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樓上的狂犬 番外1

*段子x3

 

 

 

01.不想被包養的部分

 

  距離朱奕炘再度住進簡墨緒家已經過了好幾天,他卻漸漸感到有些不對勁。

 

  這問題並非出在對方身上,那個大好人在他短暫離別後似乎還是有些創傷,即使確認了關係還是擔心他會跑走,連說話的語氣都比之前輕柔。

 

  沒有人會討厭被溫柔對待,至少朱奕炘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強忍下心中想吐槽些什麼的慾望,享受著對方的重視。

 

  既然如此他為何會感到不對勁呢?

 

  某日他擦著咖啡廳內的桌子時悟出了答案,目前住在男友家的他還在對方店裡做支薪工作,被照顧得這麼好都有了自己被包養的感覺。

 

  於是朱奕炘拿著簡墨緒的帳冊,計算出自己該付多少房租,並無視了那雙寫滿不想收的棕眸,將自己以前打工存在戶頭裡的錢轉帳給對方。

 

  解決了像是在白吃白喝的問題,他將目光轉移到了咖啡廳慘澹的收入上,對方究竟該多不會經營才能把一家店搞成這樣,這點他可能永遠無法理解。

 

  於是他向對方提出了改善店內營業的意見,卻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拒絕。

 

  「我們現在的客人就是喜歡這種清幽的感覺,改了就對不起他們了。」

 

  「你有先好好看過收支表嗎?」

 

  面對朱奕炘銳利的問題,簡墨緒多思考了兩三秒才有辦法開口回應,一邊還不忘戳了戳對方臉頰,「開店又不容易,不然你要試試看嗎?」

 

  「好啊。」抓住了簡墨緒的手指,朱奕炘還是不忍心反折下去,看著愣住的傻臉鬆開了手,「我就做給你看。」

 

  跟對方借了筆錢另外開了間咖啡廳,朱奕炘抱持著大不了虧錢倒閉就出去賺錢還一輩子的心態,打理好了一切事務。

 

  最後那家咖啡廳被經營得有聲有聲,還引來了許多想收購的企業,原本就覺得繼續弄下去十分麻煩的他趁勢坦妥價格出售,將所有獲利匯入簡墨緒戶頭裡。

 

  將錢連本帶利還完後,朱奕炘感覺自己應該不那麼像被包養了,便正式恢復服務生的唯一正職。

 

  永遠跟不上簡墨緒跟朱奕炘腦迴路的陳薇芯綜觀整個事件,她突然覺得有些頭痛,但還是發表了自己的感想,「所以朱奕炘是個賢內助?」

 

  聞言朱奕炘又一次上前跟對方吵起架來,讓一旁的簡墨緒很是欣慰,前陣子自家戀人太能幹害他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開店,還難過了好一陣子。

 

  果然還是這種和平的日常最好了。

 

 

02.見家長的部分

 

奕炘Side

 

  當簡墨緒不小心開口提起朱奕炘家庭的話題時,他立刻覺得大事不妙,對方幾乎不曾提過自己的家人,他總隱隱約約覺得那是不能提起的禁語。

 

  責怪著自己的粗心,他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對方的表情。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朱奕炘受不了簡墨緒擔心的眼神,掏出手機亮出了幾年前他們家拍的全家福,「我家很普通,你是想到哪裡去了?」

 

  「就……斷絕親子關係後離家出走之類的。」在充滿嫌棄的眼眸前,簡墨緒越說越心虛,但仍小聲地補充了下去,「因為認識那麼久也沒聽過你說關於家人的事嘛。」

 

  朱奕炘毫不掩飾地嘆了口氣,對方是自己一輩子也解不開的神祕人物,局然連這種劇情都想像得出來,他指著照片中的中年男子,「這是我家臭老頭,我跟他合不來所以不常回去。」

 

  「原來是這樣。」簡墨緒看著畫面裡看來和藹可親的男性點了點頭,一時之間想像不出來朱奕炘如何跟這樣的人不對盤。

 

  「嗯,我過年都會回家,這次可以帶你啊。」

 

  「真的嗎!」

 

  聽到朱奕炘主動要帶他回去見家人,簡墨緒不禁露出燦爛的笑容,感覺自己在對方心中能算上表現得體的戀人,他默默下定決心要給對方家人好印象。

 

  「只是你大概會被掃地出門罷了。」朱奕炘冷靜地開口,接著抬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嘲笑般地勾起嘴角,「我家人可能比我更暴力喔。」

 

  簡墨緒再次低頭看向全家福中的每一人,分明除了朱奕炘外都面帶微笑,此時那些笑容卻令他背脊發涼,不自覺嚥下口水。

 

 

墨緒Side

 

  雖然對於到朱奕炘家拜訪感到有些恐懼,但把戀人介紹給家人是個很好的想法,他也想向自己父母炫耀自己現在有一個這麼可愛的男友。

 

  抱著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的想法,他找了個住在鄉下的父母會接電話的時間與他們通話,開頭寒暄了兩句後便進入了正題。

 

  「就是啊,我下次想帶戀人回去,你們應該不會拒絕吧。」話才剛說完,簡墨緒便聽到開擴音的另一端十分吵雜,不用親眼看到都知道兩老十分激動,令他無奈地笑了出來。

 

  『當然可以啊,帶回來住幾天多好。人家叫什麼名字啊?』

 

  「叫朱奕炘,是個很好的人喔。」

 

『好,真是個好名字啊。該怎麼招待人家呢……』

 

  又稍微聊了些近況後簡墨緒笑著掛斷了電話,這才發現朱奕炘不知何時移動到了他面前。

 

  「跟你父母講電話?」

 

  「對啊,跟他們說下次要帶戀人回去。」

 

  朱奕炘微微皺起了眉頭,這讓簡墨緒頓時慌張了起來,想著自己是不是太過莽撞,也沒有先確認過對方的意願如何。

 

  「你有跟他們說過我是男的吧?」簡墨緒不抱太多期待,但總之先確認最重要的問題。

 

  「好像沒有特別提到?不過我有告訴他們你的名字。」眨眨眼,簡墨緒老是慢半拍的思考還未了解這問題的意義,等待著對方開口。

 

  「我的名字聽起來比較像女生。」承認了小時候經常困擾他的姓名讀音,簡墨緒突然感受到湧上心頭的無力,「我是習慣了,但大部分人會誤會。」

 

  此時簡墨緒明白了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生活太順遂使他忘了他們雙方都是男性的事實,完全不知道他父母的接受度如何,而且從剛剛的反應看來明顯是把朱奕炘當成女性了。

 

  簡單來說情況變得十分尷尬。

 

  看著絕對無法想出好辦法的簡墨緒,朱奕炘又感嘆了次自己怎麼就栽在這種人身上。

 

  「就說我們分手了不回去吧。」

 

  「不行啦!」

 

 

*奕炘兩字讀音「ㄧˋ ㄒㄧㄣ」

 

03.薇芯男友的部分

 

  「臭狂犬,我每次來你都要損我,你就不能閉嘴一陣子嗎!」

 

  「我看是妳每次都要找我吵架吧,醜女。」

 

  這樣的對話對於這家咖啡廳的熟客可說是司空見慣,連店長本人都放棄了勸阻,一切彷彿太陽從東方升起一樣自然。

 

  然而今日店內卻來了一位生面孔,默默觀察了吵鬧的兩人好一陣子,聽著他們幼稚園學生般的吵架內容,嘴角是快抑制不住的笑意。

 

  終於他忍不住笑出了聲,那微弱的笑聲在此時理應不甚明顯,但不遠處的兩人卻同時將目光轉移到他身上。

 

  陳薇芯因為長相可愛減低了部分殺傷力,但另一位天生兇惡的朱奕炘可就是真的會嚇到人,瞪到那位陌生男子全身僵硬,不敢再有下個動作。

 

  「你過來。」踏著彷彿要出去打架的步伐,朱奕炘將男子抓到陳薇芯對面的位置坐下,再度開口又是毫無關聯性的語句,「這個不錯。」

 

  留下一臉迷茫的男子及陳薇芯,朱奕炘二話不說轉身離開,連點解釋也不留下。

 

  最後這位男子成為了陳薇芯穩定交往的對象,是她感情史中少見的好男人。

 

  對這整件事毫無參與的簡墨緒只透漏了關於自家戀人說出的評語,對方似乎用著驕傲的語氣如此說著:「我就說我比她會看男人。」

 

 

 

END

 

 

廢言:

想了下來是將腦裡的奇怪腦補寫了出來www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