兒園。

 

  如果總是待在JUMP班的大家身旁,自己就會太過依靠優秀的他們,這是圭人在思索後得出的結論,所以他才想自己出去闖闖,不借助他們的力量。

 

  或許他能得到該如何踏出下一步的提示。

 

  找了張圖畫紙又拿出他的蠟筆,圭人認著地在紙上一筆一劃寫下給大家地留言,最後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環顧了他所熟悉的教室,好多好多回憶湧上心頭,但如果再推遲可能就有其他人來了,他握起小小的拳頭,下定決心地走出教室。

 

  圭人頭也不回的走離JUMP班的教室,一陣子之後他才想到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去哪裡,只是一股腦兒地覺得自己不能再安逸於目前的一切。

 

  但離開了JUMP班後他還能去哪裡呢?

 

  傑尼斯幼兒園對他來說已經好大好大了,他走過一個又一個還沒有人到的班級,心裡越來越不安。

 

  但圭人並不想就此停下他的腳步。

 

  「太好了!我今天第一個到!」

 

  充滿元氣的聲音突然傳進圭人的耳裡,然後便看到一個比他大些的孩子蹦蹦跳跳地到了教室門口,像隻大兔子一樣。

 

  但對方要拉開教室的門前卻發現門還鎖著,畢竟連老師也還沒到,也不是每個人都跟圭人一樣有個是老師的爸爸,送他到學校後還能順便幫他開門。

 

  圭人抬頭看了看班牌,漂亮的毛筆字體寫著嵐,他記得是嵐班的智老師寫的,是位十分具藝術氣息的老師。

 

  眼前的孩子──嵐班的相葉雅紀突然轉過頭,似乎因為在此看到圭人而有些驚訝,都嚇出了標誌性的菱形嘴。

 

  很快地認出圭人是JUMP班的一員,雅紀換上了燦爛的笑容,「早安。」

 

04.

  就算在眾星閃耀的傑尼斯幼兒園哩,嵐班也稱得上是其中最廣為人知的班級之一。

 

  由看上去慵懶卻創下許多傳奇的智老師當班導,班上的四個孩子既可愛又機靈,在幼兒園裡是許多孩子憧憬的存在。

 

  因為圭人爸爸和嵐班關係還不錯,在圭人入園前就見過他們好幾面,他甚至收過松本潤的簽名,至今他都好好地收藏著。

 

  但說到底還是圭人的爸爸跟嵐班的大家感情好,圭人跟雅紀其實對彼此不太熟悉,他們兩個又都是怕生的孩子,一時之間找不到任何話題。

 

  雅紀是看圭人一富欲言又止的樣子才笑著拉他一起坐在門口等老師來開門,但說到下一步要幹嘛他又一下子沒了主意,不知該怎麼辦。

 

  雖然雅紀有時有點少根筋,但他從來都是貼心的孩子,他看得出來圭人正在煩惱些什麼,也看得出來對方不知道該如何講起。

 

  看著這樣的後輩雅紀都心疼了起來。

 

  「圭人今天不回JUMP班上課嗎?」雅紀在下定決心後終於小心翼翼地開口,看見圭人堅定地點了點頭,而看向他的眼神可憐兮兮的,像是某種小動物。

 

  如過自家竹馬總是被形容像柴犬的話,眼前的圭人大概就像是剛出生的幼犬吧,讓人無法放著他不管。

 

  「唔……怎樣都不想回去的話,要不要留在嵐班看看?」其實雅紀並不確定他這個邀約到底有沒有辦法兌現,但只要圭人答應,即使要他纏著智老師拼命拜託也沒有問題。

 

  「……可以嗎?」圭人怯生生地開了口,雖然聲音很小卻依然進了雅紀的耳裡。

 

  「當然可以喔!我們班的人都很好!」笑開懷的雅紀開始說起了嵐班的優點,「我最喜歡他們了!」

 

  「圭人我也最喜歡JUMP班了……。」

 

  「嗯!我們都一樣!」

 

  雅紀向歸人伸出了小姆指,示意要跟對方拉勾勾,「雖然不知道圭人為什麼不想回去,但今天嵐班一定會收留你的!」

 

  「謝謝……。」圭人終於笑了出來,雙頰上染上淡淡的紅。

 

  果然前輩人好好啊。

 

  「拉勾勾,如果說謊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針……」 

 

05.

  智老師看著面前的雅紀與他牽著的別班的小小孩,稍嫌困惑地皺起了麵包臉,他記得雅紀身旁的孩子是JUMP班的岡本圭人,但聽了雅紀的解釋後他卻更不明白為何圭人現在會在這裡了。

 

  雅紀雖然很努力地想表達要把圭人留下來的想法,但智老師卻連不上眼前的小兔子的電波。

 

  聽著有些焦急的雅紀拉著手足無措的圭人拼命地解釋,和也終於忍不住想開口幫忙了,明明智老師跟雅紀平常的天然電波最合了,怎麼關鍵時刻反而對不上,都吵到他打遊戲了。

 

  「大叔,相葉氏應該是想要讓圭人留在我們班一天啦。」頭也不抬地玩著自己本該被沒收的遊戲機,和也一語道破。

 

  「啊,這樣嗎。」看著雅紀開心又感激地衝過去想抱抱和也,卻被後者嫌棄地拍開手的日常,智老師點了點頭,「但收留別班的孩子能行嗎?」

 

  腦中閃過很多程序問題,智老師只覺得好像很麻煩,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如果不行的話,圭人不待在這裡也沒關係……。」不想給智老師添麻煩,圭人再次背起自己的小背包,準備出去流浪。

 

  雅紀見狀難過地低下了頭,如果他頭上有兔子耳朵的話大概會跟著垂下去吧。

 

  明明他答應要讓圭人留下來了,卻沒辦法做到,真的是好差勁的前輩啊。

 

  「就讓圭人留下來吧。」一直在一旁默默不語的潤突然發言了,抱著自己大大的船梨精娃娃,看著智老師眨了幾下大眼。

 

  對於看過好幾次面的圭人,潤其實還挺有好感的,他將一隻小一些的船梨精娃娃分給了圭人,看對方一臉不解卻依舊乖乖抱住娃娃,潤點了點頭。

 

  喜歡吉祥物的都不是壞人。

 

  平時最寵愛潤的和也馬上跟著幫腔:「是啊,大叔你就讓他留下來吧。」

 

  「圭人看上去好像有理由不想回去,智老師我們就讓他待著吧。」整齊地疊好自己帶來的三份報紙,翔也附和了句。 

 

  看自己的同學都如此支持自己的想法,雅紀感動地想抱抱大家,但一時之間又抱不住三個人,只能激動地晃了晃雙手。

 

  智老師看著自家四個孩子的反應,又看了看還是不知所措的圭人,雖然他私心是覺得圭人留下來也無妨,但對於別班的孩子出走的事果然還是有些奇怪。

 

  「好吧,就讓圭人留下來吧。」智老師此話一出馬上收穫一隻歡脫地跳入自己懷中的小兔子,要不是他這次反射弧有跟上還真怕接不住雅紀。

 

  「謝謝小大!」雅紀開心地蹭了蹭智老師的臉頰,惹得對方被頭髮搔得笑出了聲。

 

  看著這和諧的畫面,圭人安心了不少,自然地抱緊了懷中的船梨精。

 

06.

  智老師說他要先去處理一些事就離開了教室,像是完全不擔心留下幾個孩子會不會發生什麼突發狀況。

 

  圭人曾聽說過智老師是個十分自由的教師,基本上不太干涉自己的學生,放任他們自由發展。

 

  但他覺得眼前的光景也太自由了。

 

  明明已經到了上課時間,和也卻依舊打著電玩,而且還不是方才圭人看到他手上拿著的那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換了一款遊戲。

 

  雅紀坐在圭人旁邊,正在從自己的玩具箱裡尋找他覺得圭人會喜歡的玩具。

 

  潤剛剛叫他乖乖待著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害得圭人坐在地上都不敢移動,一不小心惹前輩生氣就不好了。

 

  看著一小段距離外乖巧地坐在課桌椅上的翔,圭人努力探著頭也看不清對方在看什麼。

 

  「小翔在看有很多漢字的書喔,很厲害的!」雅紀注意到圭人的動作,貼心地解釋了。

 

  圭人的日文並沒有很好,漢字對他來說更是無法理解地存在,他連班上同學的名字都寫不好,像藪之類地真的太難寫了,他到現在都不會。

 

  圭人對翔的尊敬程度又增添了幾分。

 

  雅紀似乎終於決定了要跟圭人玩什麼玩具,正準備開口邀他一起玩,和也卻搶先了一步。

 

  「所以,圭人今天出走是為什麼啊?」看來是手上的遊戲已經破關了,和也有些漫不經心地問了出口。

 

  方才與圭人一同坐在門口時,雅紀不太敢觸碰這個問題,但他其實也十分好奇,將自己本來想說的話吞了回去,他也跟著等待圭人的回答。

 

  「啊……。」圭人不自覺握緊了自己的衣服下襬,或許跟如此優秀的前輩說出自己的煩惱的話,能得到許多好建議。

 

  但他該從何講起呢?

 

  如果說出口,會不會被當成微不足道的無聊想法?

 

  圭人從來都不是個外向的孩子,也不擅言辭,此時急了起來更是拼湊不出完整的字句。

 

  明明都說了要自己出來闖闖,想做出些改變,卻連話都說不好。

 

  他真是個沒用的孩子。

 

  從以前開始到底說過多少次要改變,要成為對JUMP班更有貢獻的存在,但哪一次真的有成功,哪一次不是無疾而終。

 

  圭人突然有些想哭,但他不能哭泣,他早就決定了只能在JUMP班的大家面前哭。

 

  ──只有JUMP班才是他能變得軟弱的避風港。

 

  因為圭人一直沒有回話,整間教室陷入了沉默,連一直在一旁靜靜看著書的翔都注意到不尋常而轉頭看向圭人。

 

  這下子圭人更加緊張了,腦裡一大堆話卻依舊理不出頭緒。

 

  此時潤終於抱著一堆吉祥物回來了,看著大家面面相覷,又發現圭人看起來十分不安,他不滿地鼓起了包子臉。

 

  「你們是不是欺負圭人!」

 

07.

  嵐班什麼不怕,最怕的就是最年下的弟弟生氣,從班導開始就全員弟控,這樣的班級怎麼可能容得下潤不開心。

 

  以弟控出名的和也立刻出言解釋,雖然潤鼓起包子臉的樣子也是可愛得過分,但如果被討厭可就不好了,「我們只是想知道圭人是不是有什麼煩惱而已。」

 

  潤大大的眼睛又望向翔跟雅紀,兩人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最後圭人也點頭他才完全相信了幾個哥哥的話。

 

  難得班上來了一個年紀比他小的孩子,他還以為平常最疼自己的幾個哥哥哪根筋不對勁欺負人家。

 

  「圭人有什麼煩惱儘管跟我們說!」潤說著又將娃娃塞入圭人懷裡,為了跟圭人分享吉祥物的可愛他可是精心挑選了許久。

 

  「嗯……。」將頭埋進娃娃裡,圭人閉上眼睛,在心裡默默為自己打氣。

 

  他不是個自信的孩子,他經常覺得自己比不上周遭的人,但他並不是個不懂得抓住機會的人。

 

  就像是他曾緊緊抓住園長爺爺的大手一樣,任何人願意幫助他時他都不該放棄機會。

 

  即使可能不被理解,但怎麼能連說出口的勇氣都沒有呢?

 

  「圭人我……」圭人知道他一開口發出的聲音在顫抖,他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我覺得我拖累了JUMP班。」

 

  親口說出自己的不足像是在宣告自己的罪,沉重得似乎快呼吸不過來,但一旦開了頭又好像什麼都可以傾訴。

 

  他的不安、擔憂、對自己的不滿,圭人一一說了出口,他不期望如此優秀的前輩們能完全明白,或許會被念他為何總是在想這些負面的東西。

 

  但終於敢說出口是否能代表他終於踏出面對自我的第一步了?

 

  「什麼啊,原來是因為這種事啊。」

 

  和也的聲音傳入圭人的耳裡,他下意識覺得對方要開始責罵自己了,不自覺移開了目光,低下了頭。

 

  做好了低姿態的準備卻被溫暖的擁抱圍繞。

 

  雅紀跟潤一人一邊抱住了圭人,蹭了蹭他的臉頰,使他安心了許多。

 

  「懷疑自己這種事誰都會經歷的。」和也並不是圭人印象中最溫柔的前輩,但此時輕輕拍著自己的頭的手卻溫暖得令人想哭。

 

  「大家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圭人並沒有比較奇怪。」翔不知何時已經和上書走到他的身旁,「不如說努力想做出改變的圭人很厲害喔。」

 

  前輩們開始分享起剛成班時遇上的事,沒有人一開始就是耀眼的存在,遇上困難會想就此放棄、會停滯不前,但撐過去後總能看到更美的光景。

 

  他們誰都沒有提出想退班,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刻。

 

  「連那個大叔都沒有想放棄喔,明明給人的印象是最隨興的人。」和也補充了關於智老師的部分,總是被說不像老師的那人也有著自己的堅持。

 

  聽過了他們的話,圭人明白了果然閃耀的人都有著與眾不同的特質,優異得讓人懷疑自己與他們所立足的世界是否無法比擬。

 

  他也能成為這樣的存在嗎?

 

  「但到頭來這些都是我們的經驗,圭人有自己的路要走。」

 

  「圭人應該在猶豫吧,想做出一個大改變。」

 

  圭人還沒有向任何人提過一直藏在心中的那件事,他也不知道前輩是怎麼知道的,但他這次自信地開了口。

 

  他也想盡情描繪他心中的夢。

 

08.

 

  「岡本圭人!」

 

  伴隨著怒意的叫喊聲清晰地傳入嵐班的教室,前輩們看了一眼圭人,明顯不清楚現在的狀況是怎麼了,但只見圭人緊張地不知道是該藏還該逃。

 

  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是誰的聲音,也知道那人現在絕對很生氣。

 

  是圭人最最最喜歡的同學──山田涼介。

 

  「原來你躲在這裡啊。」門猛然被打開發出了不小的聲響,涼介領著其他七個孩子步入嵐班的教室,臉上還帶著令圭人顫抖的笑容。

 

  他們身後跟著的智老師看起來有些疲憊,大概是不擅長應付那麼多活潑的孩子。

 

  在圭人還楞著時,JUMP班的大家已經自動分好了工,藪光組合先一步走向嵐班前輩道謝,7組的大家圍住了自己,雄也跟大貴在一旁不知道該不該幫他,而慧已經找了個舒適的位置準備看熱鬧。

 

  今日的JUMP班依舊和諧呢。

 

  食物鏈底層的岡本圭人在心中感嘆的同時不自覺笑了出來。

 

  「你還笑,留下這種意義不明的紙條就消失了,你居然還笑得出來!」涼介將紙條舉到圭人眼前,指著上面的文字,「看都看不懂啊!」

 

  「欸,因為我日文不太好……所以用英文……」面對生氣的涼介,圭人說話越說越小聲,但他是真的沒想過大家可能會看不懂的問題。

 

  圭人知道自己真的令大家擔心了,最生氣的涼介一定在這之前很著急吧,大家真的都好關心他。

 

  他乖乖地被大家念了一遍,還被藪跟光壓著腦袋跟嵐班的大家道歉,最後才牽著涼介的手就這麼被帶回JUMP班。

 

  他真的好喜歡JUMP班。

 

  所以也該是時候下定決心了,為了JUMP班他想去一個遙遠的地方。

 

  說出口一定會被阻止吧。

 

  但他來還是會執意去做,為了他最愛的JUMP班。

 

09.

 

  願你成為夜空中最閃耀的那顆星。

 

 

END

 

 

 

給我最愛的小傻子,願你未來的每一個夢不會落空。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