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鴉生日後夜祭!

 

 

 

 

  「海,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海轉頭看向沒來由地突然說出這句話的春,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他們的戀情是無法公開於世人面前的秘密,在演藝圈打滾了這麼年,早就體會到這個圈子實際上並不如表面上的光鮮亮麗,他們不可能什麼都沒學到,也不可能不受影響。

 

  前一天還在節目上互相吐槽、關係良好的藝人朋友,可能在今天就被媒體爆出醜聞,從此成了不能再提到的對象。

 

  是為了自己,也為了自己所屬的團體,這樣的無情是無可避免的。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他們選擇戀愛已經是十分危險的決定,為求謹慎甚至連身旁的團員都隱瞞著,如果發生任何事可以讓所愛的團員們將關係斷得乾乾淨淨。

 

  這是一場打從開始就不被任何人祝福的愛情。

 

  「為什麼突然……」

 

  「只要回答我就好了。」

 

  春很少會打斷別人的話,對方一向都是個有耐心的傾聽者,這使得海心中的疑惑加重了,但看著春認真的神情,他緩緩開口,「……我願意。」

 

  法律上不會承認他們的婚姻關係。

 

  眾人可能無法接受這段戀情。

 

  即使他們自己結婚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海明白。

 

  但如果有機會的話,如果真的可以任性一次的話,海希望能跟眼前的人立下永恆的誓言。

 

  在聽到海的回答的同時春露出微笑,是如同平日的溫和神情,「我也願意。」

 

  驀地站起身,春對海伸出了邀請的手。

 

  望向那雙堅定的翠綠雙眸,海握住了春的手。

 

 

  想不想談一場連神都不會予以祝福的戀愛?

 

 

  等春跟海抵達目的地時天色已經晚了,他們已經在人煙罕至的森林裡走了好一陣子。

 

  春一路上都沒有透露究竟要去哪裡,海也只好壓下想要詢問些什麼的念頭,默默地跟在對方身後。

 

  僅剩手機的手電筒照亮、幾近無光的森林與沉默的氛圍,造就了陰森的氛圍。

 

  最後他們到了一座教堂前。

 

  外牆有著斑駁不堪的痕跡,原本應該莊嚴而美的彩繪玻璃被打破了好幾片,看上去早已無人會前往禱告,是座被廢棄的教堂。

 

  「進去吧。」牽起海的手,春領著對方走向教堂大門,門上的鎖已經鏽蝕不堪,在他推門的同時脆弱地崩解。

 

  鎖落地時發出了沉重的聲響。

 

  教堂內部如預期一般殘破,雖然裡頭的擺設應該沒有遭人破壞,仍舊擺放得十分整齊,但桌椅看上去已經被腐蝕,蒙上一層厚厚的灰。

 

  而盡頭牆上的十字架在年久未經保養的情況下微微向左傾斜。

 

  月光透進了教堂,增添了一分異樣的美感卻依舊無法掩蓋淒涼的事實。

 

  「這裡是個被世人所遺棄的地方。」春並沒有看向海,以至於在夜色的阻礙下海看不清楚對方的神情。

 

  「即使這是一段不被神祝福的戀情,你也願意與我前行,面對未來的一切嗎?」放開原本牽著海的手,春面對著海,臉上不帶一絲笑容。

 

  伸出手捧住春的臉,海將額頭靠上對方的額頭,他閉上了眼,「我願意。」

 

  下一刻,唇貼上了唇。

 

 

  只要身旁有你,我願意。

 

 

 

END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