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店長x狂犬

 

 

 

00.

  

  「你們的咖啡。」朱奕炘將咖啡放上桌,隨後打量了桌旁的男女兩人一眼,語氣是顯而易見的嫌棄,「陳薇芯妳看男人的品味好差。」

 

  「你說什麼?」被指名道姓的陳薇芯下意識瞪向朱奕炘,表情逐漸猙獰,「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啊?」

 

  朱奕炘沒有回話,只是指著被陳薇芯冷落的男方,無聲地提醒對方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行,見陳薇芯立刻恢復端莊的模樣,他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將想說的話艱難地吞回肚裡,陳薇芯裝出今日最和善的表情,「可以請您離開了嗎?」

 

  「可以啊,但妳現在裝文雅也來不及了吧。」朱奕炘對著一臉尷尬的男方笑了笑,過分營業式的笑容令旁人不敢置信,「那就請二位好好享用了。」

 

  距離朱奕炘轉身離開大概只過了一兩秒,火氣瞬間壓抑不住的陳薇芯無法維持住最後一絲文靜氣質,終於怒吼出聲,「店長!管管你家狂犬啦!」

 

  朱奕炘對身後的吼叫聲不予理睬,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為另一桌客人點了單,以面向熟客為主的咖啡廳裡似乎所有人都對這場面習以為常,沒有人跳出來多說些什麼。

 

  拿著客人的點單回到吧台,朱奕炘對著無奈的棕髮男人微微吐舌,看來是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毫無反省之意。

 

  「你怎麼又跟小薇吵架了呢?」簡墨緒接過單子,熟練地準備起客人所點的飲品,嘴上仍溫柔地對朱奕炘說教著,「是朋友的話就要好好相處啊。」

 

  聞言朱奕炘的表情肉眼可見地扭曲了下,皺著眉頭拿起吧台上拿來招待客人的糖果,絲毫沒有自己身為服務生的自覺,含進糖果後說話有些含糊,「誰跟那種小丫頭是朋友啊。」

 

  「你明明就挺喜歡人家的。」

 

  「才沒有。」

 

  簡墨緒伸手揉了揉朱奕炘的頭髮,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漂亮的棕眸盈滿了笑意,「不然我們奕炘怎麼那麼關心小薇交男友的事呢?」

 

  「是她看男人的眼光太糟了。」朱奕炘撥開對方的手,發現眼前的簡墨緒又用著慈祥的眼神看著自己,他不滿地嘀咕出聲,「我保證她之後會來哭她失戀了。」

 

  「你怎麼就那麼肯定。」將兩杯飲料放上桌,簡墨緒眨了眨眼,一臉不解。

 

  朱奕炘並沒有馬上拿過杯子準備送餐,而是湊近了簡墨緒的臉,一瞬間令對方以為他要攀過吧台而吻上,但朱奕炘只是咬碎了嘴中的糖果,發出些微清脆的聲響。

 

  「因為我看男人的眼光還挺好的。」朱奕炘自顧自地說完話後回到原本的姿勢,拿起兩杯飲料便離開,留下尚未反應過來的簡墨緒不管。

 

  思考多轉了一周簡墨緒才終於了解對方的意思,看著粗魯地將杯子放到客人面前的朱奕炘,他連笑聲都染上了些寵溺。

 

  此時下一位客人推開了門,打斷了簡墨緒的小小陶醉,他立刻堆起平常的笑容,「歡迎光臨。」

 

 

01.

 

  簡墨緒與朱奕炘的相遇始於偶然。

 

  那是一個極其普通的日子,簡墨緒於咖啡廳關門後出門採購東西,剛買到限時特價商品的他連腳步都不自覺輕快了起來,愉悅地哼著不知名的曲子。

 

  然而意外的發生往往難以預料,再過一個巷口他便能到家,但路旁坐著一個傷者實在讓人難以忽視。

 

  簡墨緒自認為他人格上沒有太大的缺點,但人太好這一點可能使他過分多管閒事,事後每次回想起來他都會吐槽自己怎麼沒在第一時間報警,不過他當下真的只想著要檢查男子的傷勢。

 

  「先生?」簡墨緒試探性地叫著對方,眼前的黑髮男子馬上瞪了過來,即使臉上多處掛彩也無法阻擋那雙眼眸的凶狠,令他有些退卻,「您沒事吧?」

 

  黑髮男子挑起了單邊的眉,勾起嘴角的同時似乎牽動了傷口,他先是吃痛地咬緊牙關,很快又露出嘲諷的笑,「我看起來像沒事嗎?你眼睛還好吧?」

 

  面對一個滿臉傷痕跟血跡,身上未被衣服覆蓋的地方也有多處傷口的人,簡墨緒當然也知道自己的問題十分多餘,但分明他就是在表達關心,想到這他不由得有些委屈。

 

  不知道簡墨緒的情緒是否有傳達給對方,但黑髮男子沒有繼續理會他,默默伸手抹去自己臉上的部分血跡,看著自己手掌上的污痕滿臉嫌棄。

 

  「給你。」雖然有些氣餒,簡墨緒並沒有放棄幫助對方,從口袋裡掏出面紙遞了出去,看著黑髮男子在短暫猶豫後還是接下了,他盡可能展現出自己最友善的笑容,「我家就在前面,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去我那包紮?」

 

  簡墨緒發誓自己這句話才剛說出,對方臉上的表情變化好懂到像是具體化成了文字。

 

  「你這傢伙是真傻?」黑髮男子一字不漏地說出了簡墨緒剛讀懂的資訊,他隨手將面紙往旁邊一丟,接著站起身,「把陌生人帶回家真的不怕發生什麼事?」

 

  對方一站起來簡墨緒才後知後覺注意到他們兩人間的體型差,他的身高不算高,從對方高了自己一顆頭左右來看,目測身高有一百八十幾公分,體格看上去也相當不錯。

 

  綜合而言,如果黑髮男子真有想襲擊簡墨緒的意思,憑他這樣沒有特別訓練過的身板顯然難以抵抗,把對方帶回家並非明智之舉。

 

  簡墨緒抬頭對上黑髮男子的眼睛,眼角上挑的細長黑眸的確給人恐怖的印象,但他這次毫無退縮之意,維持著臉上的笑,「但我想你不會是壞人的,哪有壞人會這樣提醒我呢?」

 

  對方並未如預期出聲反駁,而是繼續用眼神威嚇著他,見簡墨緒依舊沒有反應才放棄似地抬手隨便指了個方向。

 

  立刻意會過來那是要他帶路的意思,簡墨緒開心地走了幾步,然後揮手示意要對方跟上,「來吧,我家離這裡很近。」

 

  方才還凶神惡煞的黑髮男子乖巧地跟了上來,走在落後他幾步的位置似乎是對方最後的堅持,他忍不住在心中覺得對方有點可愛。

 

  那種感覺大概就像是在路上遇到看似凶猛的大型犬,稍微接觸後卻願意跟自己回家一樣驚喜,簡墨緒看來撿到了十分特別的大型犬,臉上的笑意直至到家才消停些。

 

  畢竟被對方突然一瞪還是會被嚇到。

 

 

02.

 

  「這樣就沒問題啦。」簡墨緒將最後一塊紗布固定在對方臉上,仔細檢查過沒有任何一觸傷口被遺漏,他差點想像對待寵物般拍拍對方的頭,幸好有在最後一刻回神收手,「應該沒有哪裡沒包紮到吧。」

 

  「沒有吧。」黑髮男子隨意瞥了眼自己手上的繃帶,似乎沒有想確認的意思,下一秒便站起身向門口走去,「謝啦。那我先走了。」

 

  雖然對方面對幫助過自己的人實在太過冷淡,但老實說繼續待下去也沒有意義,不如說走得這麼乾脆才能減少簡墨緒的麻煩,但他下意識不想要對方那麼快離開。

 

  「幹嘛。」

 

  帶了點不耐煩的聲音傳入耳裡,簡墨緒這才發現自己不自覺拉住了對方的手,「呃……你還沒有跟我說你叫什麼名字呢。」

 

  「為什麼我要跟你說?莫名其妙。」

 

  「就認識一下,可能可以留下來吃個晚餐?」

 

  說實話簡墨緒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些什麼,想留著一個來路不明的人不提,那人甚至剛才還滿身是傷地坐在路旁,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讓他做了這麼多出格的事。

 

  「你還沒吃晚餐?」黑髮男子甩開簡墨緒的手,瞄了眼牆上的時鐘,明顯已經過了一般人吃飯的時間。

 

  「是啊,今天發生了突發事件所以到現在都還沒吃。」意識到自己尚未進食的同時彷彿連肚子都開始叫了起來,簡墨緒連語氣中都帶了些委屈,原本他習慣在晚上關店後吃晚餐,現在卻意外延誤了,「我想弄點義大利麵來吃。」

 

  「朱奕炘。」

 

  「咦?」

 

  「我說我叫朱奕炘。」在簡墨緒疑惑的眼神下,朱奕炘移動到餐桌旁,絲毫不像個客人般使喚著對方,「你不是說你要煮麵,快點啊。」

 

  簡墨緒開始不確定眼前的男子到底算不算單純,但他並沒有對被催促感到生氣,加快速度走到廚房開始煮麵,「朱奕炘是嗎,我叫簡墨緒,請多指教。」

 

  「喔。」朱奕炘漫不經心地回應著,眼神卻沒有離開過簡墨緒料理時的手,墨黑的眸中似乎帶了點期待。

 

  簡墨緒的腦中突然出現了關注主人倒飼料時寵物犬的眼神,飢餓的大型犬緊盯著主人的手,希望能早點吃上飯。

 

  他當然知道這樣三番兩次將別人比喻成大型犬不太好,但有時腦內的想法他也不好控制,他只能將錯推到小時候曾憧憬飼養大型犬的自己身上,當時的住處不允許養寵物所以作罷,徒留了童年的遺憾。

 

  雖然現在自己買房子住不用擔心被任何人限制,長大的他卻早已深知養寵物需要負起多大的責任,在寵物收容所流連了好幾回卻沒有真的領養。

 

  不過簡墨緒現在倒是體會到當年期待的那種樂趣,他將義大利麵放上桌,不意外對方的視線也隨著食物而移動,臉上的笑容依舊。

 

  「在你傷好之前,要不要住下來啊?」

 

 

03.

 

  將自己棕色的髮絲綁成一束,簡墨緒檢視過鏡中自己的儀容後,他走出自己的房間,準備去喚醒自己暫時的同居人。

 

  曾經簡墨緒煩惱過自己家裡的閣樓能有什麼用途,雖然就美觀而言多了一個閣樓好像為他家多了點層次感,但事實上就是他一點也用不上多出來的空間,只能放著生灰塵。

 

  而現在閣樓終於有了用途,打掃清潔後再放上從倉庫挖出來的床墊,鋪上床單後一個臨時的房間就這麼完成了。

 

  簡墨緒問過朱奕炘是否需要更多東西,但對方只是接過枕頭及棉被,沒好氣地說了句:「你以為我要待多久。」

 

  如果可以的話簡墨緒希望朱奕炘能待越久越好,撇除像是養了寵物的錯覺不談,單純多了一位同居人的生活也比他想的要有趣得多。

 

  「奕炘啊,該起床了喔。」爬上通往閣樓的階梯,簡墨緒輕聲叫喚著對方,這幾天的經驗告訴他對方對聲音十分敏感,只是醒來了也不願起床,「你早餐想吃什麼?」

 

  朱奕炘這才張開了眼睛,但立刻因為眼睛不習慣光線而瞇起雙眼,看上去臉上寫滿了生人勿近,不過簡墨緒早已習慣那雙不友善的眼眸。

 

  「吃培根蛋吐司好不好。」

 

  「好啦,隨便你……」

 

  朱奕炘剛起床的聲音比平時更低沉,聽來容易被認定成心情不好,但還是好好地出了被窩準備洗漱。

 

  這樣意外溫馨的場景,一個禮拜之前的簡墨緒是完全想像不到的,當時他只是隨口問問對方要不要留下來,想不到朱奕炘並沒有露出多反感的表情。

 

  「為什麼我要住下來。」捲起一口義大利麵,朱奕炘看向簡墨緒,臉上並無特別明顯的情緒,別說對這突如其來的提議有什麼意見,連剛剛那幾口麵好不好吃都看不出來。

 

  「就問問?」簡墨緒跟著捲了口麵放進嘴裡,在咀嚼的同時他思考起了自己有沒有特別的用意,但還真的想不到,就是普通地想讓這個來路不明的男子留下來。

 

  「你是不是常被講是個爛好人。」

 

  「才沒有呢,只是偶爾會被說沒什麼警戒心而已。」

 

  對於朱奕炘臉上的表情,簡墨緒大概只有在對方露出明顯鄙視時才看得懂,吃著麵的對方並沒有要掩飾的意思。

 

  「原來是真蠢啊。」朱奕炘將盤底的配料舀進嘴裡,沉默了一兩秒應該是在思考,「好啊。」

 

  簡墨緒沒有料到對方會這麼爽快就答應,不過出乎意料之中的答案倒是逗樂了他,開心地盤算起該將對方安置於何處,衣物的問題該如何解決等。

 

  而朱奕炘反而更主動些,趁著簡墨緒清洗碗盤地空檔出了門,回來時帶了幾套衣物及日用品。

 

  「咦?你回家拿的嗎?」

 

  「我一個人住,你不用擔心。」

 

  簡墨緒這才有了對朱奕炘真的毫無認識的真實感,但至少知道對方並非無處可歸的青年。

 

  雖然他還有滿肚子的問題,這麼容易讓陌生人待下對他們雙方也稱不上正常,但同居生活就這麼開始了。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所以我有同居人啦。」好不容易講完一大段故事,簡墨緒笑著看向眼前的女性,卻發現對方的臉色陰沉,「小薇?妳怎麼了嗎?」

 

  「不不不,怎麼會是你問我怎麼了,剛剛你說的故事槽點也太多了吧。」看上去像是被完全不同的世界觀給嚇到,陳薇芯單手扶額,原本想斟酌用詞又馬上放棄,「店長你果然是傻了吧,那個叫朱奕炘的怎麼聽都很可疑啊。」

 

  從陳薇芯嘴裡聽到跟朱奕炘一樣的形容詞,簡墨緒無辜地扁了扁嘴,「我覺得你們應該合得來,下次我問他要不要來咖啡廳吧。」

 

  「我保證我們絕對合不來。」

 

  「妳別這麼說嘛。」

 

  成功轉移了陳薇芯的話題,簡墨緒繼續自己擦拭杯子的工作,思緒卻緩緩飄到了對方所講的話上。

 

  朱奕炘在旁人眼裡看來果然令人懷疑,只有實際跟他相處過的簡墨緒覺得他人還不錯,不僅會幫忙處理家務,偶爾還會下廚,應該算是理想的同居人。

 

  但最重要的果然還是每天打開家門時有人在等自己的感覺,不是原先想像如同看家的寵物,反而更像戀人。

 

  這才是他不太想結束這種關係的理由,簡墨緒默默地想著。

 

 

04.

 

  如果能讓簡墨緒再選擇一次,他大概不會讓朱奕炘第一次進店裡就碰上陳薇芯,兩人不對盤的情形遠比他想的還糟。

 

  然而令人難過的是他並沒有這種機會,此時的他正夾在兩人之間,彷彿是安撫著兩個幼稚園生的無奈教師,只能暗自慶幸著店裡沒什麼人。

 

  「店長!他說話也太過分了吧!」一手拍桌一手指向朱奕炘,陳薇芯鼓起臉頰,原本可愛的臉蛋染上了惱怒,「店長你評評理嘛。」

 

  「沒人教你用手指別人沒禮貌嗎,醜女。」朱奕炘說話的表情像極了根本不覺得自己說出的話更失禮,他向陳薇芯翻了個白眼,隨後徵求同意似地看向簡墨緒,「你說是吧。」

 

  面對看著自己的兩雙眼睛,簡墨緒瞬間覺得自己的笑不是笑,夾在這兩人之間的他還真的不知道能說什麼,「你們兩個不要吵架嘛。」

 

  「是她太煩人了。」

 

  「是他先跟我吵的。」

 

  同一時間開口的兩人分明看起來很有默契,卻又在下一刻互瞪後別過臉,令簡墨緒有些哭笑不得。

 

  陳薇芯的身高約莫一百五十公分,嬌小的她站在高大的朱奕炘旁氣勢卻完全不輸人,簡墨緒腦中都出現了勇猛的小型犬對抗大型犬的畫面,於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簡墨緒這麼一笑讓兩個原本針鋒相對的人轉移了目標,雖然兩人話還沒說出口,他已經能預言個七八成,他趕緊拍了拍朱奕炘的肩膀,「好啦好啦,就不要再吵了,來喝點飲料吧。」

 

  拍開簡墨緒的手,朱奕炘沒多說些什麼就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這意外和諧的場面看得陳薇芯滿臉問號。

 

  「我本來以為他是只會亂吠的狂犬,想不到是店長的忠犬?」陳薇芯拿起菜單遮擋了朱奕炘的視線,對簡墨緒說起了悄悄話,表情彷彿看透了些什麼。

 

  簡墨緒還沒來得及回答,倒是刻意坐得比較遠的朱奕炘有所不滿,原先乖巧地待著的他再次往吧台走來。

 

  「醜女妳剛剛說什麼?」

 

  「幫你取綽號而已啦,臭狂犬!」

 

  看著兩人再次吵了起來,簡墨緒嘆了口氣,但轉念一想似乎又覺得這麼熱鬧的氛圍還不錯,他就這麼繼續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大小型犬之間的戰爭。

 

  最後是接下來有課要上的陳薇芯先離開了咖啡廳,只剩下兩個人的空間恢復了安靜的氣氛,只剩下店內撥放的鋼琴音樂在出聲。

 

  坐在吧台撐著頭的朱奕炘視線不斷飄移,看著空蕩蕩的咖啡廳,他多想了兩秒才將想法說出口,「你這店是要倒了嗎?」

 

  「欸?」突然被戳中痛處的簡墨緒有些難過,一樓經營咖啡廳而二樓是住家,這樣的安排是他夢想已久的,但開店並沒有想像中容易,不知不覺這家店就成了只有熟客才來的店,「你不用擔心,店絕對不會倒的。」

 

  朱奕炘看來並不相信,伸手指著空無一人的座位區,提醒對方要認清事實。

 

  「我的本業是買賣股票,咖啡廳只是興趣,真的沒問題。」簡墨緒的話並不假,開咖啡廳的錢全仰賴他股票的獲利,在這方面他還是挺有頭腦的。

 

  「你到底是笨還是聰明啊。」聽完對方的話,朱奕炘對這個話題明顯沒有更多興趣,他低頭將最後一口紅茶吸完,「因為人太少才沒有服務生?」

 

  「這倒不是,可以的話我還是挺想雇一位服務生的。」簡墨緒頓時有些欲言又止,背後的原因說來有些難為情,不過似乎也沒有什麼像對方隱瞞的實益,他緩緩說明了起來。

 

  簡單來說就是簡墨緒不知為何總是會讓徵來的服務生喜歡上自己,對方按捺不住心意告白後,他自然不可能答應而屢屢拒絕,之後工作的氣氛越變越差,很快對方就會因此而辭職。

 

  重複幾次這樣的過程,就算是簡墨緒這種經常被形容樂天的人也會退卻,更不用提之前離職的某位服務生還偶爾會回來看他,太多令人煩惱的事擠在一塊,所以他實在不敢再雇人。

 

  朱奕炘聽完後充分明白了什麼叫現實比八點檔更精采,他在下一秒湊近簡墨緒的臉,嚇得對方以為要被強吻,但他只是靜靜端詳了幾秒。

 

  「是長得還不錯吧。」

 

  「咦?啊,謝謝?」

 

  簡墨緒長相較為中性,還留了一頭長髮,配上秀氣的五官經常被人形容為漂亮的男人,他從小到大不知道聽了多少有關外貌的稱讚,但這次卻令他忍不住高興地笑了出來。

 

  要知道他跟朱奕炘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可是從沒聽過沒有語帶諷刺地稱讚,雖然對方實際上也沒有多正面敘述,但足夠令他心花怒放。

 

  「笑屁啊。」朱奕炘回到座位上,用吸管攪了下杯底剩餘的冰塊,「不然我來你店裡幫忙好了。」

 

  「可以嗎!」簡墨緒無法抑制語氣中的驚喜,他從沒想過對方會主動提想幫忙,而朱奕炘只是在他面前亮出雙手,像是要給他檢查。

 

  「反正我傷都快好了,最後就幫你一下吧。」朱奕炘說這話時語氣並沒有太多的起伏,簡墨緒也只能簡單點點頭,決定了隔天就讓對方來店幫忙的事。

 

  只是「最後」這兩個字聽來還是有些刺耳,但簡墨緒並沒有說出口,畢竟期限是他定的,而對方的傷口復原順利也值得開心。

 

  不過分離時刻的倒數卻永遠會染上悲傷的色彩。

 

 

05.

 

  「狂犬啊,這餅乾給你吃,要收好喔。」年邁的老婆婆將餅乾遞給朱奕炘,接著慈祥地笑了兩聲,就像是看到自己孫子般,「如果你喜歡我下次再多給你。」

 

  朱奕炘將餅乾收入口袋,先將對方帶往座位上坐好後才開口,語氣聽來十分不耐煩,「老太婆,我不叫狂犬,你是老花到看不清名牌了嗎?」

 

  放在其他店家這種話大概會被投訴,但幸好這家店的熟客們已經習慣朱奕炘那張嘴,連老婆婆本人都不太在意的樣子。

 

  老婆婆對朱奕炘招了招手,指著菜單上的文字,依舊和藹地笑道:「是啊,不小心沒戴老花眼鏡出門,你要不要幫我念念菜單啊?」

 

  這次朱奕炘沒有頂嘴回去,意外有耐心地彎下腰向對方介紹了起來,雖然臉上的表情仍稱不上和善,也算是有在好好服務人家了。

 

  人在吧台的簡墨緒並沒有看漏這一切,也注意到朱奕炘幫老婆婆點完餐後,他家的服務生又被塞了幾顆糖果,拿著點單走向他時還不忘拆開來吃。

 

  「劉太太真的很喜歡你呢。」

 

  「那老太婆連我叫什麼都不記得欸。」

 

  簡墨緒不再回話,只是笑著看向嚼著軟糖的朱奕炘,雖然初見有些嚇人,但對方除了嘴巴壞了點外果然是個好人。

 

  朱奕炘來店裡當服務生已經過了好幾天,聽說有相關工作經驗的他上手十分迅速,雖然會忍不住發揮毒舌本性這點大概是改不掉了,反正大家的接受度都還算高,客人們都挺喜歡他的。

 

  店內的氣氛因為有朱奕炘的加入而變得更加活潑,這點令簡墨緒很是欣慰,當然對方如果能減少跟陳薇芯的爭吵會更好,但他也不奢求了。

 

  光是有個人陪著他工作就足夠使人滿足了,他還能再要求些什麼呢?

 

  「謝謝光臨,歡迎下次再來。」送走店裡最後一組客人,簡墨緒確認時候後覺得差不多能打烊了,他正想轉頭叫朱奕炘一起收拾東西,店門被推開的聲音卻在此時傳來,「我們已經要打烊了喔。啊……」

 

  出現在門口的並非別人,而是簡墨緒再熟悉也不過的前員工,同時也是近期最令他困擾的一位人物,「成東啊,你怎麼又來了呢?」

 

  愛情是十分複雜的情感,被喜歡的人拒絕固然痛苦,但三番兩次糾纏對方究竟出自於什麼心態,他實在無法體會。

 

  簡墨緒只能一次次好言相勸,卻一直無法勸走對方,陷入了不斷重複的死循環無法脫身。

 

  「就只是很想看看店長而已。」林成東語帶委屈,似乎一點也沒有感受到簡墨緒的為難,「或許我們會有機會。」

 

  簡墨緒搖了搖頭,正想開口繼續千篇一律的勸導,原本在一旁靜靜待著的朱奕炘卻先一步站到他們兩人之間。

 

  「就是這個人在騷擾你?」就朱奕炘的身高而言大部分時候都在俯視他人,而此時冷冰冰的黑眸更具攻擊性,他直接抓起林成東的衣領,「面對這種人不能用說的,直接打到讓他知道痛就行了。」

 

  在語音落下的同時朱奕炘抬起了手,握緊拳頭時手臂上爆出了青筋,任何人看到都明白這不是玩笑,林成東試圖掙扎未果,他們之間的力量差距實在太大了。

 

  「奕炘!」原本愣住的簡墨緒趕緊上前抓住朱奕炘的手,那瞬間對方看向他的眼神還充滿著戾氣,但他並不害怕,「打人是不對的,放手,好嗎?」

 

  朱奕炘不滿地嘖了聲,先收起了自己要揍人的手,而就著另一隻未鬆開的手,他將嘴靠近林成東耳旁,壓低了聲音,「你最好不要再出現,要在那爛好人看不見的地方揍你太容易了。要知道,我不怕進警局。」

 

  要一字不漏地聽清楚朱奕炘的話有些困難,不過簡墨緒還是沒有錯過那些威脅性的字眼,以致他最後送走嚇壞地林成東時,還需要講上好幾句安慰的話,都忍不住心疼起對方。

 

  「不用對那種人太好。」朱奕炘還站在原地,語氣是不變的嫌棄,「你做人太天真了。」

 

  「那也不能打人啊。」簡墨緒也知道柔性勸說成效不彰,但使用暴力是他更不想看到的場面,「如果你不小心又受傷怎麼辦。」

 

  「我那天跟小混混打架你倒是什麼都沒說。」

 

  「那是我們認識前,而且你傷口才好不容易都好了。」

 

  再次提起朱奕炘身上的傷時,簡墨緒才後知後覺注意到自己已經沒有理由讓對方跟自己同居,只是一直沒有提起這件事而被淡忘。

 

  「你終於想起來啦。」聳聳肩,朱奕炘表現得像對離別並不在乎,「也幫你處理掉麻煩的垃圾了,我是時候要走了。」

 

  看著朱奕炘一如往常的表情,簡墨緒有些沮喪卻又說不清自己為何難過,只是滿腦子挽留對方的想法。

 

  「如果要繼續在這裡工作也可以喔。」簡墨緒暫時只能擠出這個提議,面前的人微微挑眉,他趕緊加了幾句說服的話,「我可以支付你工資,而且大家都很喜歡你。」

 

  朱奕炘沉默了一會,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彷彿被拉得更長,使簡墨緒有些緊張,但對方再次開口說出的話卻答非所問。

 

  「你說過不喜歡雇用的員工跟你告白對吧。」朱奕炘急速拉近兩人間的距離,這次並不是單純令人誤會的舉止,他毫不猶豫地將吻落在對方嘴角。

 

  「我喜歡你。」

 

  當晚,朱奕炘離開了簡墨緒的家,連一點生活過的痕跡都沒留下。

 

 

06.

 

  簡墨緒的生活在少了簡墨緒這個插曲後,似乎正一點點走回原本的軌道。

 

  原先習慣於獨自生活的他並不會因為打開家門只見一片黑而寂寞,更不會習慣身旁有人而開始自言自語,卻又在意會過來時住嘴。

 

  向來店的客人解釋為何少了一位服務生後,他自然地繼續每一日的行程,先是準備開店,接著正式營業後再打烊收拾,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

 

  騙人。

 

  陳薇芯來店時曾這樣對他說,當時他還笑著安撫了對方的情緒,說出一句句違心的話,而心底卻比誰都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

 

  不知道習慣的養成究竟需要多長一段時間,但簡墨緒知道要忘掉一個習慣並不容易,這幾天過去他還是會在早上爬上閣樓,想喚醒的對象卻不在了,這樣的行為只剩諷刺罷了。

 

  閣樓上的床墊他還沒收起來,雖然是用一個人搬東西太累作為藉口,但背後的用意卻說不上來,或許還在期待對方會回來吧。

 

  他是不是喜歡上了對方?

 

  在聽到朱奕炘的告白後,他很認真地思考了這個問題,終於得出了結論──是的,簡墨緒喜歡上了朱奕炘。

 

  簡墨緒自認對戀愛不太感興趣,即使跟許多人交往過,也大多是在對方先告白的情況下半推半就,他在過程中確實也喜歡上了對方,但卻沒有一人真正跟他走到最後。

 

  明明一直都是對方先表達情意,先離開的卻也總是對方,令他煩惱過好一陣子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曾經認真經營過的感情即使是和平分手也會留下傷痕,漸漸他開始拒絕別人的告白,也對咖啡廳員工老是喜歡上他感到困擾。

 

  戀愛應該是件讓人幸福的事,簡墨緒卻總能搞到雙方都不愉快,他懷疑自己是真的不適合投入戀情。

 

  只是朱奕炘的出現使他慢慢回憶起喜歡上一個人的快樂,雖然他直到最後才將心中的情感明確定義,但他認為那的確是愛情。

 

  要仔細分析簡墨緒何時喜歡上朱奕炘並不容易,但他喜歡對方那雙不平易近人的黑眸,那之中除了經常對他展現的嫌惡情緒外,偶爾也會閃著光,流露出開心的情緒。

 

  如果一開始使對方留在自己家出於衝動,那後來的挽留勢必出於私心,現在的想念則是戀愛的表現。

 

  朱奕炘也喜歡簡墨緒,那為何要離開?

 

  如果喜歡上一個人不應該是想一直待在對方身旁嗎,又或者是因為簡墨緒太晚明白自己的心意,又再一次傷害了喜歡自己的人呢?

 

  簡墨緒思索不出問題的答案,既然人都離開了,似乎也沒有繼續糾結的理由。

 

  他最終還是沒為當時跟著他回家的大型犬套上項圈,或許對方也回到了正常的生活步調,沒有任何被他束縛的理由。

 

  或許這樣更好吧,好聚好散,只要等他習慣原本的生活就不會再悲傷了。

 

  「今天也要努力工作才行。」簡墨緒為自己小聲打氣,走下樓要準備開店,卻先一步看見了此時不該出現的身影。

 

  朱奕炘正站在他的店門口,明明見不到對方不過數日,簡墨緒卻一時說不上話來。

 

 

07.

 

  簡墨緒的腦袋當機了一會,他一點也無法明白為何朱奕炘又回來了,而且看上去還一臉若無其事,最後他只能擠出尷尬的問候,「呃,嗨。」

 

  他發誓他真的沒有要讓自己這幾日思念的人傻眼的意思,但也是真的想不到該說什麼,對方毫不掩飾的嫌棄目光再度聚集在他臉上。

 

  「才多久不見,你腦子就燒壞了?」朱奕炘沒給對方多留情面,將心裡的話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他上下打量了下簡墨緒的外型,「我為什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

 

  朱奕炘的發言邏輯過於跳躍,簡墨緒一時之間跟不上,但他並沒有聽漏關鍵字,只是在開口前先被對方伸出的手給嚇到。

 

  印象中朱奕炘總是在拒絕他的身體接觸,除去上次偏移的吻,此時幫他整理瀏海的手大概是最溫柔的動作了。

 

  「不是因為這張臉好看才招人喜歡嗎,頭髮不整理好只會先被笑吧。」

 

  「你是因為我這張臉才喜歡我的嗎……」

 

  簡墨緒摸了摸自己的瀏海,他回想起今天他確實沒多注意自己的儀容,居然連瀏海都沒處理好就出了門,也難怪這幾天老是被客人關心。

 

  「這倒不是。」朱奕炘停頓了幾秒,在對方好奇的眼神下接續說了下去,「到很後來才覺得你長得不錯,之前只覺得你一臉蠢樣。」

 

  要不是簡墨緒已經習慣對方這種分不清楚想損人還誇人的說話方式,就算是他也會生氣吧,但他此時甚至想上前擁抱對方。

 

  令人意外的是朱奕炘的話沒有到此結束,一向話偏少的人開始說起了新的話題。

 

  「一開始我覺得你蠢得可憐,居然把我這種人帶回家還一臉傻笑,有膽把我一個人留在家也不怕東西被偷。」朱奕炘勾起單邊嘴角,每次想到對方有多天真他還是忍不住想嘲笑。

 

  不過當下一句話說出口時又少了嘲諷的味道。

 

  「但就因為你笨,所以才對誰都那麼好吧。那種傻兮兮的笑容我並不討厭。」

 

  「而且,我也知道你喜歡我。」

 

  簡墨緒還在消化對方上一段話,下一秒傳入耳裡的部分卻更令人震驚,他不自覺微微張大了眼睛。

 

  「如果你知道的話,那為什麼要走呢?」簡墨緒原本以為是他太遲鈍才氣走了對方,但既然朱奕炘知道是兩情相悅,那為何要搞這齣離別。

 

  朱奕炘對此沒有正面回應,他只是扳著手指向簡墨緒介紹在遇見對方前他的打工數,「我全部因為曠工多日又失去聯繫而被開除了,但還是要去報個平安,不然哪個白癡同事去報警怎麼辦。」

 

  「租的房子我也退掉了,這個禮拜內要搬出去。」看對方還是滿臉不明白,朱奕炘其實並沒有太意外,「我現在是無業遊民又無家可歸,你要不要再次收留我?」

 

  這一刻簡墨緒才充分明白對方到底想表達什麼,終於在語氣中染上了開心的情緒,「可以啊,你這次想待多久呢?」

 

  朱奕炘笑了出來,簡墨緒見過對方好幾次的笑容,但無不是帶了點諷刺地表情,這是他第一次看對方單純地彎起眉眼,連一向凶惡的眼神都變得柔和。

 

  「一輩子吧。」

 

  簡墨緒原本覺得他沒有為大型犬套上項圈是放他自由,但顯然對方並不這麼認為,自己套好項圈後又急著將牽繩塞入他手裡,除了可愛他還能怎麼形容對方呢。

 

  在一個吻的見證下,簡墨緒跟朱奕炘成為了戀人。

 

 

08.

 

  「小薇你不要難過嘛,是那個人不懂欣賞你的好罷了。」簡墨緒擔心地看著坐在吧台前的陳薇芯,努力安慰著對方,「來,喝點冰淇淋紅茶吧。」

 

  陳薇芯咬住吸管大力吸了一口紅茶,她的表情依舊難過,看上去會在下一秒哭出來,「店長你不懂啦,他可是腳踏五條船,五條欸!」

 

  簡墨緒原以為陳薇芯會跟男友分手的理由,絕對會是上次選在這家咖啡廳約會的錯,但仔細聽她訴苦才知道原來根本是對方品性有問題,用溫文儒雅的外表騙了許多人。

 

  「就說妳不會看男人。」朱奕炘此時開口比平時聽來還要尖銳,簡墨緒都有了上前摀住他嘴的念頭。

 

  而朱奕炘只是拿出一顆糖果,拆開包裝遞到陳薇芯嘴前,看著對方在遲疑過後含進了糖果,他拍了拍對方的頭,「醜女哭起來就更醜了。」

 

  「我才沒有哭。」鼓起單邊臉頰,陳薇芯的語氣聽起來正常了許多,「我一定會找到比店長更好的人當男友給你看!」

 

  「哼,妳能做到再說吧。」

 

  「你的嘴就不能暫時說點好話嗎?」

 

  簡墨緒不知不覺又成了兩人吵架的旁觀者,但果然還是這樣的氣氛最適合,他重新掛回笑容,「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別吵了。」

 

  與自己所愛的人待在一起,今日依然會是美好的一天。

 

 

 

END

 

 

廢言:
自爽型寫文(欸

真的很開心欸,寫出了我想超久的東西wwww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