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大家是否習慣我打文章的壞習慣,全篇每一個人的稱呼希望全部統一是姓或名。秀業、渚業對赤羽業的稱呼就是業,烏業以及接下來的業單向戀愛對赤羽業的稱呼就是赤羽,造成閱讀不便的話很抱歉

 *大野是業跟渚以前的班導師喔,大概很多人一時認不出來w

 *這作者很有病,她在實現看暗殺教室後一直以來的妄想

 

可以的話請繼續下去↓

 

 

 

*崩壞的戀情*(業→大野)

 

  再近一點、再近一點。

 

  輕輕地吻上那人的臉頰,熟睡的他並沒有發現。

 

  只要這樣就好。

 

***

 

  「這次的考試也表現得不錯啊,赤羽。」伸出手揉亂赤羽的頭髮,大野笑得燦爛,「啊,你討厭被當作小孩子一樣對待吧?對不起啊。」

 

  搖搖頭,赤羽看向地板,「老師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看到大野疑惑的點點頭,赤羽緩緩開口:「老師你喜歡我嗎?」

 

  「當然喜歡你啊。你要記住,我永遠站在你這一邊的。」拍拍赤羽的頭,大野看向窗外,夕陽已經快下山了,「好了,快回家吧。」

 

  向大野道別之後,赤羽以極其緩慢的步伐離開學校,還不時回望教職員辦公室的窗戶。

 

  赤羽是了解的,大野說的喜歡和他所希望的喜歡絕對是不相同的,但他是開心的。

 

  至少、至少,讓他可以待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吧。

 

  赤羽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笑容。

 

***

 

  「赤羽,這次怎麼看都是你的不對啊。」

 

  咦?

 

  「為了E班那種人就傷害前途無量的資優生,如果影響到他的應考該怎麼辦啊?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為什麼要這麼說?不是說永遠要站在我這一邊嗎?

 

  「如果影響到我的評價你想怎麼賠啊?」

 

  不要。

 

  「恭喜你,你從三年級起就是E班的了。」

 

  我心中的老師,已經死了。

 

  赤羽走出教職員辦公室,不理會背後的咆哮聲。

 

  他不知道自己最後是怎麼到家的,家裡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一關上門,赤羽便蹲下來嚎啕大哭。

 

  他不清楚、他不明白,但他好傷心、好傷心。

 

  心中好像有哪裡缺了一塊。

 

  是什麼呢?

 

END

 

 

 

*那人的笑容*(秀→業→大野)

 

  學秀曾經在教職員辦公室看過一個奇妙的畫面。

 

  一位老師似乎在誇獎自己的學生,最後還摸了摸學生的頭。

 

  有著顯眼紅髮的學生微微笑,兩頰紅紅的,眼底充滿著某種情緒。

 

  是顯而易見的、戀愛。

 

  似乎要回家的學生從學秀身旁走過,臉上依舊是藏不住的喜悅。

 

  其實學秀也沒有太在意,他人的戀情、就算對象是男的也無所謂。

 

  「淺野同學?」

 

  「啊,沒事。」

 

  反正與他無關。

 

***

 

  學秀再次看到那名學生,是他從教職員辦公室跑出來時。

 

  他的學生眼眶紅的令人不捨,淚水已經在裡面打轉了。

 

  往辦公室裡一看,曾誇過那名學生的老師狼狽地從被打壞弄亂的座位中爬出。

 

  見狀,學秀微微勾起嘴角,不免是看別人笑話的惡質微笑。

 

  「他哭起來還蠻可愛的嘛。」

 

  輕笑幾聲,學秀轉身回教室,「赤羽業嗎?」

 

  此時他倒是起了那麼一點興趣。

 

END

 

 

 

*未完全*(秀業←渚)

 

  「所以說業你是跟淺野同學吵了一架之後跑來我家玩嗎?」渚有些無奈地看著把自己當抱枕般抱著的業。

 

  「是那個渾蛋他不好。」又蹭了蹭渚的臉頰,業眨了眨眼睛。

 

  「淺野同學啊......。」渚趁著業的重心稍微有些不穩時順勢推倒了業,將業壓倒在地,「他會對業你這麼做?」

 

  「小渚?」業一臉不解,隨後又換上無奈的笑容,「怎麼了啊?」

 

  僅僅只是無聊的嫉妒之心。

 

  俯下身,渚想要吻上業。

 

  渴望著,你的唇。

 

  業卻伸出手用手指在渚的唇上比出叉叉,「小渚是不行的喔。」

 

  業緩緩起身,又恢復成抱著渚的姿勢。

 

  「赤羽業!」

 

  「你看,那個渾蛋來了。」跟嘴上說的不同,業的臉上漾出了笑容。

 

  渚看著業,也笑了出來。

 

  總有一天要把你搶過來。

 

END

 

 

 

*我是狩魔*(?業)

 

  「我是狩魔,而今天我要狩獵你、的、心。」句尾還搭配上一個淘氣眨眼的動作,業毫不害羞的說著。

 

  面前的人馬上倒地、倒在血泊之中。

 

  今天,狩獵也很成功☆。

 

END

 

 

 

*如果*(秀業)

 

  如果他們認識的再早一點。

 

***

 

  當業回到房間,班上的其他男生正在排行班上的女生。

 

  「啊,業,你喜歡......。」

 

  開口的男生話還沒說完,業就被從暗處衝出來的人給抱起來,還是公主抱。

 

  「業稍微借我一晚。」綁架犯說完還留下一個爽朗的笑容。

 

  「誰?」

 

  「學生會長、大概。」

 

  「怎麼跟殺老師解釋呢?」

 

  「......。」

 

  「喂,渾蛋你幹嘛啊?」業不滿地瞪著學秀,要不是因為天色很暗基本上沒人看的到,他早就一拳揍下去了。

 

  「想你。這理由不夠嗎?」說得極為自然,學秀輕吻業的額頭,「反正我們一人一間房。」

 

  雖然稍微有些懷疑對A班的管理那麼鬆沒問題嗎,但業其實沒什麼意見,除了公主抱外。

 

  希望等下不會看到黃色巨大的章魚到處找人。

 

  一直到學秀回到自己房間,他才將業放下,一路上一個人也沒遇到。

 

  「淺野學秀你害我浴衣都亂了啦。」

 

  因為一開始的動作稍嫌粗魯、過程匆忙沒有注意到,業的衣襟已經大開,白皙的大腿也露出一大截。

 

  見學秀遲遲沒有任何反應,業惡劣的笑了笑,「看一個男人的身體看到入迷可不好喔,淺野同學。」

 

  「嘛,既然都這樣了,就直接開始吧。」

 

  今晚,將是翻天覆地的一夜。

 

──另一方面。

 

  「殺老師,業被綁架了。」

 

  「什麼!」

 

 

END

 

 

 

作者廢言:

我終於寫了wwwww

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妄想w

我腦袋大概腐爛了吧ww

之後時間真的要變少了,趁最近有空來把筆記本裡最後一篇發出來

但之後大概還是會寫,畢竟我的腦袋腐無限啊ww((x

free第二期第一集看完的感想((話題轉換ww:

宗凜,讚!((不

之前就是all凜派的了ww現在又多宗凜ww

喜歡看傲嬌凜凜哭ww

但二期似乎變得萌萌的,沒那麼傲嬌

但我還是很喜歡啦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幽幽 的頭像
幽幽

幽♢角落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