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Love or Hate

*隨心所欲系列

 

 

 

  我將眼中所見的所有人事物分成了兩類。

 

  有趣的、無趣的,幾近傲慢地將一切分類。

 

  乖乖扮演聽話的學生,端正地坐在座位上抄著筆記,時不時回應老師的問題,這樣的自己──無趣。

 

  講台上一面解說一面寫著板書的老師,聽說已經是個資深的教師了,但台下的學生大半都沒有專心在聽,他眼中帶著難掩的失落。

 

  無趣。

 

  鄰座那陰沉的同學,似乎從開學至今還沒跟他說過話。我不著痕跡地偷瞄了一眼,低垂著頭的對方看上去是一如往常地沉默。

 

  嗯,無趣。

 

  我眼中所見的世界充斥著無趣的事物。

 

  「你上來回答一下問題吧。」

 

  「好。」

 

  在與老師對上眼神的瞬間就被點名了,掛上假笑,我走上台開始寫起算式,照著應有的步驟解題。

 

  簡直無聊透頂。

 

 

  我所追尋的「有趣」是否存在,是我最懷疑的事。

 

  

  說來我也記不清究竟是從何時開始有了自覺,體認到自己似乎有那裡「不正常」,然後自然地戴上「正常」的假面。

 

  我並沒有什麼悲慘的童年,既沒有被父母虐待,也從未被任何同儕欺負,只是平凡又健康地成長著,真的要提的話,我認為我的父母甚至有些寵溺身為獨子的我。

 

  同時,我也不是某方面的天才,因為眼界與別人位處不同的高度而逐漸養成偏差的個性,各方面我都只能維持在中上水平,只是隨處可見的普通人罷了。

 

  跟我曾經閱讀過的故事中的角色都不一樣,導致自身思維與常人不同的原因似乎沒有任何解答,既不是出於陰影也不是出自孤獨。

 

  更像是與生俱來的性格中就缺少了些什麼,這導致了我早已放棄去辯駁些什麼,人多多少少都會有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吧,即使隱約覺得這樣絕對是異常也無妨。

 

  這樣的不同並不會讓我把自身定義為有趣,相反的,為了迎合這個世界而假裝正常的我是最無趣的。

 

  明明是最無趣的存在,卻渴望尋找到有趣的事物。

 

  多麼諷刺。

 

  偶爾,我也會因為自身的矛盾而不禁失笑出聲。

 

 

  但「有趣」已經成為我的人生意義,我仍然在追尋。

 

 

  「那待會見啦。」向原本還聊著天的同學揮了揮手,對方社團還有事必須先離開了,我看向腕上的手錶,距離午休開始還有一段時間。

 

  要扮演好一個普通人,跟人之間的距離必須掌握得當,不過分踏足對方的領域,卻又能適時說出他想聽的話,如此一來自然而然能在一個圈子裡混得不錯。

 

  論察言觀色,我從來都認為自己是個行家。

 

  但負數加上負數仍不會改變非正數的事實,同理當無趣的人碰上無趣的人並不會改變其本質,如果他們哪天能如負數相乘的結果,我才會有點興趣吧。

 

  即使擅長應對也沒有長時間跟他們待在一起的想法,這使得我經常挑空跑到校園的角落一個人待著,什麼也不做,只是單純地放空。

 

  今日我如平常的習慣來到了主校舍後方的偏僻角落,但與之前不同,竟然有人先佔據了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清靜之地。

 

  那人正蹲在地上埋頭不知道在幹嘛,似乎也沒有注意到有人正在附近,我向前多走了幾步,對方仍然沒有發現我,看來真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了。

 

  當距離一點點縮短,那人的身影逐漸得以辨認,一頭黑髮在綠色的植物堆中還算顯眼,正是我那尚未搭話過的陰沉鄰座。

 

  這人到底為什麼要獨自待在這種偏僻角落?

 

  談不上是對他起了好奇心,單純只是不想見到有人破壞這樣寧靜的場所罷了。

 

  「啊。」在刻意放輕了腳步的情況下,我還是不小心踩到了草叢堆中的樹枝,雖然是輕微的聲響,但在此處這樣相對安靜的校園小角,已經足夠引來注目。

 

  他突然抬起頭,過長的瀏海遮擋了部分的眼睛,但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對方的雙眸是漂亮的綠色,就像寶石一樣。

 

  「你好啊,你一個人在做些什麼呢?」面對他有些驚訝的眼神,我熟練地掛上微笑,主動釋出善意。

 

  「……沒什麼。」他猛然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連看向我第二眼都沒有,自顧自地離開了現場。

 

  我臉上的笑容是經過長久計算後的結果,基本上所有人都覺得那是張真誠的面容,所以不予理會的人大概是真的跟我毫無交流意願了。

 

  也罷,我也沒有跟那樣的人打好關係的念頭。

 

  就近觀察了下他剛剛所待的位置,看來他應該是在整理、照顧那些植物吧,雖然我對此毫無研究也能看出這一帶的植物被照料得不錯。

 

  陰沉的高個子興趣是園藝?

 

  這樣的組合多少令人感到有些不協調,腦中閃過了那雙應該會被許多人稱讚的綠色雙眸,的確是充滿衝突感的搭配。

 

  但這樣離有趣實在還有一大段距離,不用多少天這個事件就會消失在我的腦海中了吧。

 

  瞄了眼時間,差不多到了該回教室的時候了,我轉身離開。

 

  沒休息到真是可惜啊。

 

 

  我仍在追尋那令人嚮往的存在。

  若是發現──

 

 

  在人群中再度發現那一頭黑髮純粹是出於巧合,我只是普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沒想到卻碰上了那位鄰座。

 

  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在路旁,似乎正注視著前方。

 

  思索著此時向這位同學打招呼是否符合普通人的作為,我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

 

  視線延伸之處站著一對男女,棕髮的男性與身旁嬌小的女性有說有笑,從氣氛看來應該是對情侶吧,這樣街上隨處可見的組合究竟有什麼值得注目的點?

 

  棕髮的男性微微向我的方向轉過來了些,清秀的面容的確能算是出色,但最具特色的果然還是那對綠色的雙眼吧。

 

  要形容的話,就有如橄欖石一樣漂亮,似乎在哪裡也看過。

 

  這世界上好看的人還是挺多的,那對情侶並不特別,嗯,果然還是無趣。

 

  我的目光再次放回鄰座身上。

 

  正好,一陣風吹來。

 

  從被風吹開的瀏海下,我看見了一雙與方才所見同樣美麗的雙眸,不,甚至更加奪目。

 

  即使從我的角度無法看見原貌,我也能看見那眼眸中所蘊含的情緒,悲傷、憤怒、無奈,負面的情緒交織成了眼中耀眼的光芒。

 

  但在那之前,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是顯而易見的──愛情。

 

  我感受到我的手正微微顫抖著。

 

  找到了。

 

  我所找尋的「有趣」。

 

  若是發現必要占為己有。

 

  我終於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

 

 

 

TBC

 

 

 

廢言:

又是一個奇怪的角色(誰想的

總之這個系列就是讓我自由奔放的發揮,最後看我要怎麼收尾(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