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特別設定時間點,就是睡在一起了(X

 

 

  白岩睜開了眼。

  在醒來的瞬間腦袋過分清醒,以致於在他好不容易看清楚鬧鐘上的時間時有些驚訝,距離他上床的時間只過了兩小時不到。

  天還未亮,但白岩卻怎麼樣也無法再次進入夢鄉,他這幾天總是睡不好。

  明明因為練習而疲憊不堪,理應能倒頭就睡,白岩閉上雙眼後卻總是發現自己毫無睡意,腦子裡亂糟糟的,無法安穩入眠。

  今夜亦是如此,好不容易睡著卻在短時間內醒來,白岩想著自己大概又失眠了,便放棄似地不再嘗試閉眼入睡,他對著天花板眨了眨眼。

  好安靜。

  其他人的呼吸聲夾雜著幾句聽不清的夢話是空間裡最大的聲響,白岩聽著自己的呼吸聲,心情無法平靜,每晚困擾著他的一切又悄悄浮現腦海。

  那是白岩自己也說不清的情緒混合體。

  不安、焦躁、擔憂,負面的情緒總是會在夜深人靜之時湧上,互相交織成細密的網,令人無處可逃。

  白岩對舞台有著自己的執著,即使他不是個喜好將情緒表現於外的人,在鏡頭前他似乎顯得相對冷靜,能將一切處之淡然。

  但就算能讓別人這樣認為,他終究還是騙不了自己。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白岩心中的焦慮也逐漸擴大。

  在一群有能力的人之中,白岩自認不會是最突出的那位,縱使努力表現也無法確定達到的成效好壞,有時難免會覺得有些無力。

  他不是沒有被說過是不是該轉換條跑道,找份普通的工作安穩度日。

  所有現實的話語白岩都有聽在耳裡,但他始終不想放棄。

  他還不想放棄。

  發覺自己的思路似乎使情緒的波動過大,白岩深呼吸了幾次讓自己冷靜下來,試著將思維清空。

  雖然強制讓自己什麼都不想,但這依然無法改變白岩毫無睏意的事實,他翻過身,正好看見睡在自己身邊的本田的睡顏。

  平穩的呼吸聲顯示對方好好地進入了夢鄉,令白岩不禁有些羨慕,突然因此起了惡作劇心的他伸手戳了戳本田的臉頰。

  似乎有感覺自己被碰觸的本田左右動了動頭,但依舊沒有醒來。

  在這樣的半夜吵醒好友並非白岩所希望的,所以他只是又默默收回了手。

  盯著本田的側顏看了一會,白岩覺得自己的心情達到了今晚最平靜的一刻。

  對方僅僅是存在就能讓他感到安心。

  或許是一時衝動,又或許是熬夜至此終於令他腦袋不清楚了,白岩爬出自己的被窩,他輕輕將頭靠上本田的胸口,用一種有些彆扭的姿勢重新躺好。

  規律的心跳聲傳入耳裡,白岩閉上了雙眼。

  本田心臟跳動的聲音為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感,睡意終於一點點地湧現。

  將本田是否會因此醒來跟早上該怎麼跟其他人解釋睡姿的問題拋到腦後,白岩專注在耳旁的聲響,感覺意識正一點點被抽離。

  反正只要跟對方在一起就什麼都能解決吧。

  最後他意識不太清楚地如此想著。

  晚安,やすくん。


END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