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給了三個tag:晴天、冰、情侶

*大概可能也許同居了

 

 

 

  炎熱的夏天總使人心煩,陽光灑在身上時並無冬天時的溫暖,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煩躁的灼熱。

 

  白岩用手搧了搧風,當然他也知道這樣的行為毫無助益,但還是忍不住重覆著這樣的動作。

 

  好熱。

 

  發現家裡只剩最後一支冰棒的時機非常糟糕,光是看著窗外的太陽就能想像到外頭的溫度,自然是誰也不想離開冷氣房,白岩跟鶴房在冰箱前沉默地對視了一兩秒。

 

  「剪刀石頭布!」

 

  要解決問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如此樸實無華的遊戲,白岩瞄了眼自己正搧著風的手,就是因為出了布才讓他要在這種天氣出門。

 

  其實到樓下對街的超商買冰不用走上多少路,只是在大太陽下等紅綠燈實在太難熬,他甚至開始有了燈號的變換比平常還久的錯覺。

 

  不過最令白岩感到怨念的果然還是鶴房在贏了之後,持續比著剪刀手對他露出得意的笑容,還不忘邊從冰箱裡拿出冰棒準備享用,邊催促著白岩趕緊出門買冰這件事。

 

  那一瞬間白岩都覺得他的年下戀人一點都不可愛了,果然男人都是在追到手後就不知道什麼叫體貼了。

 

  身為年長鶴房三歲的成熟男友,白岩自然是一點也不介意為對方出來買冰,但因為鶴房那落井下石的表情,他在這段路途上大概已經想好了十幾種報復的方法。

 

  反正天蠍座就是愛記仇。

 

  紅綠燈終於亮起了綠燈,白岩加快了腳步想早點回到冷氣的懷抱,今天實在太熱了。

 

  再次打開家門時,迎面而來的涼風使得白岩的心情好了大半,過高的氣溫果然會讓人心浮氣燥。

 

  白岩腦裡的報復計畫一下子少了好幾種,但在看見鶴房窩在沙發上舒服地吃著冰棒時,他還是微微瞇起了雙眼。

 

  「你回來啦。外面很熱嗎?」

 

  「超熱,你真該出去看看。」

 

  鶴房聽到白岩哀怨的語氣後忍不住笑了出來,白岩看著對方臉上浮現帶點傻氣的笑容,他是真的連假裝生氣都做不到了,只能無奈地跟著勾起嘴角。

 

  白岩將裝著冰品的塑膠袋隨意地放上茶几,目光移至鶴房手上的冰棒,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吃的,他都出門一趟再回來了還剩一口左右沒吃完,冰棒的底端都快融化到滴落了。

 

  結果不出白岩所預料,鶴房下一秒就因為融化的冰棒而慌張,但白岩先一步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雖然並沒有這麼做的必要,但白岩還是壞心地從掌根一路舔上冰棒棍,在舌尖嘗到甜的同時感受到了鶴房下意識想收回手,但他只是順勢吃掉了最後一口冰。

 

  很甜。

 

  白岩抽走了鶴房手上的冰棒棍,接著在對方手心留下一吻。

 

  鶴房先是愣了愣,後知後覺地耳尖有些發紅,見狀白岩滿意地將冰棒棍抵在唇前,露出有些得意的笑容。

 

  「如何,要再吃一支冰嗎?」

 

 

 

END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