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https://nijipu510.weebly.com/1230423531251633224431558303343898812305.html

 

01.晨曦 

 

睜眼所見又是一片熟悉的景色。

 

深藍色的大海。

 

而自己正向著海底不斷下沉。

 

好冷。

 

預期中的窒息感並未襲來,一點痛苦也感受不到,他只是習慣性地將雙手交

疊於自己的脖子上,僅僅放置著而未出力,手指還感受得到他頸部的脈搏。

 

  他還活著,卻仍舊靜靜地下沉,向著無光的彼岸而去。

 

  這是他所熟悉的夢境。

 

  寂靜、孤獨,僅存在他一人的夢境。

 

  這樣的夢斷斷續續出現在他的生活裡,以至於他早已不會去掙扎,只是望著遠方水面上的亮光,不做出任何反應。

 

  只是等待著夢境結束。

 

  好冷。

 

  總覺得今天的夢持續得特別長,他的下沉彷彿永遠不會結束。

 

  難不成就要這樣一睡不醒了嗎?

 

  他不禁這樣悲觀地想著,眼睛依舊直直盯著水面上的光,他距離有光的所在越來越遠了。

 

  好冷。

 

  他開始覺得累了,快要無法堅持著張開雙眼,這是他即將醒來的預兆。

 

  順應著習慣想主動閉上眼的同時,他卻看見了從未出現於他夢境中的人影正向著他而來。

 

  是誰?

 

  他還來不及看清楚那人的臉,身體的反應快於思考,手已經先一步伸出住握著對方的手,接著被拉入對方的懷抱中。

 

  好溫暖。

 

  這是他在這個夢境裡從未體會過的溫度。

 

  看向對方的臉龐,熟稔的笑顏映入他的眼簾,他不由自主地開了口。

 

  「春。」

 

 

  睜開眼,海迷迷糊糊地坐起身,環顧四周後思考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他並不在自己的房間裡,不過他一點也沒有感到驚慌,這樣的情況並不少見。

 

  因為昨晚在春的房間裡留宿了嘛。

 

  海打了哈欠,微微伸展了下筋骨,看向身旁仍熟睡著的春,想著大概是不需要特別叫醒對方,今天並沒有任何工作的預定,可以悠悠哉哉地過一天。

 

  將視線移到窗外,外頭微弱的日光顯示著現在的時間尚早,但海看著那樣晦暗不明的天空卻先想起了那伴隨他已久的夢境,那寒冷、陰暗的夢。

 

  他不知道這個夢到底想表達什麼。

 

  或許是他心中仍有過不去的坎。

 

  但這是海第一次在夢見這個夢後心情未轉為低落,甚至有些想笑。

 

  夢境的最後,居然出現的是春啊。

 

  輕輕戳了戳春的臉頰,海微微咬著下唇,令自己不至於笑出聲。

 

  連這樣的夢境都可以夢見對方,說出去的話豈不是像在宣告自己有多喜歡春。

 

  「……嗯?」

 

  春看來是比海想得來要淺眠得多,在戳了幾下後有了醒來的趨勢。

 

  窗外的景色已經變得明亮許多。

 

  天亮了。

 

  春睜開了眼,似乎還是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

 

  海只是對春扯開了微笑,如同夢裡春對他露出的笑容,燦爛而溫暖。

 

  「早安。」

 

 

END

 

 

*估計是「Don't you get it?」裡的黑道設定的沿用(?

 

02.鐵鏽味

 

舉起酒杯向面前的人點頭致意,看著對方隨後轉身離開的背影,春差點沒意識到自己臉上的笑容即將垮下,他一向不喜歡這樣的社交場合。

 

  幾分真實、幾分謊言,沒有一個人真正表露出自己的真心,更多的是互相試探,在夾縫中找尋得以從中獲利的機會。

 

  更令人厭惡的大概是自己所做的事,與在場所有人無異這點,不然他此時怎麼會站立於此?

 

  將酒杯裡剩餘的液體一飲而盡,感受著酒精的刺激流過咽喉,春注意到這場活動裡他另一位目標組織的老大落了單,他隨即準備上前搭話。

 

  卻沒有料到在他將酒杯拿給服務生時,被別人搶先了一步。

 

  是與春所屬的黑月關係良好的白月的一員──文月海。

 

  在這場宴會裡春與海的目標一致,回去也會進行資訊交換,春思考過後認為沒必要再湊上去插話,便自己站到會場的角落,打算稍微喘口氣休息下。

 

  從春選擇的位置看過去,正好能看見海的臉,與對方似乎聊得很愉快的樣子,有說有笑的。

 

  但春卻只對海臉上的笑容感到莫名生厭。

 

  明明一點都不想笑,卻因為身處於此而不得不掛上那樣的笑臉,嘴角勾起的弧度、眼裡所蘊含的笑意,無一不像是計算過的產物,完美得令人厭惡。

 

  穿梭於各種不同的人之間,用那樣的笑容套出了多少話,又撒了多少個謊?

 

  將單手伸到嘴邊,春用手指微微提起自己的嘴角,他也戴著一模一樣的假面具。

 

  真令人煩躁。

 

  向服務生又要了一杯酒,春再次一口喝完杯中物,灼熱感順著喉嚨而上,但他只是淡淡地舔了舔嘴角。

 

 

  咬上對方的嘴唇,春趁著海還未反應過來的空隙將對方推倒於床上,稍嫌粗魯地一同跌入柔軟的床的懷抱。

 

  比起親吻,更接近啃咬。

 

  換作是平常的春絕對是更傾向於溫和的吻,與對方自然地交纏,放鬆而自然的吻。

 

  但春今日並沒有那樣的餘裕,只是一股腦地想碰觸海,一想起今天對方臉上虛偽的笑就感到煩躁。

 

  想毀掉那樣的笑容。

 

  直到嘗到對方口中的鐵鏽味,春才終於停下動作,主動與海的唇分開。

 

  因為吻得過於激烈而暴躁,春不小心咬破了海的嘴角,一抹鮮紅沾染上了海的嘴唇。

 

  海對此並不是太在意,這一點小傷對於混這一行的他們並不是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事,在整理好呼吸後他只是不解的開了口,「春你今天怎麼特別著急?」

 

  春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自己沒來由的情緒似乎顯得太過幼稚。

 

  見春沒有要回答的意思,海望著對方的臉龐也跟著沉默了會,然後抹去自己嘴角未乾的血液,隨意在春的臉頰上畫出一小道血痕。

 

  緊接著再伸出雙手捧住春的臉蛋,海挺起上半身湊近了對方,在唇上留下蜻蜓點水般的吻。

 

  「那種事就算了。」海又躺回床鋪上,像是孩子惡作劇成功一般勾起淘氣的笑容,「重點是不繼續嗎?」

 

  想毀掉那樣虛偽的笑容。

 

  想守護這樣令自己心動不已的笑容。

 

  心中的煩躁似乎一掃而空,春也跟著笑了出來。

 

  他再次吻上對方的唇,輕柔而享受地,正如同往常一般。

 

  這次,口中再無任何鐵鏽味。

 

 END

 

 

03.水晶

 

『此時,逼近他的是謎樣的恐懼,究竟身為偶像的文月海會如何應對呢?』

 

  聽著旁白的解說,春喝下了一口茶,緊張地盯著電視螢幕,卻發現此時節目進了廣告,是電視節目慣用的手法,在高潮時刻突然停下,讓觀眾整顆心懸在那裡。

 

  不打算轉台,春開始吃起了配茶用的仙貝,期待著下段節目的開始。

 

  春最近頗沉迷於海經常登場的這個節目,是個會跑到世界各地神奇、並不廣為人知的地方出外景的節目,有時還可能會出現類似野外求生的環節,因為企劃十分有趣而受到各年齡層的歡迎。

 

  身為偶像團體一員的海不僅出演這類型的節目,最後還成為固定班底般的存在,這個任何人聽到都會覺得奇妙的事經常被他們拿來當梗提,但海本人很喜歡這樣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他十分適合這樣充滿挑戰性的節目。

 

  春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這個節目的忠實觀眾,如果時間允許會盡量準時收看首播,還因此被吐槽過很多次他可能比實際參與的海更認真收看。

 

  喜歡這個節目是必然的,但春也同樣喜歡著在節目裡大放異彩的海,後者是他從未說出口的理由。

 

  「啊,春你怎麼又在看了,你真的比我還喜歡這個節目吧。」

 

  被突然從身後傳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春吞下嘴裡的仙貝,回過頭所見正是與此同時映於電視畫面上的人。

 

  「海你怎麼來了?」春驚訝地看著海,他知道對方今日的行程,應該剛結束上一個工作沒多久,他原本以為今日沒有機會看到海了。

 

  「來給大家送土產啊,一直沒有時間送過來。」扯開笑容,海指了指後方的廚房,「我放在廚房的桌子上了,明天大家一起吃吧。」

 

  「然後這是我要送給春的。」舉起手上的小袋子,海將禮物遞給春,接著舉起食指底在嘴唇前,做出了噤聲動作,「不能跟那幾個小的說喔。」

 

  「謝謝,我還有另外的禮物啊。」被特別對待時說不開心絕對是假的,春接過袋子,「可以現在打開嗎?」

 

  得到海點頭的許可後,春迅速地拆開了包裝,發現裡頭放著一個小巧的吊飾,晶瑩的晶體內有著類似綠色懸浮物的物質,春一眼便認出這是被稱為綠幽靈的水晶。

 

  春曾經在書籍裡讀到過幾次這種水晶,但親眼見識卻是第一次,春舉起吊飾對著光端詳了好一會,實品真的很美。

 

  比起春印象中強調晶瑩剔透的水晶,這樣包含著部份其他物質而顯得別具特色的綠幽靈,他覺得更加新奇。

 

  「謝謝,我很喜歡。」

 

  「那就好……既然你在看電視我就不打擾你啦,我先回去吧。」

 

  海並沒有留下來與春再聊聊天什麼的,這點顯得十分異常,春覺得有些奇怪,但從海的表情中又看不出些什麼,所以他只是笑著與對方道別。

 

  可能只是收錄了一天的節目太累了吧。

 

  把玩著水晶吊飾,春將視線移回電視螢幕上,方才的驚險鏡頭已經過了,海似乎到了類似當地特色商店的地方,與節目中的搭檔瀏覽著各種商品。

 

  春突然很慶幸自己有習慣錄下節目,可以等會播放來看錯過的部分,他在重播的時段有工作,不知道那時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可是會讓他遺憾好一陣子的。

 

  『啊,這個好美。』

 

  海從一堆手工藝品中拿起了一個吊飾,春認出了那正是海送給他的綠幽靈吊飾,即使從電視螢幕上也能傳達出它的美。

 

  『文月要買下來嗎?』

 

  『嗯,想送人呢。』

 

  『難不成是給女朋友?』

 

  『才不是呢,不過……是想送給跟家人一樣的人吧。』

 

  畫面中的海偏頭一笑,露出一個稍微有些害羞的笑容。

 

  春突然明白了為何海今日如此反常,絕對是因為不想跟他一起看這一幕才會提早離開。

 

  覺得自己的耳根有些燥熱,看著手上的吊飾,春抑制不住嘴角的笑。

 

  真的是狡猾的最年長啊。

 

 

END

 

 

04.筆

 

在一個有六個孩子的家庭裡,不好好在物品上標示自己的姓名是不行的,今天可能是冰箱裡的布丁被弟弟不小心吃掉了,明天可能就是自己拿錯了妹妹的便當袋。

 

  為了避免這些不必要的麻煩,海早就習慣拿著油性筆在自己的東西上簽上姓名。

 

  只要簽上名字就像是在證明這是自己的所有物。

 

  「好啦,總算都簽完名了!」放下筆,海看著自己在拍立得上的簽名,確認沒有任何紕漏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成為偶像後有太多需要簽名的場合,不能再只是像小時候一樣單純地簽下大大的「文月海」三個字就能解決了,所以海也曾下功夫花了些時間練習。

 

  流暢地簽下「Fuduki Kai」後畫上兩筆像是海鷗的圖案,雖然可能跟其他人比起還還是樸素了些,但海自己已經足夠喜歡這個簽名,認為它有著自己的獨特性。

 

  每簽下一個名都像是在表示佔有,要賣給粉絲的每一份帶著簽名的周邊都確實經過他的手上。

 

  完成了自己份內的工作後,海收到了工作人員報告隼手上需要簽名的拍立得數量有誤的訊息,希望他能提醒一下對方,不足的部分近幾天就會寄到。

 

  早就習慣自己搭檔跟工作有關的聯絡會通過自己轉達這件事,海在宿舍找了一下人,卻找不著應該待著宿舍休息的白魔王的身影。

 

  大概是去找Gravi的人玩了吧。

 

  考慮到隼平日的習性,如此想著的海下了樓,來到Six Gravity的公用空間後,沒發現自家隊長倒是看見了正在沙發上小憩的春。

 

  海觀察了下對方,確認春似乎是真的睡得很熟,他蹲到了沙發前,拿出剛剛簽完名後隨手放進口袋裡的油性筆。

 

  拔下筆蓋,油性筆較具刺激性的味道傳來,但海只是繼續笑著在春的手臂上簽下姓名。

 

  流暢地簽下「Fuduki Kai」,與方才簽在任一張拍立得上的字無異,但最後海將小海鷗換成了兩顆愛心,稍微變動了一些小細節。

 

  如果是春的話會發現的吧。

 

  看了一眼自己在春手臂上留下的傑作,海起身繼續尋找隼的蹤影。

 

  不知道春醒來後看到的反應會是什麼樣子呢?

 

 

END

 

 

 

05.桌曆

 

即使會使用手帳來記錄生活、工作上的代辦事項,春還是習慣會在書桌上擺著桌曆,如此一來就能一次看清這一個月所有的行程。

 

  手帳中除了寫上那日要做些什麼,還會順便寫下許多需要注意的事或當下突然閃過腦中的想法,久而久之本子上就充滿了密密麻麻的字,自一句拼奏出春生活的點點滴滴。

 

  但桌曆就不同了,春並不會將一切都鉅細靡遺地寫下,幾乎都是綱要式的記錄。

 

  沒有細節卻能讓人一目瞭然,這是春覺得桌曆最大的優點。

 

  將目光移到寫著今天日期那格,春發現了上頭多了不屬於自己的字跡,估計是不久前才加上去,不然他不可能到現在才發現。

 

  春一眼便能認出那是誰寫下的字,但他還是反覆看了幾次,不禁默默勾起嘴角。

 

  「春,你準備好了嗎?該出發了喔。」雖然房間的門是敞開著的,海還是禮貌性地敲了敲門板,將不知道書桌前看著什麼的春的注意力喚回。

 

  抬眸,穿著一伸白西裝的海映入春的眼中,他點了點頭,「走吧,我們可不能遲到呢。」

 

  離開房間前春看了一眼桌曆,笑著關上了房門。

 

  桌曆上今日的格子裡寫著「Wedding Day」,旁邊另一個深藍色的字跡寫下了「with Kai」,跟一個大大的笑臉。

 

  今天是他們結婚的日子。

 

 

END

 

 

 

06.奶茶

 

「來,兩杯珍珠奶茶,感謝您這次的光臨,歡迎下次再來。」

 

從親切的店員手上接過兩杯飲料,海回過頭向春露出燦爛的笑容,「終於買到了,人好多喔。」

 

  最近珍珠奶茶在日本掀起一陣流行,春跟海上節目時也不免俗地被要求品嘗看看,介紹一下最近年輕人之間爆紅的店家。

 

  確認過對準他們拍攝的鏡頭,春跟海各喝了一口手中的珍珠奶茶,因為這正巧是他們第一次喝這樣的飲品,節目方希望他們能說出真實的想法。

 

  先嚐到的是偏甜的奶茶,接著是黑糖味的珍珠,有嚼勁的珍珠與奶茶的結合彷彿有著讓人上癮的魔力,很容易讓人不知不覺中一口接著一口地喝下去。

 

  春跟海老練地對著鏡頭說出了各自的心得,過程中也不忘互拋梗互動,很順利地完成了這一部份地拍攝,進入了中場休息的時間。

 

  工作人員讓他們保留了手上的珍珠奶茶,也算是在這樣炎熱的天氣拍攝外景節目的慰問品。

 

  回到藝人休息的位置上,海突發奇想地拿出了手機,打開相機將自拍鏡頭對準了自己跟春,「我們來跟珍珠奶茶自拍一張吧。」

 

  「海你怎麼那麼突然。」雖然嘴上這麼說,春卻在第一時間擺好了姿勢。

 

  平時可靠的參謀組在想胡鬧的時候也是意外地合拍。

 

  將吸管微微抵上嘴唇,再拿出平日拍攝雜誌時的氣勢,向鏡頭展現出帥氣的眼神。

 

  一張參謀組拿著珍珠奶茶,卻自拍出男模氣質的照片就這麼完成了。

 

  「不愧是春,真懂我在想什麼。」檢視著照片,海忍不住笑出聲,「要不要上傳推特呢?」

 

  「然後打個公費約會的標籤?」春自然地接下了話,想故作鎮靜卻壓不下自己上揚的嘴角。

 

  結果就是兩人互看一眼後突然爆笑,還引來了工作人員的關注。

 

  照片自然是不可能上傳,未經過允許先透露尚未播出的節目內容是大忌,但參謀組的今日依然過得十分愉快。

 

 

END手練筆百題 03.水晶 (春海)

手練筆百題 03.水晶 (春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