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瑠姫與花朵是相襯的。

 

  本田落後了白岩幾步走在花海中的道路上,對方似乎沒注意到旁邊的人悄悄消失了,還自顧自地繼續著話題,幾秒後才不滿地回過了頭。

 

  「你怎麼走那麼慢!」

 

  「抱歉,不小心分心了。」

 

  白岩裝出了生氣的模樣,但說出口的話卻染上了些許笑意,本田也只能笑著加快腳步回到對方身旁。

 

  如果說出是因為看著白岩與花朵相映的身影而忍不住多欣賞了一會,對方會有什麼反應呢?本田忍不住如此想著卻依舊沒有說出口,只是接著白岩的話開始了閒聊。

 

  比兩旁花海更美的莫過於身邊愛慕的對象,剛才白岩轉過頭時本田眼中突然少了原本奪目的花兒,只剩下白岩一人的身影。

 

  本田或許真的喜歡上了白岩,但他看不清白岩對他的情感。

 

  他們之間的關係比朋友更親密些,但對於是否能發展到下一步,本田是一點想法也沒有。

 

  本田隱隱約約有感受到白岩也有類似的煩惱,但依然誰也不肯碰觸那微妙的話題,只是任由著他們的關係延伸在未知的道路上。

 

  偶爾牽手,偶爾約會,像今日單獨與對方來逛花海,如果想否認自己心中有些期待,大概是過分虛偽的說辭。

 

  「怎麼會突然想來看花海?」

 

  「……是為什麼呢。」

 

  纏繞在心頭的問題不小心脫口而出,本田不禁有些慌張,但白岩對這個突兀的發言並沒有發表評論,而是淡淡瞄了本田一眼,回答地有些漫不經心。

 

  這讓本田更在意了,不管是一早突如其來的邀約,又或者是當他到現場時對方塞給他的一大把氣球,他是一點也摸不透白岩的想法。

 

  本田自認為是算了解白岩的人,但如此看來還是不甚足夠。

 

  當看著白岩拿著那麼多氣球時,本田差點都有了對方會被氣球拉著飛走的錯覺,那身子永遠無法給人多結實的印象。

 

  但氣球到了他手上時,本田只覺得要拉著這麼多漂浮物走路有些煩躁,要時時刻刻注意著不能鬆手。

 

  「到了。」白岩無預警地停下腳步,向本田伸出手,「把氣球給我吧。」

 

  「嗯?」本田看了看身旁的花海,薰衣草連綿成了漂亮的紫,但他看不出特別的地方,「要拿好喔。」

 

  本田的提醒聽在白岩耳裡似乎是一點意義也沒有,本田確認過對方抓好氣球後才鬆開了手,卻也在同時目睹了白岩於同一時間放手的畫面。

 

  掙脫束縛的氣球快速地向天空而去,本田試圖伸出手卻一個也沒抓回來,只能仰望著越飛越高地氣球們,一時語塞。

 

  然後本田聽見了低笑聲,他還來不及將視線移回白岩身上,就先感受到自己的衣領被人抓住,兩人的距離急速縮短。

 

  下一秒雙唇碰觸的觸感十分不真實,本田不禁睜大了眼。

 

  他們牽手,他們約會,但他們從不接吻。

 

  「我喜歡你。」

 

  分開時白岩主動退了步,扯開笑容的同時看上去充滿餘裕,但發紅的耳尖卻出賣了真實的想法。

 

  本田愣了幾秒,最後定睛於與整片薰衣草的紫相襯的白岩身上,忽然想通了一切。

 

  他終於張開了口。

 

 

 

 END

 

 

薰衣草的花語:等待愛情/等待你說愛我/請回答我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