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個人興趣

*姑且都是台灣人,但髮色眸色就隨我開心了(?

 

 

 

  如果說他是看著那個人的背影長大的或許也不為過,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註定了他一輩子只能走在那人身後的命運。

 

  小時候的事他早就記不清了,只是從身旁大人嘴裡的轉述得知了許多事。

 

  例如他總是喜歡跟在那人身後,邁著小小的步伐不願跟丟;例如他總是在找不到那人時嚎啕大哭,是內向的他少數會哭鬧的時刻。

 

  在別人口中所敘述的他一直都是個黏人的孩子。

 

  「你回來啦,媽準備了點心喔。」

 

  「嗯。」

 

  他關上了門,在微微點頭的同時並沒有看向開口的對方,他不用確認也知道那人臉上一定正掛著笑容,那是不分對象,對誰都會展露的友善微笑。

 

  即使面對的人是像他這樣陰沉的人也一樣,那過分耀眼的笑容永遠不會缺席。

 

  「來,是巧克力蛋糕喔,吃完再去寫功課吧。」

 

  「媽晚點才會回來,我今天要出門一下,你要乖乖待在家裡喔。」

 

  「啊,就算功課做完了也不可以看電視看太久喔。」

 

  在接過蛋糕的同時,對方一口氣說了太多的提醒,他從來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過多的善意,所以他只是靜靜地點了點頭,依然把視線放在朝著地板的方向。

 

  「你的話還是一樣少欸。」

 

  那人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髮,他印象中對方一直都有這樣的習慣,一直都把他當成孩子看待,直到他們之間的身高差已經縮到只剩幾公分也沒有改變。

 

  「那我出門啦,拜拜。」

 

  「嗯。」

 

  伴隨著大門關上的聲音,滿屋子的活潑氣息也跟著消散,世界突然靜了下來,只剩他的室內甚至有些死寂。

 

  這樣的安靜是他所習慣的。

 

  他拿起叉子,慢條斯理地吃起了蛋糕,他稱不上有多喜歡甜食,但他的母親總愛準備蛋糕這類的食物作為下午的點心,大概是因為那人特別偏愛這些甜滋滋的食物吧。

 

  因為他給人的印象還是當年那個孩子,無法自立,什麼事都愛模仿那個惹人喜愛的存在,所以母親才會一直認為他們有著相同的口味,也應該從來都不知道他有時甚至會對這樣的甜膩感到反胃。

 

  他從來都不敢開口。

 

  他不敢說出比起甜食,他更偏愛對他家人而言有些油膩而不常吃的炸物。

 

  他不敢說出待在這個家庭的每一刻都令他感到沉重的壓力,他實在太過格格不入。

 

  他不敢說出他討厭那人的存在,太過完美的背影早就不是他想追上的目標,是壓在身上令人無法喘氣的負擔。

 

  他不敢說出他討厭著他的親哥哥。

 

 

  我討厭你。

 

 

  『弟弟是比較內向一點,在學校也是哥哥表現比較好,不過弟弟至少很乖啦……』

 

  『說了多少次跟親戚講話的時候要帶點笑容,你怎麼就是學不會啊,像你哥哥就做得多好……』

 

  『明明你們兩兄弟我都教過,但還是哥哥機靈一些啊……』

 

  『你跟你哥哥像的地方只有那雙眼睛了吧?怎麼其他一點都不像啊……』

 

  諸如此類的話語他聽過太多太多了,不管是他的父母或師長,不論是無心或刻意,他們都時不時拿他跟他哥哥比較,不斷試著將他們的身影重疊,而在發現怎麼都兜不起來時出聲抱怨。

 

  天知道他有多討厭被這樣比較,他不懂大人為何總想把他壓入那個為他哥哥打造的模具中,彷彿可以為他截長補短,填補他們兄弟間極大的差異。

 

  他跟他哥哥從來都不相同,他的哥哥優異到令他無地自容,即使在許多年前,自家兄長的傑出曾是他的驕傲。

 

  如果要描繪一個完美的人類,他會這樣描述:有著出色的外貌,閃著耀眼光芒的雙眸,姣好的面容在勾起笑容的同時能撩撥他人的心弦。有著聰慧的腦袋,各項能力突出,不論在任何場合都能應對自如,彷彿天生的王者。

 

  滿足所有元素拼湊而成的,正是他那完美的哥哥。

 

  他曾不止一次想著,如果他哥哥在私底下個性有著什麼瑕疵就好了,他是那樣的卑鄙而無力,自己哥哥的個性有多好他能不知道嗎?

 

  是啊,他能不知道嗎?

 

  從小只有他哥哥會伸出同樣稚嫩的手,抓著縮在角落不敢跟其他人交談的他,從陰暗之處走往光的所在,是他成長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盞明燈。

 

  也只有哥哥總是用笑臉面對著他,在身旁的人都因為他的成長速度比不上哥哥時,是唯一一個會給他一個擁抱,說著他永遠是最棒的弟弟的人。

 

  回憶起來,每一則記憶片段只要有哥哥的存在,都像是被加上了特別的處理,染上了溫暖的溫度。

 

  好喜歡、好喜歡,他曾經是哥哥的小跟班,到哪裡都黏著對方。

 

  但當心中的情緒與外界壓力混雜時,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情緒漸在心裡萌芽,不知何時扎下根的種子總使他內心隱隱作痛。

 

  當哥哥拿回第一名的獎狀時,看著對方燦爛的笑容,他只是一如往常地露出僵硬的笑容,決定回去要將書包裡那張寫著進步獎的紙張撕毀。

 

  好痛。

 

  當導師訪談不知道第幾次談論至他哥哥的優秀,同時不知道多少次用含糊的字眼帶過關於他的部分時,他只是默默咬住了下唇,想著至少他還有一個令人驕傲的哥哥。

 

  好痛。

 

  不自覺咬破的嘴唇滲出了血,舔去後留在口中的是不討人喜歡的鐵鏽味。

 

  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無止盡的自卑以及醜惡的忌妒,小小的芽終究長成了占據整個心房的黑暗,他再也無法視自家哥哥為自己的榮耀。

 

  取而代之的是更不堪入目的情緒。

 

  他甩開了哥哥溫柔的手,獨自走向沒有光的彼岸。

 

 

  我恨你。

 

 

  他並沒有在假日還維持正常作息的習慣,他喜歡熬到深夜沉沉睡去,隔日睡到近中午的時刻,省略掉早餐──可以少見他哥哥一面,住在同一個屋簷底下碰面的機會實在太多了。

 

  曾經他的母親會訓斥這樣的行為,但面對他毫無波瀾的眼神,她似乎選擇了放棄與縱容。

 

  慢吞吞地下了床,他簡單地進行了梳洗,最後揉了揉自己壓得亂翹的頭髮。

 

  他不像哥哥遺傳了母親的棕髮,他頂著一頭早上起床十分難整理的黑髮,某種意義上或許與他陰沉的性格相配。

 

  他跟他哥哥外貌上的相似性並不高,唯一相像的部分只有那雙橄欖石般的雙眸,只有在這一部份並沒有偏袒,給了他們同樣漂亮的雙眼。

 

  就像是真正的寶石一樣,很多人這樣稱讚著。

 

  他自認長相平庸,跟自己的哥哥比起來是毫不起眼的類型,臉上那雙寶石般的眼睛是他最厭惡的存在。

 

  他受夠了所有人在見到他們相似的雙眸後,眼神不斷在兩人之間游移,無聲地表示疑惑,最後在得知是兄弟後對他投以憐憫的眼神。

 

  那樣的視線令他不自在,他選擇用一切方法遮掩,過長的瀏海無法給人什麼好印象,但他並不在意。

 

  隨意地抓了抓頭髮,瀏海有些扎眼但也早就習慣了,他走出房門,正好碰上了睡在對門房間的哥哥。

 

  他的哥哥自然不可能跟他一樣到中午才起床,對方走出房間時明顯是打扮過後要出門的模樣,連頭髮都特別打理過。

 

  他認為自己的視線只在對方身上多停留了一秒,但哥哥顯然注意到了,燦爛的笑又在那張臉上綻放,「怎麼樣,我這樣穿好看嗎?」

 

  面對預料之外的問題,他一時之間有些語塞,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沒有看向那雙漂亮的眼睛。

 

  「太好了,今天我要去約會,這點要跟媽保密喔。」哥哥伸出食指抵在自己的唇前,是有些俏皮的動作。

 

  但對方說出的話只是讓他忍不住身體一僵,他低垂的頭並沒有要抬起的趨勢,於是感受到熟悉的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那我出門啦。」

 

  他看向哥哥離去的背影,不自覺又咬住了下唇。

 

  像他哥哥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沒有交往的對象呢?他都明白,但這並不代表在知悉的同時他不會心痛。

 

  他好討厭他哥哥,永遠是那樣的完美,令他只能躲在自卑的小角落。

 

  他好恨他哥哥,永遠都佔據了他的心房,令他無法自拔地萌生出了不該有的情緒。

 

  他閉上了雙眼。

 

 

  我討厭你。

 

  我喜歡你。

 

  我恨你。

 

  我愛你。

 

 

 

TBC

 

 

 

廢言:

每一句討厭跟恨都是同時對自己跟哥哥說的,但喜歡跟愛從來都只向著哥哥

我就喜歡這樣自卑又複雜的人(

這估計是系列作(?)因為我體會到我無法寫連載了,快樂寫相關就寫,這樣比較適合我ww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