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100問時冒出來的小段子,短

 

 

 

  細心地用紙巾擦拭過方才留下的白濁,學秀抬眸看向已經十分習慣被自己服務的業,有些無奈地繼續了動作。

 

  不知不覺事後的處理已經變成了學秀的工作。

 

  他們的第一次體驗稍嫌有點急躁,即使掌握著相關知識也改變不了初次實行的緊張,在笨拙與快感的交織下,他們相擁、感受著彼此的溫度。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的緊張感使然,也或許是因為業是身為被進入的一方,在事後業露出了學秀少見的疲態,有些隨意地靠著他的肩,遲遲沒有動作。

 

  如果學秀自稱是個溫柔的人,大概會直接得到業不屑的冷哼,但看著難得有些示弱的業,他做出了自認為能算上溫柔的舉動。

 

  用紙巾先幫對方初次清理後,學秀在業不解的神情下將對方打橫抱起,雖然升上高中後業似乎又抽高了些,但依舊不改對方在這個身高下算是較輕的類型的事實,完全在學秀的負荷範圍內。

 

  「你!」沒有料到學秀會做這種事的業明顯嚇了一跳,換作是平常他會直接掙脫抵抗,更有可能從頭開始就不會讓學秀得逞,但他此時實在是全身無力。

 

  所以業只是默默抬手環住學秀的脖頸,試圖讓自己的姿勢舒服些。

 

  見狀,深知對方的臉皮極薄的學秀看著業早就染上淡紅的耳尖,他並不打算放棄任何落井下石的機會,「你順從的樣子比較可愛。」

 

  最後學秀獲得了一個位於脖子上、甚至見了血的咬傷。

 

  之後這樣的流程似乎變成了默認的習慣,由學秀為兩人初步清潔後,再抱著業去浴室一起沖澡。

 

  但業表現出害羞的反應也僅限於第一次而已,從此之後他大概是看準了學秀在當下的溫柔,覺得讓人服侍也沒有什麼不好,自然地放任學秀做任何事。

 

  只看準對自己有利的部分行事,業的個性正是如此。

 

  像隻狡猾的野貓。

 

  在學秀為自己擦拭完身體後,業抬起雙手,露出了看在學秀眼中有些刺眼的笑容。

 

  「你現在完全可以自己走了吧。」說著,學秀一如往常地抱起了業,語氣帶了些嘲諷,「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愛撒嬌。」

 

  「因為你在這種時候特別溫柔啊。」開口便是假惺惺的撒嬌語氣,業從原本抱著學秀脖頸的雙手中分出一根食指,戳了戳對方的臉頰,「而且我覺得你也不討厭。」

 

  業一向是激怒人的專家,學秀也不打算再多回應些什麼,只是默默覺得狡猾的野貓在自己懷中倒像是慵懶的家貓。

 

  也還算、可愛吧?

 

 

 

END

 

 

 

 

廢言:

這是寫100問時一直浮現我腦海裡的畫面(

撒嬌的業感覺好可愛QQ

    全站熱搜

    幽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