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心大起的ruki vs 絕對吵不醒的本田兄貴,どっち?

*同居甜甜設定(

 

 

 

 

  今天的本田康祐又在躺上床後五秒內睡著了。

 

  戳了戳本田的臉頰,白岩思考著自己就這麼繼續增加力道是不是也吵不醒對方,他真的不懂為什麼對方能睡得那麼沉,好像不管做什麼都沒辦法將本田從夢鄉中拉出。

 

  雖然早在幾次的合宿機會中體會到本田入睡的速度之快,以及難叫醒的程度之高,但白岩當時都認為那一定多少受到了練習的影響,本田投注了那麼多心力必定很疲憊,所以他十分諒解。

 

  看著一上床便在幾秒內入眠的本田,白岩當時還會小聲地向對方說聲辛苦了,接著替本田拉好被子什麼的。早上因為本田實在太難叫醒,他可能還會早一點爬起來千方百計地弄醒對方。

 

  那時的白岩認為這都是對本田的辛勞的體恤,從來沒有想過要抱怨些什麼。

 

  但現在的情形不同了,同居之後白岩深刻地體會到本田的睡眠習慣根本是與生俱來的,不管累不累都能睡得一樣快、一樣沉,害得他每天早上都多了一項工作。

 

  天知道本田康祐為什麼是個那麼難叫醒的男人。

 

  想著想著白岩收回了自己大力戳進本田臉頰肉裡的手指,換成用雙手拉長了對方的臉頰,幫對方搞了幾張滑稽的鬼臉後,他才笑著鬆開了手。

 

  雖然知道本田不可能因為他這些舉動而清醒,白岩還是補償性地揉了揉本田被他捏到微微發紅的臉頰。

 

  「不知道明天やすくん的臉會不會腫?」

 

  白岩小聲嘀咕著,他揉著揉著覺得手感還不錯,開始懷疑起本田最近是不是又胖了些,不過還在帥氣範圍內所以他並不打算說出口。

 

  將自己對於本田的小小怨氣發洩完畢後,白岩無奈地發現自己原本就不多的睡意似乎在這樣玩一玩之後銳減,不由得羨慕起了本田沾床即睡的能力。

 

  白岩下意識去拿了床頭櫃上的手機,卻在滑開解鎖畫面時想起了睡前用3C產品好像會更睡不著,沒有熬夜打算的他只好又默默將手機放回原位。

 

  陷入無事可做狀態的白岩只好觀察起了本田,對方睡得一如往常地安穩,經常被評論很吵的呼吸聲也通常運轉。

 

  盯著對方臉看的同時,白岩又興起了做點平常不會做的事的衝動,包括捏臉頰在內他已經做了很多沒做過的事,看來他今晚真的是太無聊了。

 

  白岩俯下身親吻了下本田的喉結,接著轉移陣地到了下巴,每一個吻都有如蜻蜓點水,連用力戳都沒反應的本田大概不可能因此有感覺吧。

 

  如果是公主的話,會不會因為自己的吻而醒來呢?

 

  或許是受到王子人設的影響過深,當白岩將視線移到本田的嘴唇時,腦裡突然浮現了這麼一句話,他不禁因為被自己逗笑而勾起嘴角,什麼時候開始他的思考也這麼童話了。

 

  而且再怎麼說也不應該把塊頭這麼大的男人看成公主吧。

 

  一邊在心裡默默吐槽著自己,白岩繼續在本田的唇上留下一吻,如同前兩個吻一般輕柔,在短暫接觸後便拉開了距離。

 

  本田的雙眼仍緊閉著,一點也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當然白岩也沒有抱著本田會因此醒來的夢幻期待,他只想伸出手試著捏住本田的鼻子,雖然依他豐富的經驗可推知,就算做到這份上大概也弄不醒本田。

  

  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感知到了些什麼,原本睡得安安分分的本田突然有了動作,靠近白岩的那隻手似乎想抱住些什麼,最後輕輕地環住了他的腰。

 

  見狀,白岩笑了笑,伸手按掉了床頭燈的開關。

 

  白岩將本田的手移開了些,好讓他能順利縮回被窩裡。基於小小的私心,他最後還是躺在對方的手臂上,是比平常睡覺還要更近的距離。

 

  雖然本田的手臂跟枕頭比起來實在算不上好躺,但白岩對此還算滿意,他默默又往本田的懷裡縮了縮。

 

  當不成公主,但做個騎士還算可以吧?

 

  這樣的距離莫名給了白岩一種受保護的感覺,接續了先前的童話設定,他將本田安上了一個新的職位。

 

  終於找到一個最舒適的睡姿後,白岩打了個哈欠,接著閉上了雙眼。

 

  趕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叫やすくん起床呢。

 

 

 

End

 

 

 

*有種本田好像蠻幸福的,但其實他又什麼都不知道好像蠻難過的,這樣複雜的想法(??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