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多

*文筆出走注意

*缺糧自耕系列#

 

 

 

 

  拉開導師辦公室的門,業並沒有向老師禮貌性的道別,踏出門外,他開始想起了之後的空堂該做些什麼。

 

  其實也沒有真的想,翹課幾乎是同時出現在業的腦海裡,不論何時那似乎都是他最好的選擇,十分符合他的作風。

 

  雖然對於一般對自己未來仍有些迷茫的高三學生而言,學校導師的進路輔導應該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但業並沒有多看重它。

 

  畢竟有位章魚教師早就跟他談過這方面的事了,他的目標至今也沒有改變過,所以今日要再多說些什麼也沒有意義,業對於現今導師的輔導幾乎是全程敷衍。

 

  幸好對方似乎也早就十分明瞭業的個性,可能一開始就沒有他會好好接受輔導的期望,走完一般程序後就放他回教室,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業對此十分滿意,雖然他並沒有要乖乖回教室自習的意思,但如果真的要說,他大概還是算喜歡這位老師的,至少高中這段日子並沒有過度限制他,也不像國中最先遇到的班導一般讓人失望。

 

  只是相處的日子終於也到達尾聲。

 

  停下腳步,業停在學生會辦公室前,連敲門向裡面的人示意要進去的動作都省略掉,他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淺野會長還在忙公務啊。」

 

  「請不要老是隨便闖入學生會辦公室。」

 

  業對學秀公式化的警告並沒有什麼反應,那句話他不知道已經聽過幾百次了,對方哪一次真的有想把他趕出去的意思?

 

  「你的輔導剛結束吧?馬上就在學生會長面前翹課?」

 

  業沒有回答,只是對著學秀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然後十分自然地躺上辦公室內的沙發準備午睡。

 

  像是兩人之間有默契一般,學秀並沒有再多說些什麼,默默地繼續處理手邊的事。

 

  學秀寫字的聲音並不大,筆劃過紙張的微弱聲響甚至起了些許助眠的效果,不用多久業便感到了睡意,即將進入夢鄉。

 

  「你……以後想做什麼工作?」

 

  但學秀的聲音卻在有些不識時務的時刻傳來,硬生生又把業拉回現實。

 

  業意外地並沒有對此感到不滿,因為疑惑的情緒佔了更大的比例,他不明白為何學秀會在此時提出這個問題。

 

  因為今天是全校進路輔導的日子?

 

  即使在高中這段日子他們建立起了出人意表的戀人關係,對於未來的話題卻是一次也沒有提過。

 

  「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業坐起身,看向學秀,但對方只是放下了筆,看似處理完文件了。

 

  「說我是好奇的話,你信嗎?」學秀微微勾起嘴角,他將文件排放整齊,然後看著業走向自己。

 

  業輕巧地坐上了辦公桌,即使學秀一次次地說著這張桌子並不是給他坐的,但他就是不想改。

 

  居高臨下地看著學秀,業挑起一邊的眉,「不信。」

 

  雖然不太清楚學秀的意圖,不過業本人也沒有想隱瞞的這種遲早會知道的事的意思,「公務員喔。」

 

  聽到業的回答後,學秀短暫的沉默了幾秒,之後又笑了出來。

 

  「不太適合你。」

 

  「我早就聽過很多人這麼說了。」

 

  「所以你應該會讀國內的大學吧?」

 

  「是啊,應該跟你……」

 

  感受到學秀突然認真起來的視線,業並沒有把話繼續說下去,只是回望著對方。

 

  銀眸對上了紫眸。

 

  「這就是我要說的事了。」

 

  「我……要去美國讀大學。」

 

──

  

  『鈴鈴鈴……』

 

  早晨總是來的比業想的還快一些,他睜開疲憊的雙眼,按掉了手機的鬧鐘,然後不太情願地坐起身。

 

  將尚未處理的瀏海隨意向上撥,業滑開鎖屏,開始確認他睡覺期間有沒有人傳來訊息。

 

  回覆了幾個人後,業又向下滑到了暱稱被他改成「手下敗將」的人的聊天室,點開後不意外地看到了傳去的訊息還沒有被已讀。

 

  因為時差的緣故,業也從未想過他們兩人能多及時的對話,只是每天都會慣性地確認。

 

  「說起來那混蛋也快回來了吧。」

 

  放下手機,業下了床準備去梳洗。

 

  充滿挑戰的一天又開始了。

 

***

 

  老實說,當學秀說出他要去美國時,業預想著對方下一句話就是要提出分手,所以他也準備好要直接同意了。

 

  但學秀只是自顧自地繼續講了下去,「所以,聯絡大概會變得比較不方便,但沒有大礙。此外,我也會定期回日本。」

 

  聽完對方像是提醒自己的如果留在日本無須太想念他的言論後,業愣了一下,他並沒有想到學秀會說出這樣的話。

 

  業本來就認為他們的關係不會持久,所以早就做好不挽留的心理準備,但學秀卻意外地沒有放手的念頭。

 

  「淺野會長的意思是即使到了美國也不想放棄支配我的念頭嗎?」業露出有些嘲諷的笑容,然後伸手抓住學秀的領帶,看著對方因難受而微微皺起的眉頭,「支配狂。」

 

  從業的手中抽回自己的領帶,學秀低下頭整理自己的衣裝,「你說對了。」

 

  「我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過你,赤羽業。」

 

  「那還真是惡劣呢,淺野學秀。」

 

  兩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之後學秀如他所言地去了美國讀大學,業則是留在日本讀書,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開了,見面的時間也減少了許多,所以增加了互傳訊息的機會。

 

  偶爾分享自己的近況、傳些照片,好像真的跟別人口中的遠距離戀愛一般,能感受到那份微妙的距離感。

 

  高中每天見面的日子已成過去式的真實感。

 

  在學期間學秀較常回日本,那時業還會吐槽他閒閒沒事一直回來是不是在美國根本混不下去,雖然雙方都明瞭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但學秀還是會接過話題。

 

  他們的對話一般會開始於互挑對方短處這樣一點也不浪漫的行為。

 

  一點也不甜蜜的相處方式持續了四年。

 

  在學秀說出自己畢業後會繼續留在美國矽谷創業時,業不禁笑了出來,不是覺得對方做不到,而是打從心底覺得自己眼前的人果然一輩子都不會變,野心比誰都還大。

 

  剛起步時學秀成天都在忙東忙西的,有時好幾天都回不了訊息,回日本的機會自然也是越來越少。

 

  而業也開始忙起了自己的事。

 

  兩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不禁讓人有種他們在名為「人生」的道路上月走距離越遠的感覺,明明曾經是那樣競爭激烈的對手,卻各自有相異的選擇。

 

  赤羽業跟淺野學秀很像,卻也絲毫不像,所以這樣的結果似乎也是必然的。

 

  或許學秀當初問起他未來想做什麼工作是有著之後想招攬業的意思,但業既不想也不適合,現在兩人之間隔了汪洋大海,短時間內也不可能聚在一起。

 

  業並不討厭這樣的日子,但總是有滿滿的話想對人傾訴,所以他找上了他國中時的朋友,一位特別容易被灌醉的在職教師。

 

  「你每次都灌醉我是沒辦法聊天的啊……。」

 

  看著醉倒的渚,業微微吐出舌頭,又露出一副小惡魔的模樣。

 

  「在職場累積了一大堆的抱怨就是要等渚喝醉後說,你之後記憶空白才不會記得啊。」

 

  「不過今天果然……嗯?」

 

  感受到自己手機的震動,業將它從口袋拿出後滑開鎖屏,發現學秀回傳了訊息,最後還接了一句:「過幾天後回日本。」

 

  「果然……」

 

  「有點想他。」

 

***

 

  「好慢。」

 

  「第一句話就說這個?」

 

  與你的距離現在是面對面、伸手就能擁抱的距離。

 

 

 

END

 

 

 

 

 

附錄:

 

  「你最近沒睡好吧?」學秀毫無預警地摸上業的臉,指尖滑過對方臉上微微的黑眼圈,「看起來氣色好差。」

 

  「你才是萬年都看起來氣色差吧?」

 

  「我的事不重要,倒是你難道是因為現在的工作量就讓你忙到沒時間休息了?」

 

  發現他們又開始日常的互嗆行為,業率先住嘴,然後想都沒想就咬上對方的下嘴唇。

 

  都多久沒見了,他們怎麼就沒辦法浪漫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