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巧克力惹的禍。

 

  本田發誓一開始真的只是想跟白岩分享巧克力而已,作為情人節的回禮他準備了一盒酒心巧克力,想要在兩人獨處時共享。

 

  只是白岩不知究竟是有意或無意,在咬開酒心巧克力的同時十分笨拙地讓裏頭的夾心流了出來,沾染在嘴邊,甚至即將流向下巴。

 

  雖然白岩立刻伸出了舌頭想舔掉臉上的糖漿,但在看不見自己到底沾到哪些地方的情況下,他充其量只是舔過嘴唇附近的肌膚,當舌尖輕輕掃過他嘴角的痣時,本田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似乎是注意到本田喉結的上下起伏,白岩緊接著將手上另一半的巧克力放入口中,在舔淨手指上的巧克力時還發出了些微的聲響。

 

  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這樣的行為看上去大概會像個吃相不佳的孩子,只是吃個巧克力也能將自己弄成花臉。

 

  但或許是因為燈光、情人節的氣氛,又或者是更單純的原因──在本田康祐面前的人是白岩瑠姫,本田非但不覺得對方看上去有任何一絲的滑稽,反倒是格外地色情。

 

  當白岩再次拿起盒中的巧克力作勢餵入他嘴裡時,本田確信了對方的行為完全出於故意,平時閃閃發光的王子殿下化身成了狡猾的貓,輕輕撓著他的心房。

 

  面對白岩百分之百是在邀請的動作,本田的回應不帶猶豫,他一口含下對方手上的巧克力,同時輕咬了下那纖細的指尖。

 

  酒心巧克力的外層偏苦,但咬開後混合著酒精的糖漿中和了原本的苦澀,混合成了餘韻無窮的甜膩。

 

  如果正常品嘗的話大概能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吧,但本田眼前嘴角含笑的人並不打算留給他這樣的空間,他舔了舔自己越發乾燥的嘴唇。

 

  「這樣很有趣?」

 

  「……やす不喜歡嗎?」

 

  本田沒有回答,只是湊上去舔吻對方的下巴,他再次嘗到了那帶酒味的甜,接著來到了還在竊笑的唇。

 

  本田康祐大概永遠都拿白岩瑠姫沒轍。

 

  吻上對方的唇時先感受到的是淡淡的酒味,不過這點酒精完全不足以使他們昏頭,頂多是增添了一分滋味。

 

  白岩今日比以往主動得多,在舌尖主動伸出去交纏時環住了本田的脖頸,本田只好順應著加深了這個吻。

 

  「不去床上嗎?」

 

  分開時白岩略顯無辜地眨了眨眼,環住本田的手並未鬆開,語氣刻意染上了些撒嬌的意味。

 

  一切都是巧克力惹的禍。

 

 

 

END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